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角力國家隊教練前田翔吾\\(左一,藍色上衣\\)、笹本睦\\(右一,灰色上衣\\)來臺灣分享日本角力隊培訓與發展經驗。(圖/體育署提供)
▲日本角力國家隊教練前田翔吾\\(左一,藍色上衣\\)、笹本睦\\(右一,灰色上衣\\)來臺灣分享日本角力隊培訓與發展經驗。(圖/體育署提供)

台北世大運剛落幕,再掀台灣運動風潮。教育部體育署今(3日)在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舉辦以「角力」為主題的「國際達人開講」活動,邀請日本角力國家隊教練前田翔吾、笹本睦,分享日本隊培訓選手的經驗。日本隊教練前田翔吾表示,只要臺灣在集訓方式、訓練強度上改變,在世界盃等大賽像日本選手一樣奪牌,絕對不是夢。

2016里約奧運,我國角力女將陳玟陵登上奧運殿堂,寫下歷史新頁。印度電影《我和我的冠軍女兒》,敘述角力家庭的故事,在臺灣也開出亮麗票房,讓更多民眾了解角力運動。雖然剛落幕的台北世大運沒有角力競賽,不過,民眾對各種運動的關注度,明顯提升。

日本角力國家隊教練前田翔吾,是「自由式」教練。他說,日本角力訓練,以年輕選手為重心,角力是日本政府挑出的四種運動之一,針對幾位重點菁英選手,由政府出資、從小栽培到大,他們必須離鄉背井,前往東京集訓。

前田翔吾分享,日本角力國家隊,每年約有10次主要集訓,其他菁英的高中生,一年也有兩次獲得國家隊教練指導的機會。而這樣針對重點選手的集訓方式,的確收到成效,去年在里約奧運,日本角力隊在自由式、希羅式,各收下一面銀牌,而奪牌選手的年齡大約僅僅20歲而已。今年在巴黎的角力世界盃,日本男女角力選手也都收獲獎牌,其中更收下近36年來、日本角力選手在世界盃的第一金!日本在世界盃奪牌選手年齡也在20歲左右,相當年輕

前田翔吾說,展望2020東京奧運,日本各種類運動目標明確,都鎖定奪牌,但也因此所需的經費增加,以角力來說,可運用的經費不若過去寬裕。各協會必須提出計畫、明訂奪牌目標,若目標未能達成,經費會被砍掉。也因此,各協會會更謹慎,針對重點選手栽培。

日本國家隊教練前田翔吾補充,一年在日本有兩次角力的全國大賽、分別在6月和12月。想要取得世界盃資格,就透過這兩次大賽來決定。今年雖然世界盃時間提前到8月(往年約在9或10月),準備時間僅僅2個月,也無法移地訓練,但顯然平常的集訓成果仍有成效。前田翔吾說,角力運動,「體力」和「防守」相當重要,日本隊訓練的方式除了到海拔2000公尺的高地訓練,也有俄羅斯選手一起集訓。日本另一強項運動「柔道」,測試體能的方式,也運用在角力隊身上。 

執教希羅式的日本國家角力代表隊教練笹本睦說,希羅式選手經常到國外移訓,集訓2到3周回來,就透過比賽驗收。訓練與比賽交替,特別在「耐力」、「持久度」、「體能」方面下功夫。兩位日本教練都強調,體能需要花時間累積,無法速成。

日本國家隊教練前田翔吾比較臺灣與日本角力訓練環境指出,許多臺灣選手到大學之後,就無法繼續訓練,主要是畢業後必須為生活打拼,「其實臺灣有滿好的選手,不能繼續訓練相當可惜。」他強調,「其實在世界盃,亞洲選手在某些量級絕對能夠站上前三名,臺灣選手也絕對有機會做得到。」

中華民國角力協會副秘書長黃彥翔說,角力是奧運的傳統競賽,而體育署對角力運動相當重視,近幾年我國選手角力成績提升,參與人數多,去年的總統盃(從國小至社會組),有約1500人參賽,是空前的盛況。黃彥翔說,日本的經驗值得參考,特別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先將資源投注在有機會(奪牌)的選手身上,是目前最可行的方式。他說,在台灣,特別是女生、比較輕的量級,在國際賽奪牌機率較高。

即將在9月中旬、於中亞國家土庫曼登場的亞洲室內暨武藝運動會,我國也將派出角力隊3位女將(張惠慈、陳玟陵、張禹萱)參賽。其中、台灣體大技擊系大一學生張惠慈,曾在芬蘭世青賽收下第三名的好成績,她已將目標設定在2018年雅加達亞運奪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