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24日舉行救國團第二次聽證,救國團針對閱卷時間過短、部分委員迴避提出異議,隨後黨產會副主委施錦芳(右)宣布駁回救國團異議,聽證會繼續進行。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106年10月24日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24日舉行救國團第二次聽證,救國團針對閱卷時間過短、部分委員迴避提出異議,隨後黨產會副主委施錦芳(右)宣布駁回救國團異議,聽證會繼續進行。中央社記者鄭傑文攝106年10月24日

行政院不當黨產委員會今(24)日針對舉行「社團法人中國青年救國團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第二次聽證會,雙方各自引述資料與邀請學者專家言詞辯論,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中正大學財經法教授黃俊杰表示,若蔣中正明確指出救國團是黨的青運機構,救國團是就是國民黨黨的附隨組織,那時代力量人(指黨產會主委林峯正)出任黨產會主委,時代力量算不算民進黨的附隨組織?

黨產會的調查報告引述多筆國民黨史料,包含故總統蔣中正、蔣經國任國民黨主席時,曾多次裁示救國團「接受黨的領導」;蔣中正更有明確指示,「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為國防部所屬單位之一,亦為黨內重要青運機構。今後對重要工作之策劃與執行,均應先呈報中央,接受黨的領導」。 

對於聽證會,救國團表示,黨產會自第一次聽證會至今,有8個月製作調查報告,但報告中的史料日期、引用資料均有錯誤,顯然在製作調查報告時已有心證;同時救國團在聽證會前3天才收到黨產會的補充報告,根本沒有充分準備和閱卷的時間。

救國團也批評,黨產會以片面偏頗的調查報告,強逼救國團倉促應戰,完全是武器不對等的惡意突襲,在不給予救國團充足準備的機會下,如果目的就只是要救國團配合演出而已,實際上並不在乎救國團的意見表達,聽證程序將淪為形式過場。

黨產會邀請的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則說,1987年以前救國團毫無疑問是國民黨附隨組織,目的在控制社會促其效忠,救國團為法西斯政權進行青年動員,毫無疑問是黨國體制的一部分;吳也以自身經驗表示,當他擔任台大學生會代聯會長時,救國團寄信請他參加社團幹部訓練,顯示救國團當時把大學各社團定位為隸屬地位,「沒有國民黨撐腰,救國團敢這麼囂張嗎?」

中山大學政研所教授廖達琪表示,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應回歸法律制度來看,中華民國不等於國民黨,救國團也沒有出現在國民黨黨章;至於救國團團旗上頭有國民黨徽,廖則説,這種說法「太多心證」,黨產會不要犯下與蔣中正一樣的過錯。

救國團與黨產會各自邀請學者專家提供觀點、論述。對於救國團批評黨產會提供資料時間過短不符程序,黨產會則回應,聽證程序只是調查的一環,經過充分討論與資料揭露後,才會作成行政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