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18日召開聯席會審查前瞻預算,藍綠立委再次爆發衝突。(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7.7.18)
立法院18日召開聯席會審查前瞻預算,藍綠立委再次爆發衝突。(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7.7.18)

齊柏林走了。

吳清友走了。

不管是意外、宿疾,這兩個人都留下了標註。這個標註都沒有爭議,他們不必被讚爆為台灣之光,但他們的「作品」毫無疑問是。

「看見台灣」讓台灣人頭一次用飛鳥的視角審視這塊土地,也解決這塊土地長時間見樹不見林的許多爭議,關于土地之愛,齊柏林用命換來了共識。這才是「台灣共識」,和蔡英文總統口中的「台灣共識」胸懷、視野,判若雲泥。

 吳清友的「誠品」成了華人品味的座標。太多「東施效顰」的冒牌貨總以為把書店裝潢成樣品屋就是「誠品」。就是搞不清到底在內涵上差了哪一點。誠品的東西貴。如果只是書,大部分你都可以到更便宜的通路買到。而且,輕易買到。消費者寧可買貴,這就說明「逛誠品」和「逛書店」有不一樣的消費意義。「誠品」是觀光景點,是品味探索。一個養得起誠品的城市都可以有一點點虛榮。這和堅持買一個入門精品包,意義差不多。一種自我授階。

像齊柏林、或是吳清友,大概都是努力自我隔離於政治的人。沾到就糟。因為這種和政治的區隔,讓人性的酸陋稍微收斂。不是「人死為大」,所以「嘸甘嫌」,是濫嫌、濫罵易成公敵,所以壓抑了一點點政治。去點齊柏林有多藍,去點吳清友有多綠,實在白痴。但這種白痴並不少見。而且,振振有詞。

這兩個人都是為台灣點燈的人。千年暗室,一燈即明。這兩個人的離開,似乎揭示了一個美好開創的台灣文化動能可能衰竭。但是,看看這幾天的立法院。院內的仇恨氣氛和院外的哀悼氣氛彷彿兩個世界。全部的問題不是「藍綠惡鬥」四個字這麼簡單。這是傻瓜答案。

問題是:「前瞻計畫」根本不具備「說理」和「品味」,一個不追求說理和品味的政治,沈淪是沒有下限的。立法院只是一直在秀下限而已。

台灣不是沒有擺出過更大規模的預算計畫,但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大的政治爭議,為什麼?不只是因為台灣實在沒什麼錢了。而是天上掉下來的「前瞻計畫」,從提到審到過,連一個季度都沒有。這樣盲目的動員護航,文攻武嚇只求過關,會讓台灣動能與熱情同步衰竭,那盞燈會熄滅,我們會陷入非常長期的黑暗。

如果不是妝化得太濃,卸妝後還不至讓人倒退三尺。一個以「前瞻」為名的計畫,除了老王賣瓜,其實禁不起試吃。執政黨最後流於一種橫材入灶,頭過身過的野蠻,彷彿一切的批評、質疑都只是國會對抗的過場戲。是嗎?

昔日芳草,今之蕭艾,想想當初的一例一休。所謂當初, 也不過半年前。不也強渡關山,犯眾不理?而今面臨三分之二黨籍同志提案施壓,要求修法,先不說這些半年死命護航的同志有什麼臉提案,但蔡英文總統、林全院長到底要如何解釋自己信誓旦旦的政策品質?

三分之二呢。這三分之二遍布南北的民進黨立委,難道可以這樣逼選民唾面自乾,誤會收場?半年前還洋洋得意自己的多數暴力,今天難道又要重演嗎?

無視半年前「一例一休」的粗糙與粗暴,還沒道歉,就要大家相信勞師動眾開臨時會準備強渡的「前瞻計畫」萬無一失?天底下哪有這種政治?

這到底是在野黨的野蠻?還是執政黨的惡執?

如果蔡英文總統、林全院長、民進黨立委敢於出面背書「一例一休」是個立法嚴謹的好政策,我就願意閉著眼睛相信「前瞻計畫」不會是一個債留子孫的錢坑計畫。

政治,不可以把面子當本錢。明知這種打腫臉充胖子,濫竽充數的大建設大計畫,不過是政治上招搖撞騙的幌子,仍然抵死不認、嘴硬不改,這樣的政治格局,談什麼「終結藍綠惡鬥」?

如果今天的在野黨真的只是野蠻、暴力,那麼邱議瑩委員在臉書上的討拍文下頭,就不會充斥著無法想像的叫好和嘲弄。一個如此不知反省的執政黨,談什麼「終結藍綠惡鬥」?

最近,許多和民進黨、蔡英文掛勾太深的人物都開始出現切割的聲音,那只是一種跳船的訊號。只是見風轉舵、擺擺姿態而已。

「前瞻計畫」如果就這樣通過了,台灣的燈光將會更為黯淡。蔡總統應該很快就會看到個位數的民調。我不是幸災樂禍,我是為台灣悲哀。

看著齊柏林、吳清友倉促辭世,心有所感,聊以為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