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好康在這 公有市場年終促銷摸大獎蔡英文:慶富案明顯是馬政府的錯24小時全年無休,全家人的健康照護
娛樂

柯志遠劇評》楚喬傳:奇巧詭譎的武俠偶像劇

文/柯志遠2017/06/13 00:00
▲古裝武俠劇《特工皇妃楚喬傳》改編自作家瀟湘冬兒紅遍大江南北的原著《11處特工皇妃》。(圖/愛奇藝提供,2017.06.12)
▲古裝武俠劇《特工皇妃楚喬傳》改編自作家瀟湘冬兒紅遍大江南北的原著《11處特工皇妃》。(圖/愛奇藝提供,2017.06.12)

中國大陸「人氣小說影像化」所謂「IP劇」大行其道的熱潮未褪,繼鹿晗的《擇天記》掀起熱火朝天的追劇狂熱,改編自作家瀟湘冬兒紅遍大江南北的原著《11處特工皇妃》的古裝武俠劇《特工皇妃楚喬傳》由收視保證的趙麗穎領銜,搭配林更新、竇驍,於前不久轟動上檔,雖不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般在編、導、演、製作等各區塊都出類拔萃,但依舊在視頻網站造成一呼百應的驚人點閱率,說是當下最火紅的「現象之作」,亦不為過。(台灣觀眾可於「愛奇藝台灣台」視頻網站收看)

「IP劇」鋪天蓋地襲來的風潮是可以分析的,正因為中國影視產業勢如破竹的擴大成長,臻於巔峰的「需求」,衍生了源源不絕的「供給」,當電視頻道、視頻網站對「戲劇節目」的嗷嗷待哺趨於失控,在「資金到位」、「技術發達」、「明星滿天」的大環境中,最迫切也最欠缺的,就是戲劇的題材與故事。於是乎,原本就數之不盡取之不竭的「網路小說」(因為投入創作與發表的門檻甚低,誰都能成為作家,也都有機會轉眼間家喻戶曉),便像是不斷湧出活水的魔法井,儘管眼見為憑這個一時無法遏阻的現象已經逐漸出現了「題材過分雷同」、「角色大同小異」、「戲哏頻繁回鍋」等瓶頸危機,然而光要漸次輪波把「拍攝完」或「拍攝中」的IP劇具體「消化」完,看來還有不短的一段時間。

如上所述,「IP劇」的出處以已廣為人知的網路小說為大宗,所以與其說是「創作」上的取材,效果更明確的反倒是「行銷」上的「TA族群轉移」,無遠弗屆的該小說的癡迷讀者,合理成立了這個故事被搬上影像屏幕時的「矚目度」和「黏著度」,說得露骨一點,指望的就是這層「未演先轟動」的裙帶效應。《特工皇妃楚喬傳》因此定位明確,以迎合廣大「原著黨」的殷殷期盼做為「拍攝手法」、「主體畫風」的指標和圭臬,沒有太多原創藝術的企圖心,中規中矩地把一個過程頗稱繁複的故事講得流暢、通順、淺顯,娛樂性的「高潮迭起」凌駕於人性幽微的雕琢,視覺、節奏的「目不暇給」超越了內在情緒(情感)的深耕和營造,這是進什麼館子點什麼菜的「求仁得仁」,談不上對錯好壞。「特工」是大陸用語,相當於我們說的「情報員」,這個不倫不類的劇名,倒也可以看出這齣戲從讀者(觀眾)角度「換位思考」的匠心,偶像劇般的人物設定(雖然穿的是古裝),武俠劇飛來竄去的天馬行空,再巧妙底把宮鬥戲的諸多舊哏以「特工」的包裝添加進來「諜報」的氛圍,行成一個「換湯不換藥」但換得讓人眼前一亮的嶄新菜式,說不上水到渠成,但在「賣相」上是頗堪玩味另具風采的。趙麗穎在當前幾個有「流量」鐵票的票房花旦中以讓人無法抗拒的「眼緣」著稱,不論演技發揮如何,總有一種耐看又勾人的「磁吸魅力」,林更新、竇驍的卡斯策略也充滿新意,CG特效雖還有進步空間,但在狼群、機關、武器特寫…等繁多細節上勇於嘗試,整體來說,《特工皇妃楚喬傳》以通俗娛樂為著眼,豐富地將「偶像卡斯」、「多角愛情」、「武俠電玩」、「懸疑諜報」等元素運用自如,場面調度、視覺駕馭皆有水準以上表現,適合推薦給喜歡徜徉在不需要耗費大腦的瑰麗眩幻戲劇天地裡的通俗劇觀眾。

架空於歷史的古裝戲,開宗明義第一個最大的課題還是在於「世界觀」的架構,近期最可圈可點的成功案例莫過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只在視覺營造的「即視感」下足了工夫,甚至煞有介事地設計出自成一格的所謂「四海八荒」的神仙世界,裡頭的時間量表、飛升上仙上神…等等規制,唬得觀眾一愣一愣但又津津有味。一個虛擬的「情節背景」若能栩栩如生地逼近眼前,接下來在這個舞台上上演的種種劇情便都容易產生「說服力」了。《特工皇妃楚喬傳》的「世界觀」在第一集以一場以人為獵物的「圍獵」揭開序幕,創作者大咧咧地不擔心在題材上有好萊塢電影《終極標靶》(Hard Target)等片的影子,在場面設計上有《饑餓遊戲》等片的色彩,著力發揮,反倒有效地在第一時間就建立起一個「階級畫分嚴苛,奴隸制度盛行」的「世界觀」,刻畫鮮明,讓人過目難忘,而一場「狩獵戲」也成功地在極短時間內對於一口氣同時登場的多個角色都做了畫龍點睛的描述,場中看得到「階級」、「善惡」、「強弱」等等有形無形的對比,儘管電腦特效不夠盡善盡美,但卻是個足以跟其他古裝戲區隔出「辨認度」的開場;而接下來還有「奴隸制度」的細節描述(諸如:同樣是奴隸,但以所佩鈴鐺又分階級),這些用來做為烘襯故事發展的壓迫張力,以及凸顯人物性格的發展脈絡,都起了相當程度的作用,是《特工皇妃楚喬傳》值得嘉許的一處用心。


▼古裝武俠劇《特工皇妃楚喬傳》改編自作家瀟湘冬兒紅遍大江南北的原著《11處特工皇妃》。(圖/愛奇藝提供,2017.06.12)

一齣戲在「劇情安排」、「角色設定」等主軸環節上倘若過度「套路化」,通常是會為人所詬病的(主要是批評創作者的原創誠意不夠、創作能量不足,容易讓人「審美疲勞」),但換另一個角來說,所謂「套路」也可以說是某種意涵上的「市場檢測」(這樣的處理方式,曾經證明觀眾是吃這一套的),在《特工皇妃楚喬傳》劇中,不乏「我愛妳,妳愛他,又有另一個人愛我」的「偶像劇」套路,有主人翁從平凡最底層歷經艱難顯阻以及匪夷所思的獨特奇遇而攀上「曠世成就」的最高峰的,類似「電玩RPG」(角色扮演遊戲)的「武俠劇」或「傳記劇」(例如:《芈月傳》)的套路,更有著讓人眼花撩亂的下毒、刺殺、詭計等等「宮鬥戲」的套路,幸虧這些「套路」被串聯、交織得緊緻用心,細部創意引人入勝,講故事的技巧與節奏毫不拖泥帶水,再加上幾位主角的高顏值賞心悅目,坦白說一句:若能做到扣人心弦,套路就不算是套路了。

而得力於IP小說中原先的書寫筆觸,「活人圍獵」那場戲的最後,小配角「鬈毛頭」中箭身亡前喃喃地說了一句:「我…真的累了…」喑啞地控訴了身為奴隸的宿命,短短一小段戲,平添了些許足堪回味的帶點悲憫色彩的「文學」調性,諸如此類的小片段,穿插於通俗言情走向的劇情推演中,具體地對戲劇「質感」產生了加分,也算是由IP「影像化」的一種附加特色吧!

《特工皇妃楚喬傳》的演員陣容除了資深戲骨金士傑,主要還是以年輕當紅的偶像明星擔綱掛帥,好在趙麗穎、林更新、竇驍,都算是新一代明星中有星味有特質也有演技的,若再環目細看,陸續登場的還有《無心法師》裡的「文縣司令」王彥霖,有《微微一笑很傾城》裡的「愚公」牛駿峰,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裡的「素錦」黃夢瑩,最近在《歡樂頌2》有極佳表現的「謝童」鄧倫也有極重要的戲分,這些都是有著超乎實際年紀演技的新一代好手,卡斯整齊,值得一觀。


▲古裝武俠劇《特工皇妃楚喬傳》改編自作家瀟湘冬兒紅遍大江南北的原著《11處特工皇妃》。(圖/愛奇藝提供,2017.06.12)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畫、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