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船長也垮了,血壓飆到二百多。(圖/記者鄧至傑攝2017 06 18)
▲印尼船長也垮了,血壓飆到二百多。(圖/記者鄧至傑攝2017 06 18)

昨天上午才在澎湖醫院照顧輪機長的印尼船長,今早血壓飆到二百多,就近於急診室病床躺下了!

長達16個月被「關」在澎湖島不得離境的痛苦,終於讓2名仍留置在澎湖的印尼船員相繼病倒了。船長說,在印尼的家人日夜期盼他們歸鄉卻苦等不到的憂慮下,也都生病了,每每與家人通電獲悉家人焦慮卻無可奈何下,他的血壓就往上飆升。昨晚聽到妻子因患子宮病變,近日要開刀切除,他卻無法陪在身邊,一晚的焦躁,早上一起床就感到頭暈,經護士測量血壓,竟高達二百多,若非當場服下降血壓藥,極有可能就中風了。

據2位船員的印尼友人指出,11位被境管的船員,其他9位都已經相繼返鄉,只剩下他們2位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孤苦伶仃,由於馬上就是印尼過年的節慶日(6月25日),在諸多壓力下,2位原本性格樂觀開朗的漢子,終於也熬不下去而躺下了!


▲11位被境管的船員,其他9位都已經相繼返鄉。(資料照/記者鄧至傑攝2017 06 18)

據了解,船長與輪機長並非屬於林姓船東公司聘用的正式員工,去(2016)年2月初,他們僅是應林姓船東所請,前往中國大陸福州去駛回船東所購買的「耘海號」客貨兩用輪,由於這艘客貨輪缺乏航海羅盤,船長一度拒絕開航,但是林姓船東卻告訴他,天候情況良好,憑他的經驗沒問題的,堅持把「耘海號」駛回印尼雅加達,卻未料於2月25日遇風浪偏離航道擱淺在澎湖吉貝嶼東南方約4.6浬海域裡。

另據記者與林姓船東越洋電話採訪時,林姓船東指出,他不但於第一時間(26日)即飛來澎湖處理善後,且一待就是2個半月,後來還付了252萬元委托朝國公司全權處理,因此他不再管這件事了。至此開始,林姓船東就避不見面,所有相關人員都無法聯繫上他。

再據高雄航港局承辦人員表示,事件發生至今,沒有收到林姓船東該負責的賠償及善後處理費用,而朝國公司也否認林姓船東付給他252萬元的說法,形成羅生門各說各話。


▲船體已拆除完畢,白做工嗎?(圖/記者鄧至傑翻攝自網路2017 06 18)

4月12日交通部港務局針對此事召開會議,會後議決行文外交部以外交手段要求印尼駐台經貿辦事處知會該國警方尋找林姓船東後出面說明事件原委,但至今已過了近2個月仍無下文。

2位船員語帶憂戚的說,如果林老闆一輩子都找不到,我們就要一輩子被「關」在澎湖嗎?


▲醫藥費怎麼處理?(圖/記者鄧至傑攝2017 06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