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八旬老嫗大主動脈瘤破裂 險要命談賴揆上任表現 許雄勝盼接地氣辦光纖上網指定專案,SHARP電視 $0
娛樂

膝關節影評》惡女:追求噴血一路打

文/膝關節2017/06/22 01:54
▲《惡女》不只是復仇動作戲,對於男女之間的情愛渴求,也說出了這些對愛情無能為力的濁世男女們的種種嘆息。(圖/車庫,2017.06.22)
▲《惡女》不只是復仇動作戲,對於男女之間的情愛渴求,也說出了這些對愛情無能為力的濁世男女們的種種嘆息。(圖/車庫,2017.06.22)

早年關於女性復仇的角色,沒人會忘記《霹靂煞》(Nikita),就連昆汀塔倫提諾自己針對女性復仇議題的《追殺比爾》(Kill Bill)或是到後來強調女人惹不起的《不死殺陣》(Death proof),甚至到近期的《神力女超人》,女力至上早就是動作片中的形象主旋律。過去被欺壓霸凌的陰性弱勢,如今從大銀幕奪回發語權。南韓電影《惡女》更為大家展示一場屬於韓國人的硬蕊剽悍。

《惡女》的開場就殺紅了眼,不囉唆地從主觀鏡頭的槍擊爆頭,到拳腳相向、刀劍亂舞,讓人驚訝主觀鏡頭的運用可以如此有寫實度,而且具有張力。之前在《超狂亨利》的震撼後來換成了疲累,但《惡女》就用得恰到好處。而且首場一鏡到底的七分鐘動作戲碼,拿捏了極佳動作空間感,與武器性能的搭配,讓這段殘暴砍殺有了鮮明層次。最後甚至還從主觀鏡頭切換成旁觀人稱,這些視覺角度上的轉移,避免當代挑剔的觀眾喜歡猜想下一步動作是什麼。

如果只販賣血腥對打,其實很容易讓觀眾感到乏味。況且,再能打的華麗動作若失去暴怒硬幹動機,這只會是一部典型的B級片罷了。

這片開場的報仇秀,瞬間轉成情報單位吸收了這位復仇天使。更因為發現她肚內有了小孩,逼她向組織妥協。故事大綱這樣寫當然很無聊,但光是情報單位為了要馴服這頭野獸,女主角淑熙(金玉彬 飾演)當然不會服從,穿越層層房間的時候,明明這是個看起來像監獄的地方,怎麼這麼多女性在餐廳、醫院、劇場等等?最後才知道,這是情報單位訓練女殺手的基地。加上南北韓的特殊政治情勢,使得這個謎樣情報單位添增了幾分神秘氣質,也凸顯了情報基地物化女性的荒謬不合理性。但也因為是情報單位,便合理化設計幫女殺手身分。

更有趣的是,故事還直接拿演員來當成情報員最佳轉換身分的行業。殺手/情報員不就正是在演別人的人生,還得以假亂真。故事也因為討論女人所信仰的真,而有了另一道層次。女人可以接受被欺騙,但不能接受真心被欺騙。情報單位為了能夠徹底掌控女主角的心,還安排了一個男情報員跟她假戲真做。不管是演員或是情報員,要能入戲,真情假愛是絕對必然。有了真心,才有動機。


▼《惡女》不只是復仇動作戲,對於男女之間的情愛渴求,也說出了這些對愛情無能為力的濁世男女們的種種嘆息。(圖/車庫,2017.06.22)

女主角當年為了黑幫大哥復仇,卻沒料到大哥卻是殺父仇人。但大哥卻選擇養育小女孩,等到她長大了還跟她結婚。這男人的感情到底是真還是假?是為了能馴服一頭野獸,而用結婚來證明男人『鋌而走險』的極限在哪嗎?反倒是明明假裝要來跟女主角相愛的男情報員反而真情假愛,最後動了情。而女主角最初相信的天真愛情,則只是權力的示範罷了。

《惡女》不只是復仇動作戲,對於男女之間的情愛渴求,也說出了這些對愛情無能為力的濁世男女們的種種嘆息。最後那段公車追殺戲碼更是全片高潮,這片根本在示範攝影師如何與殘忍的動作指導互相配合,拍出前所未見的極致殺戮,一刀一拳都是用盡全力拚搏似的,讓人看了喘不過氣而大嘆過癮。


▼《惡女》不只是復仇動作戲,對於男女之間的情愛渴求,也說出了這些對愛情無能為力的濁世男女們的種種嘆息。(圖/車庫,2017.06.22)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