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永慶盃路跑 萬人「橙」動閃耀嘉縣關懷弱勢 民雄公所贈愛過中秋謝明哲許正典李宏信-名醫講座報名
娛樂

柯志遠劇評》軍師聯盟:輝煌奪目的歷史劇新經典

文/柯志遠2017/06/27 00:16
▲耗費五年心力的長篇大河劇《軍師聯盟》,堪稱「雄奇澎湃,石破天驚」。(圖/愛奇藝,2017.06.26)
▲耗費五年心力的長篇大河劇《軍師聯盟》,堪稱「雄奇澎湃,石破天驚」。(圖/愛奇藝,2017.06.26)

原以為《瑯琊榜》之後再無《瑯琊榜》,這兩年多來,《芈月傳》之浩瀚,《好先生》之雋永,《余罪》之潑辣,《歡樂頌》之娟巧,《微微一笑很傾城》之歡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玄麗,各有各的精彩,但說到「雄奇澎湃,石破天驚」,竟是直到新上檔的《軍師聯盟》,才儼然復見《瑯琊榜》的氣派與況味。光劇本撰寫就耗費五年心力的長篇大河劇《軍師聯盟》預計分上、下兩部拍攝,新近推出的上部名為《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台灣觀眾已可於愛奇藝視頻網站收看。

不同於《瑯琊榜》歷史架空的世界觀(因此可以合理地有種種「武俠元素」、「江湖軼史」的添加),《軍師聯盟》的發展梗概,仍以於史有據的三國做為背景舞台,然而,卻獨特地從「司馬懿」這個過往在三國戲裡被做為邊側人物的角度切入,支線易勢為主線之後,家喻戶曉的故事瞬間切換了迥異的視角與視野,鞭辟深邃,筆觸犀利,再加上吳秀波自成一格妙至毫巔的優秀演技,整體來說,竟像是一個嶄新原創的天地,波瀾遼闊,煥然一新。

《軍師聯盟》的拍攝,不論格局或視覺(構圖、攝影、美術等美學基調),盡皆「電影感」十足,人物雕琢飽滿而立體,個個特質鮮明呼之欲出,鉅細處的考據講究莫不沉厚而纖膩,歷史的「時空感」與「戲劇感」通篇籠罩,是風格,更是戲味。情節跌宕的構思綿密,少了幾分《瑯琊榜》的武俠神韻,卻在「鬥智戲」風詭雲譎兇險莫測的「戲肉」上下足工夫,看得人屏氣凝神,魂為之奪,精彩絕倫,過癮至極,是2017年入夏以來份量最足的磅礡大戲。


「歷史劇」、「宮闈劇」可以視為華語戲劇特有的「類型戲」,長久以來,觀眾對於這個劇種累積了足夠的熟悉與期待,因此一個「歷史正劇」在創新元素的拿捏上需要勇氣,更需要精準的品味(去年,同樣都以「大秦宣太后」做為核心主軸,以現代化手法拍攝的《芈月傳》,跟以傳統保守tone調呈現的《大秦帝國之崛起》,就曾引起兩派觀眾熱火朝天的激烈辯論),《軍師聯盟》導演張永新所形塑的三國是大氣,雄渾,而冷冽的,明亮乾淨卻透著森森寒意的攝影,出色,通透,引人入勝,現代影像的「電影感」遠多於工整劇曲的「舞台感」,卻又進一步自我節制地在服飾、布景、道具等等細節強化了古典的神韻與氣息,沒有「梅長蘇」立於江上孤舟吹奏的天馬行空,卻有鏡頭穿梭於多層次構圖畫框的出神入化(司空府幾場暗潮洶湧的對話),以及在壓縮空間內營造出懾人大場面震撼的功力(第二集,刺殺失敗後,曹操押著董承入宮與漢獻帝對質的一場高潮迭起的外景),這樣的定調,不偏離「歷史正劇」的巍峨高度,卻在必要的效果呈現上源源不絕地展示著原創的能量與新意,例如幕啟第一集,就別出心裁地設計了「月旦評」那樣一新耳目的戲劇場景,這場戲不論是視覺上市集裡繽紛喧嘩的熱鬧生態,或評台上劍拔弩張的唇舌交鋒,除了是一場在處理上誠意十足的用心好戲,更巧妙地設計出一個「辨認度」極高(其他三國歷史劇不曾交代過)的「作品印象」,創作企圖十足,特別值得一提。

《軍師聯盟》的「風格定調」、「電影感十足」令人眼前一亮,但編劇的「獨特見解」、「高深功力」才是這齣並沒有「人氣原著大IP改編」可以做為「依賴」的原創劇本歷史大戲脫穎而出並讓人欲罷不能的關鍵所在。


▼耗費五年心力的長篇大河劇《軍師聯盟》,堪稱「雄奇澎湃,石破天驚」。(圖/劇照,2017.06.26)


從「司馬懿」這個主人翁的特殊角度切入去講故事,再把「曹丕」這個人物處境的壓抑困頓凸顯出來,司馬懿之於曹丕,一如「梅長蘇」之於「靖王蕭景琰」,司馬懿一路將曹丕從失寵失勢的陰鬱角落苦心孤詣地扶植成為世子,繼而逐步一統魏國江山,箇中有私心有宏觀,拉成一整齣戲的脊樑骨,不但先天就具備了無限懸念與張力,在這個驚心動魄的史詩架構裡,兩個奇男子在連串事件中的「人格成長」、「矛盾磨合」不但戲味扣人心弦,在人性人味的幽微書寫上,更是耐人咀嚼,這是編劇的第一樁大功。而從「技術面」來就戲論戲,光從第一集的開箱印象就已經目不暇給到讓人歎為觀止,從張春華剖腹生子,到華陀問斬,到楊府退婚,到刺殺曹操的擘畫,到「月旦評」的登場,到「衣帶詔」掀起腥風血雨…,節奏之快,戲哏設計之密不透風,已經不是「高潮迭起,劇力萬鈞」所能形容,更特別的是自第二集後半開始,戲劇的主體「衝突」(conflict)逐漸落實在「司馬懿VS.楊修」這兩顆地球表面最強大腦的對壘,兩人間的勢同水火被循序漸進地鋪陳得合情入理,兩人「不得不鬥」的宿命氛圍被營造得別無抉擇,於是《軍師聯盟》最燦爛奪目的「鬥智」戲碼正式上演,楊修的設圈定計,司馬懿的「思維推理,料敵機先」再「以計搏計」,兩人的奇思聰敏邏輯不同,卻鬥得電光石火風聲鶴唳,第四集起,敘事的視角再放大拉開,原來兩人背後另有一個更深算狠辣的曹操也在同一盤棋中…,「鬥智戲」、「推理戲」在《軍師聯盟》的情節發展中所佔比重之高,是全戲的賣點所在,是編劇引人擊節讚賞的揮灑所在,也是對於嗜戲愛戲的劇迷們來說《軍師聯盟》必追的最大原因。


《軍師聯盟》的「新意」處處可見,劉濤飾演的司馬懿之妻「張春華」巾幗不讓鬚眉,「存在感」引人入勝,「荀彧」、「郭嘉」等智囊有其處境上的觀瞻顧慮,貌似沒有單一的善或惡,這些都是「人設」上的新意。張藝昕演的「郭照」和曹丕之間的感情線發展,不論是初識或漸行漸近的脈絡刻畫,高明地調和了浪漫與剛硬的氛圍,切換得毫不矯作,這是敘事節奏、情調上的新意。司馬懿隱約感受到游俠汲布對於妻子的傾慕,那場戲,兩人繞著一把劍高來高去的對話,一個字都沒有點明來說開,卻又把該透露的訊息都拼湊了出來,這是借用現代文學中佳妙的角色與角色間「化學效應」微觀變化的新意。至於眼見司馬懿沉屍河底後,楊修抖然仰天咆哮,用以表達角色內在劇烈爆發的狂猛衝撞,更是尋常傳統古裝戲裡不會想到要用的,極新穎的演繹手法,都值得愛戲之人細細品鑑。

現年48歲似乎從電影《北京遇上西雅圖》之後才逐漸讓台灣觀眾熟悉起來的吳秀波,其實是個擁有極多影視作品也甚受推崇的頂級優秀演員(得過「金鷹獎」、「華鼎獎」等最佳男演員獎座),他儒雅中透著思維的個人氣質,給了「司馬懿」這個角色形象上氣息上的「溫度」,或許少了些古裝歷史劇經典演員如唐國強等舉手投足間一步到位的「年代感」,卻反而讓不論情緒的層次、情感的起伏以及腦中思維的轉折與奔騰,都被以一種毫不「標籤化」(形式化)也毫無「距離感」的特殊方式,演出了逼近眼前的屬於「人」的「說服力」和「穿透力」(情緒、情感的感染力),是一次出人意表卻讓人過目難忘的演技饗宴。

劉濤的「張春華」,一如《瑯琊榜》裡的「霓凰郡主」,在男性角色偏多的剛性題材裡添注了平衡色彩的作用,但在性格塑造上,「張春華」在膽勢上更多了些粗莽的豪氣,跟「霓凰郡主」以高冷為基調的特質又有明顯區別,劉濤掌握得出色,表達得動人,而對於剛在《歡樂頌2》裡為她相對內斂的「安迪」演法大為傾倒的觀眾來說,這次以大異其趣的節奏、肢體要領,以反差如此大的演技亮相,應是相當吸人眼球的。另外,在《三國》(2010)中演「劉備」的于和偉,這次面臨形象上的天旋地轉,成功演出了一個不論氣勢或城府都讓人不寒而慄的曹操,是大腕級的演技,熠熠生輝,格外突出。


▼耗費五年心力的長篇大河劇《軍師聯盟》,堪稱「雄奇澎湃,石破天驚」。(圖/愛奇藝,2017.06.26)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畫、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