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是周秀娜出色的轉型之作,也因為劇本磨了成千上萬回,女孩們的成長心事與壓力如此沉重地逼迫我們面對土星的現實面。(圖/華映,2017.07.06)
《29+1》是周秀娜出色的轉型之作,也因為劇本磨了成千上萬回,女孩們的成長心事與壓力如此沉重地逼迫我們面對土星的現實面。(圖/華映,2017.07.06)

「土星回歸」是占星學上的專有名詞,那,什麼是土星回歸呢?土星2年到3年走完一個星座,所以走完12星座大概就是30年。而人一生大約至少會遇到兩到3次土星回歸,也就是土星會走到人出生那刻的土星位置,第一次土星回歸會發生在28歲到滿30之前,多半會發生在29歲(視土星逆行速度而定)。

 

也因為土星是磨難我們身心靈的一顆行星,是上天派下來的嚴厲家教,它會審視我們過去的行為而決定端給我們什麼樣的「報酬」(不像木星會送你禮物),這也是為何古訓「三十而立」,30歲似乎就是我們的人生第一道關卡,特別是對當代女性,30歲不光只是拋離2字頭的寂寞起點,更會是背起社會眼光、自我成長,甚至是得面對親情2.0的階段(親人告別或是家庭重組等)。

由香港舞台劇編導演的才女彭秀慧因為自編自導自演了劇作《29+1》,在多年巡演下來累積了一定聲量之後,幸運地交出了電影版本。並且找來曾以性感身段博取媒體版面的周秀娜與鄭少秋之女鄭欣宜演出,本來舞台劇就讓彭一人分飾兩角,但電影版本顯然要擴散不同角度,並且落實了兩個角色更鮮明的對比。兩種政經位階截然不同的女子,面對30歲之前的焦慮感,其實都是相似。

 

周秀娜飾演的上班族剛被女強人主管提拔,被問及年紀時,周秀娜只是回應30歲,而女主管則順勢答了句「土星回歸」,從這句就可知道彭秀慧用了占星語言來把女性30歲議題做了些差別化角度。第一次土星回歸令人害怕,而女主管則像是正值強勢職場之姿迎接她的第二次土星回歸(60)。一來一往之間,若單純用30 vs. 60,好像寫實了點。拿占星語言進來,一則可浪漫化年齡的驚悚打擊,二來可讓觀眾讀出彭秀慧的巧思。

周飾演的上班族如同多半職場打工族的縮影,我們努力拚鬥,為的就是求上位,但當真正上位時,你是否失去了什麼?是否世俗定義的成功都只能屬於全心全意拚工作沒人性,還非得失去親情與愛情的雙重打擊?而鄭欣宜則是某種典型人生失敗組縮影,沒有出色外型,工作也不是什麼高收入,想拿興趣當飯吃卻也不一定會吃飽,滿懷希望想出國看看這世界,但老天爺就是愛對這種天真浪漫的人給點打擊。

兩個角色都面臨年紀轉換所帶來的壓力就算了,更痛苦的是,周秀娜的角色還是跨入3字頭而什麼都失去,鄭的也差不多,還好她身邊有個類似青梅竹馬的角色,陪她克服很多現實殘酷。

 

可以看得出來編導彭秀慧退居幕後是合理的,畢竟年紀有別於3字頭時後的她,交出來的視野也不盡然相仿,但周與鄭得利於年紀相似,表演這類「輕熟女」年紀時的種種矛盾格外寫實。

特別是周秀娜交出一張令人驚嘆的成績單,靠著身材得到多少目光,但如今則是以幾幕訴苦談心橋段,證明了她那雙眼不再只是性感發電機,而是女孩們的心慌泥淖。正因此讀到另一個女主角所寫的日記本,被那天真善良重新梳理了一次,周秀娜的角色恐怕會更走不出來。

 

29+1》是周秀娜出色的轉型之作,也因為劇本磨了成千上萬回,女孩們的成長心事與壓力如此沉重地逼迫我們面對土星的現實面。更因如此,於是《29+1》的結尾帶了點魔幻色彩的樂觀成分,無需給足自己壓力,故事裡周秀娜不斷地打破第四道牆對觀眾說話,最後則是推倒了卡住自己的一道牆,總算是真正的打開心房。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