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東京藝妓鹿島菊野 (Kikuno Kashima) 一直無法獲得銀行貸款為其老顧客和特定客人開設一傢俱樂部,直到一家小型信用社同意借她這筆錢。現在,她已是這種貸款模式的一部分,也就是向新創公司貸放現金,並過程中獲得驚人的高利潤

41 歲的鹿島說,「如果沒有借我錢,一切就不會開始。」她貸款 1500 萬日元 (13.2 萬美元) 在東京淺草區開設一個俱樂部,三不五時在其間表演日本三弦琴。「包括我在內的人四處借錢都被拒絕,最終有人信任我們,願意借錢給我們。」

提供貸款的第一勸業信用組合 (Dai-Ichi Kangyo Credit Cooperative) 在借款給小企業過程中找到利基,因為即使經過多年的積極貨幣寬鬆政策,整個金融體系資金氾濫,日本的小企業也苦於獲得信貸。這些小型銀行可以收取較高的利率─通常是平均水平 0.7% 的 3 倍─比大型銀行還高,因為這些大銀行苦思應對日本人口萎縮和經濟成長放緩時低利率侵蝕利潤。

第一勸業信用組合 (Dai-Ichi Kangyo Credit Cooperative)      (圖取自維基百科)
第一勸業信用組合 (Dai-Ichi Kangyo Credit Cooperative) (圖取自維基百科)

《彭博社》報導,雖然大多數銀行嚴格遵守數據和抵押品的信貸決策,區域銀行則是評估客戶的人格特質和社會地位,使其能夠貸款給借款人。第一勸業信用組合 61 歲的主席 Nobuyuki Nitta 表示,拒絕向有意自創事業女性貸款的銀行業者,單靠數據是不足以了解整個信貸市場的。

這位日本第三大銀行瑞穗金融集團公司前執行官 Nitta 表示:「我們關注這個貸款人和事業的生存能力,然後如果對社區有益,我們就會借錢。」「我知道鹿島女士是誰,她從哪裡來,然後她就熱切地告訴我她想做什麼。」

跟踪記錄

Nitta 自 2013 年開辦新創貸款以來,從未出現壞帳。貸款餘額增長了 10% 達到 2440 億日元,而他從前任接手的壞帳比例減半到 5%。

自 Nitta 接任以來,第一勸業信用組合淨收入年年增長;去年 3 月結束的財年,銀行的淨收入上升了 11%,達到 16 億日元。相比之下,日本 Topix 銀行股指數成份股的利潤在 2016-2017 年期間下降了 3%。然而,由於第一勸業信用組合是一家非營利性銀行,由其存款人和獲舉荐才能加入的借款人共同擁有,收益將被用於新的貸款。

藝妓是 300 多個第一勸業信用組合開發專門的貸款的「社區」之一,一般最多貸款 500 萬日元,為期 3-5 年,利率 3%,不需要擔保。其他借款人包括銀座酒吧和餐館、小商店、當地製鞋匠和稅務會計師的客戶。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裡,該行已經為新創公司發放了 250 筆貸款。

(圖取自彭博)
(圖取自彭博)

而這家立足於東京新宿的信用組織雖與 20 世紀 80 年代深陷醜聞的全球最大銀行第一勸業銀行同名,但長期以來它一直是一個單獨的機構。它成立於 96 年前,前身為第一勸業銀行員工的信用合作社,第一勸業銀行現在已是瑞穗銀行旗下的分支。而第一勸業信用組合在 1965 年轉型為地方合作組織。

在 Nitta 領導下,該行專注於願意支付更高利率的借款人,但不高於消費金融公司的利率。日本金融服務局本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近三分之一面臨現金流困難的小企業並未得到銀行的資金支持。

「好的決定」

東京松井證券策略師田村真一郎說:「我認為合作社根據人們的特色而貸款是一個很好的決定。但這並不是每一個合作社都可以模仿的。」

Nitta 表示,他討厭小型銀行必須合併以維持生存的觀念;這使他與金融監管機構對區域性貸款人和信合社的合併要求不一致。根據 Nitta 的說法,規模太大會使親自了解貸款申請人借款模式難以應用。」

他說:「向合併夥伴解釋我們為什麼要信任鹿島女士是很難的。」「我們唯一共用的語言只有數字。」

2 年前開業的鹿島在 40 歲的時候實現了擁有一間酒吧的目標。她正接續著家族傳統:她的祖母和曾祖母都是昔日淺草著名的藝妓。

她的俱樂部由 2020 年東京奧運體育場的建築師 Kengo Kuma 設計。它擁有一個具戲劇感的黑竹懸掛壁畫和一個小的表演舞台。顧客大多須靠特許才能進入。

鹿島畢業於明治大學政治研究所,會說流利的英語和中文,在美國長大並曾在台灣就學,她說,「這裡是一個可以非正式地了解藝妓的地方。我很驚訝,藝妓居然被認為信用有這麼差。」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