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貝爾:造孽》更恐怖ㄛ。(圖/華納兄弟,2017.08.10)
▲《安娜貝爾:造孽》更恐怖ㄛ。(圖/華納兄弟,2017.08.10)

作為《厲陰宅》(The Conjuring)的獨立單飛作品《安娜貝爾》(Annabelle),第一集並不如預期地達到這位天字第一號鬼娃的驚嚇指數。畢竟『安娜貝爾』這頭鬼怪,當年除了在《厲陰宅》示範非常好的破題開場秀之外,她更肩負了華倫夫妻歷年收妖記中的王牌角色。結果第一集驚悚有限,變成二流B級片,不免讓人深感浪費了這位女魔頭的首次亮相機會。

多虧了網路短片鬼才導演大衛桑德柏格(David F. Sandberg)被華納相上,讓他執導改編自己短片而成的《鬼關燈》(Lights out)成績斐然,他在《鬼關燈》中展現的驚悚創意與幽默包裝,給觀眾在緊張之餘還能享受笑聲,這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由他扛起安娜貝爾續集導演,自然是最適合的決定,也令粉絲相當期待。

《安娜貝爾》續集《安娜貝爾:造孽》把整個《厲陰宅》的時間軸拉到最前面,解釋安娜貝爾的起源,而且開場的字條躲貓貓,接上了《厲陰宅》首集開場,不靠聲音,光憑文字也能讓你毛骨悚然。更厲害的是,片尾更接起了《安娜貝爾》首集為何會遇上邪教狂熱份子。《安娜貝爾:造孽》承先啟後,順勢幫《厲陰宅2》中登場的大魔王鬼修女鋪梗,看得出來這集根本是《厲陰宅》系列的宇宙彩蛋大集合。

故事照著我們想像的鬼片邏輯開場,一群人搬家到新地點,接下來發生一連串無法用常理判斷的事件。《安娜貝爾:造孽》不像《厲陰宅》中有華倫夫婦除妖降魔,比較單純地接近一般鬧鬼片的公式。但因為這頭鬼娃法力高強,就算沒有移動,也能靠其他聲響或是物件移動而讓觀眾產生恐懼。有別於首集比較接近惡靈施展《絕命終結站》的招數,這集更接近純靈異。而且因為當事者是兩個小女生,更能提高觀眾對她們的擔憂指數。

《安娜貝爾:造孽》有許多『良心驚悚』,舉凡過去常見的廉價的高聲量音效,這片幾乎完全捨棄。鏡中反射景象再對應現實場景,轉換過程中的幻影嚇人,這戲也不用。他讓你看見更真實的情況,看不到但聽得到的這種聲音想像,其實更可怕。如夜晚突然逼近的幽靈腳步聲,令人毛骨悚然。全片大玩音效想像,還有幾場鬼怪臨時現身,冷不防地讓人來不及準備,不像過去會使觀眾大概會猜想哪一段會是人鬼對決橋段,這戲都一瞬間就『人鬼殊途』,節奏感的拿捏非常精準。

此外,本片還有另一個新鮮角色:稻草人。也透過稻草人這個現實生活中我們都看過的模樣,延伸出我們想不到的恐懼模樣。

你明明知道那不可能是活的,但片中就是讓他復活,還加上《鬼關燈》的燈光創意。編導大概知道若把安娜貝爾『弄活』,如同鬼娃恰奇模式,那就喪失了這角色『以不變應萬變』的行為模式。但為了能推動劇情動作感,添加更驚險的創意魔神仔,就是這片的新鮮樂趣了。

《安娜貝爾:造孽》是給鬼片觀眾們的標準套餐,嫌編導太有良心地不走突然嚇死你的話,這片也有一幕血腥萬分的血肉模糊場面,好滿足重口味的粉絲們。如果真要嫌這片缺點的話,那就是安娜貝爾不能死,要等精彩的正邪對決,得等到下一集吧。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