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歐洲央行預計開始減低購債規模,歐盟國家繃緊神經做準備,分析師預測,基於長期處於負債狀態,以及選舉造成的政治不確定性,義大利將是受影響最重的國家,國債殖利率將可能上揚。

義大利政府處於高負債狀態,目前國債負債率已達 135.21%,總金額約 2.309 兆歐元,同時,義大利北部兩個富裕地區威尼托 (Veneto) 與倫巴第 (Lombardy),在 22 日進行的自治公投中,主張爭取更多自治權的一派獲得勝利。此外,2018 年義大利全國大選,也有許多不確定性。

花旗集團的歐盟經濟學家 Christian Schulz 分析,若歐洲央行減低購債,那義大利政府的國債將乏人問津,殖利率將因此上升,義大利的經濟復甦計畫可能停滯。他說:「此政策在一個艱難的時間點到來,處於政治不安定性狀態,此時歐洲央行退出市場,將讓義大利更難面對 QE 縮減的情況,他們有像山高的負債,讓他們對於利率變化更為敏感。」

歐洲央行在 2015 年開始,實施 QE 政策,義大利因此受惠許多,央行共購入 3000 億歐元 (3529 億美元) 的義大利國債,為該國淨債券發行的 3 倍之多,這代表著,央行不僅僅購入義大利所有新發行的國債,也購買了市場既存的債券。

歐洲央行預計在週四的會議後,公布更詳細的減低購債計畫,目前經濟學家預測,政策將在 2018 年下半季開始實施。

Schulz 說:「在 QE 政策中,義大利的國債賣家,大部分是外資或個人散戶,並沒有太多本土的投資者,例如說銀行,通常它們有較穩定的財務狀況。所以現在的問題是,當歐洲央行逐漸退場,那國內有誰可以變成新買家,還有義大利的殖利率將會受如何影響。」

但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悲觀,裕信銀行 (UniCredit) 的固定收益債券主管 Luca Cazzulani 認為,義大利應該可以填補央行停止 QE 所造成的差距,畢竟央行明年底前還是會持續購債,他說:「私人投資者進行債券淨轉移給歐洲央行,這代表,他們現在持有較少債券,這些投資者,應該有辦法回到原本狀態。」

當然,其他國家也面臨了相同問題,但是義大利因為以下兩點,問題特別大。
1) 在 2018 年的全國大選,有多個反親歐派的可能人選,包含前首相 Silvio Berlusconi 的義大利力量黨 (Forza Italia party)。
2) 承受債務的能力。

花旗分析師 Schulz 認為,義大利財政經濟部將很難找到國債新買家,除非他們將債券包裝的更吸引人。在債券殖利率接近歷史低點的情況下看,散戶將選擇更高投資報酬率的商品,比如說公司債券或股票,因此,義大利在央行退場後,只剩下一個選項,就是提高殖利率,降低債券售價,基於以上原因,分析師認為明年義大利的殖利率將上揚。

花旗預測,義大利的 10 年公債殖利率,和德國的 10 年公債殖利率,明年將會擴大差距至 250 點,為 2013 年以來的新高,現在差距約為 160 點,週二,義大利的 10 年公債殖利率約為 2.047%。

義大利 VS 德國的10年公債殖利率
德、義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利差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