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會23日通過「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預估20所私校將結束運作。(資料照/NOWnews)
▲行政院會23日通過「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預估20所私校將結束運作。(資料照/NOWnews)

前陣子夜訪好友,在他們大樓保全的值班櫃台旁,一張猶然青春到令人詫異的年輕面孔,悄悄探出頭來。稍微聊了一陣,這才想起距離他六月畢業至今,已經足足四個多月了!今年那一批才剛「走出校園、踏入社會」的台灣年輕人,他們現在的境況遭遇如何?

科大企管系畢業後,遍尋不著工作而只能來當保全大夜代班的年輕人,讓我真的很想知道,「誰」能告訴我們:每年流向社會的大學生,畢業之後都「去了哪裡」?

除了繼續升學、當兵,多數人是順利就業或者失業至今?幾番碰壁找到工作的,工作職務是否與原本就讀的科系所學相關?這是一個無論年輕生涯、成長歲月皆屬人生最重大的「轉折階段」,整個台灣社會與政府體制對於這一整批的「同齡世代」,給予的瞭解與支持夠不夠?

台灣幾乎所有大學院校系所,基本上從來「不追蹤」畢業生的後續狀況。就連教育部也從沒想過要編列專項預算,詳實掌握畢業生從「學校」過渡到「社會」過程中,所有的現實段差與遭遇問題!想要稍微找些參考信息,幾乎只有人力網站做了一點點統計資料而已。

相較於亞洲重視「校園教育」與「產業經濟」均衡俱進的國家,無論香港、新加坡、日本、韓國,都有專項計畫長期追蹤統計歷屆大學畢業生:比如「兩年內就業發展狀況」。一方面,這個聯繫追蹤本身,也就等同來自校園體系繼續給予社會新鮮人「精神支持」;另方面,分析由畢業生所反餽獲得接觸市場的第一手信息,往往可以反映產業領域變遷的實況,提供政府掌握景氣榮枯,學校系所也可據此進行「課程調整」。

台灣卻什麼都沒做!回頭看大學生在台灣一旦畢業,彷彿集體落入黑洞,只能各自掙扎死活。雖說「教育改革」表面看來不斷向上下延伸,可不知怎的一到了「畢業」,整個教育部門與校園立刻「翻臉不認年輕人」,彷彿等同切糧斷炊、摔碗走人。

「畢業生」如今壓根比不上「少子化」了!如今與任何大學校長、老師私下聊起,校園內每個人擔憂的都是「少子化」帶來緊縮衝擊。全台灣從南到北我幾乎從沒聽過,校園裡有誰真心在意「畢業生的出路」!這幾年甚至也沒有再敢打著「畢業就業保證」的院校,學校系所對於踏出校園之後的一切,幾乎堪稱「一問八不知」。

年輕人就業生存的艱辛,最該負責且被譴責的,當然是政府無能於改善產業經濟環境,尤其對基層民生處境的漠視。然而年輕世代,確實是藍綠政府長期輪番荒謬施政「交相凌遲」之後最大的受害者!如今課程多為「閉門造車」的大學校園,四年讀來的一張畢業文憑,甚至連換個基本溫飽的保障都沒有!

我問那位應屆畢業的年輕保全「恨不恨」?殘酷又毫無援助的此刻,回頭看看,是比較「恨學校」還是「恨政府」?

「這是我們這一代的『命』吧!」趁著大夜班,他手機上還在一邊上網找工作,語氣彷彿行將就木的老人。

「從小唸書到大,學校教的一切,到頭來都沒有用。」「很多事情我也不懂,連一個人怎麼去『恨』我也不敢、也不懂吧!」「台灣的未來和我完全沒有關係,我就是看怎樣才可以繳房租、吃飯、還要付學貸,大概也就這樣吧~」

●作者:王尚智/媒體觀察家、亞洲產業及趨勢顧問、宗教美學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