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發生氣爆,多處釀災,陸軍54工兵群當時在三多路搭設便橋,提升救援效率。(圖/翻攝自軍聞社)
▲高雄發生氣爆,多處釀災,陸軍54工兵群當時在三多路搭設便橋,提升救援效率。(圖/翻攝自軍聞社)

高雄氣爆案的刑事審判已進入最後階段,先後傳喚相關證人到庭,希望釐清案情,找出真相。由於氣爆原因,檢方認為是地下管線受損而致丙烯外洩,地下管線如何維護是首要釐清的問題。現任職於工業技術研究院的羅俊雄博士9月29日出庭時,除提供地下管線維護的專業意見,亦對氣爆案所指之地下管線被懸空置於箱涵內感到驚訝,直呼從未見過、是任何人均無法想像的,屬於異常狀況。他表示,管線的埋設,應置於箱涵上方或下方;被告邱炳文則當庭向審判長表示,他曾建議去函中油遷移管線,卻未聞後續。

高雄地方法院9月29日續開高雄氣爆案的審判程序庭,傳喚中油公司產銷組林姓經理及工研院的羅俊雄博士。其中羅俊雄是以證人及鑑定人雙重身分出庭,檢辯雙方均盼能從羅博士的專業分析與看法,了解地下管線如何維護與緊密電位檢測結果的判讀,希對探索氣爆原因有所助益。

羅俊雄以其在美國工作的經驗指出,地下管線的保護特重管線本身包覆的完整,包覆是優先手段,陰極防蝕則用以確認保護效果,緊密電位的檢測是確認陰極防蝕系統的功能。

羅俊雄說,緊密電位檢測的數值變化與介質、當時天氣均有關係,主要仍是藉以掌握陰極防蝕的效果。本件因為有箱涵包覆管線且管群共用一套緊密電位檢測系統,因此緊密電位的檢測無法區分是哪一條管線,亦無法據以辨別是那條管線。

此外,羅俊雄說,依其了解,埋設地下管線應置於箱涵上方或下方,穿越箱涵且懸空的埋設方法無法預期,也並未見過,屬於特殊異常狀況。對此,列為被告的前高雄市政府工務局下水道工程處工程員邱炳文亦向審判長說明,當初早已決定去函請中油將管線遷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