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寶寶」蔡嘉鈿笑說,不知回歸20周年會不會有什麼更大的禮包。
「回歸寶寶」蔡嘉鈿笑說,不知回歸20周年會不會有什麼更大的禮包。

對一般人來說,幼時的許多情景和事情或許不會在心中留下太多深刻的記憶,但「生而不凡」的香港嶺南大學社會學系大二生林芝枬卻篤定地表示,自己清晰地記得很多。「因為我的成長伴隨著特區的成長。」她開心的說。

根據新華網報導,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特區正式成立。4個月後,林芝枬在五星紅旗和紫荊區旗飄揚下的香港特區出生。據香港特區統計處資料顯示,當年共有59250個像她一樣的新生嬰兒呱呱墜地,外界對他們有個親切一致的稱呼─「回歸寶寶」。

對於「回歸寶寶」,香港社會關愛有加,不僅有機構會去函了解其身心發展,偶爾還有不少令同輩人羨慕的福利「從天而降」。

同為1997年出生的嶺南大學大二生蔡嘉鈿回憶,在2007年特區成立十周年時,香港的迪士尼樂園就曾給所有1997年出生的兒童送上全年的免費通行證。

「所以我們還有討論,不知回歸20周年會不會有什麼更大的禮包。」蔡嘉鈿笑說。

雖然與特區同年出生,但很多「回歸寶寶」們其實並無機會身臨其境地感受香港回歸的歷史性一刻。他們對於特區與國家的認識,更多是來自於父母的講述、書本的傳授以及成長的經歷。

2007年香港回歸10周年時,中央政府向香港特區贈送了第二對大熊貓,特區政府當年4月面向全港市民徵集大熊貓的名字。

當年10歲的林芝枬由此開始認識大陸省份四川。她不僅為征名活動投了票,還清楚記得小學老師教大家為大熊貓做的詩─「海洋公園大熊貓,四川臥龍是我家,來到香港笑哈哈」。

次年,北京奧運會馬術比賽落戶香港沙田馬場,特區分享作為奧運城市的榮耀,讓全城掀起奧運熱潮。

「那時,香港人天天都議論著北京奧運的賽事,也讓我更深刻體會到了對國家的歸屬感。」林芝枬說。

一如成長中有喜有悲,「回歸寶寶」們的經歷中不乏大場面的驚喜,同樣也經歷了一些獨有的遺憾。

蔡嘉鈿憶述,2003年3月及2009年5月,香港分別爆發非典疫情(SARS)和人類豬流感疫情(H1N1)。受此影響,1997年出生的香港小朋友很多都沒有幼稚園和小學畢業典禮。2015年埃博拉病毒出現時,好多中學的畢業典禮也差點取消。

「大家都開玩笑,出生後還沒有去過畢業典禮很可惜,希望大學畢業典禮能如期進行。」她笑說。

雖然疫情影響了畢業典禮,但救死扶傷,大愛無限,也給回歸一代的年輕人上了生動的一課。

1997年出生的香港大學二年級生孫樂欣表示,非典時期雖然自己還小,但通過日後的通識教育和新聞,都了解到當時醫護人員的專業、香港人的團結以及大陸和香港密切的防疫合作,自己非常感動。

如今,大陸與香港在各方面的交流合作都冠絕以往,伴隨特區成長20年、進入弱冠之年的「回歸寶寶」們發展空間巨大。為回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越來越多香港機構開展了在大陸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青年交流實習計劃,參與者中不乏特區的「同齡人」。

去年在京實習的林芝枬,港式普通話中帶些京腔。她告訴記者,自己的偶像鹿晗就是北京人,她喜歡鹿晗做事能給人帶來正能量的感覺。而她的「90後」北京同事,卻恰好非常喜歡香港歌星陳奕迅,還會在微信朋友圈發自己翻唱的粵語歌,令她感到意外和驚喜。這個暑假,她將再次啟程,前往「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斯洛文尼亞進修社交媒體發展的交換課程。

同為去年在北京故宮博物院實習的孫樂欣,則對首都的人文氣息讚嘆不已。她提及一件花了8年時間修復完整的青花瓷,並感慨如此長時間的修復過程,是珍惜國家歷史的體現,因為歷史對一個國家的價值真的很重要。

香港近年不斷拓展作為連接大陸與世界「超級聯繫人」的作用,香港年輕人也受惠於此,走出自己的「舒適區」,探索不同的國家和文化。

孫樂欣說:「我覺得年輕人就是要去闖一下世界,去走屬於自己的路,實現自己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