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大佛普拉斯》的黑白影像誤導,看到底,它會成為彩色,綻放在每個人心裡。(圖/甲上,2017.10.12)
▲不要被《大佛普拉斯》的黑白影像誤導,看到底,它會成為彩色,綻放在每個人心裡。(圖/甲上,2017.10.12)

最近上映的國片「大佛普拉斯」,黑白影像裡,主角是兩個不起眼的小人物,一個在大佛製作工廠看大門、一個撿回收,他們的深夜食堂就是擠在工廠警衛室吃超商撿來的過期便當、偷看老闆賓士裡的行車記錄器影片當作配菜,本來只是想看「嗯嗯啊啊」廣播A片,沒想到目擊匪夷所思的景象。

片裡的世界是黑白的、行車記錄器拍下的影像卻是彩色的,因為有錢人的世界比較colorful!看完電影走出戲院,再度從黑白世界進入彩色世界,忽然覺得眼前的世界跟過去不太一樣。本來在路邊舉牌的、資源回收的、無所事事的人,忽然都像打了聚光燈一樣,一舉一動好顯眼,他們的動作、臉上的皺紋與表情,都像經過特寫一樣跳躍在眼前,這才驚覺以前從沒聚焦在他們身上。

這讓我想到在巷口做回收的老太太,之前一直不知道她住在哪一戶,只覺得她製造社區髒亂。有天,她請人打印「老先生心愛小白貓走失了」傳單,貼在附近的電線桿上,原來這個老太太養了隻小白貓,失蹤了,我那時好奇她為何要自稱老先生呢?後來看到白貓又跟前跟後的繞著她轉,就沒再放在心上。

直到我的阿喵也走丟了,在附近日夜連找兩天,心急如焚,後來發現他困在附近三樓公寓的雨棚上,上下不得,一聽到我的呼喚,他就不停喵喵叫回應,每一聲都讓我心如刀割,想著他已經兩天沒吃沒喝,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命在旦夕!馬上硬著頭皮按不認識的鄰居電鈴,請他們開門讓我救貓,上樓還是搆不到雨棚,拿著大魚網想撈,喵來喵去的跟阿喵溝通半天,鄰居們你一句我一句出主意,阿喵反而嚇得往另一端跑去,掉進另一個空屋陽台,我又累又倦又氣,這時候三樓的人開門出來,原來就是做回收的老太太,心裡一陣驚訝。

驚訝的原因是救貓的過程中,我從樓梯間窗口看到雨棚下的三樓陽台種滿了綠色植物,每一盆都照顧得很好、很有生氣,對於養迷迭香也能枯死的我來說,簡直是植物天堂!真沒想到居然是老太太的家。

我本來以為老太太每天到處撿東西,應該罹患囤積症,想象中他家應該像日本或英國電視節目裡的案例,從地板到天花板都塞滿東西、根本沒辦法走路,不過看著植物照顧得如此茂盛,開始犯了好奇病,想看看他家裡是什麼樣子。

就像「大佛普拉斯」裡面撿回收的肚財,跟朋友再熟,卻從不讓旁人走進他的家裡。因為在外面的世界,他是個卑微的小人物,但在自己家裡,他就是國王。肚財的寂寞、渴望、所有沒說出口的內心話,都濃縮在他一手打造、保護的這個幻想空間裡。我猜老太太把植物種得如此茂密,也是因為不希望對面公寓的鄰居看到他家裡。

當然,當時我一心救貓、無暇他顧,更不可能問老太太為了取材,可不可以讓我參觀一下。歷經了一天的奔走,發現消防隊已經不救貓狗、動保專線沒辦法攀爬到三樓,警察因為個人資料保護法不能代為聯絡空屋屋主,更不能找鎖匠闖入因為違法,我渾身大汗爬上爬下,短短一天之內跟陌生鄰居的對話遠超過之前數十年的總和。總算,貓救下來了。

怎麼救的?其實就是跟貓一樣思考,與其拿食物引誘他,不如拿未知引誘他,我在拿木板架起橋連接雨棚與樓梯間窗口,躲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發出些小聲音,阿喵一好奇,主動跑過來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這樣。好奇救了貓。

●作者:王蓉/編劇、文字工作者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