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老師姊姊想跟大家說的話

遠在法國的兩位姊姊也特地錄製影片,分享他們想對台灣說的一些話:感謝那些在台灣陪伴著畢安生的學生與朋友們,那些學生對於老師的尊敬與朋友對於老師來說都十分重要,也相當難得; 只可惜,這些陪伴仍然無法挽回他的生命。如果台灣對於同志伴侶有法律上的保障,讓他可以為另外一半做最後的醫療決定、可以讓他繼承跟伴侶一起共有的這些財產,或許他還可以有一點力氣繼續活著。

Posted by 婚姻平權大平台 on Monday, October 16, 2017

婚姻平權大平台16日在凱道前舉辦「我們都是畢安生」紀念晚會,活動除了要爭取民法修正案盡速三讀外,也紀念台大外文系退休教師畢安生逝世一周年。婚姻平權大平台也在臉書上分享一段紀念畢安生的影片,是由畢安生遠在法國的兩位姊姊所特地錄製,分享他們想對台灣說的一些話

畢安生,1979年來到台灣大學擔任法文講師,從此定居台灣。他在台灣開過無數畫展,協助許多台灣電影的翻譯工作,對於台灣電影走向國際扮演舉足輕重的地位。這樣一個愛台灣勝過法國的法國人,在伴侶離世後,因為沒有任何法律上的保障,最後選擇終結自己的生命。而他生命的終結,召喚出龐大的社會動能,讓台灣的婚姻平權運動再次啟動。只是在一年之後,生活在台灣的同志家庭與伴侶,仍舊毫無法律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