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瑞士信貸私人銀行高級顧問陶冬今 (2) 日在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發表文章指出,在全球寬鬆的環境下,打工族是最大的輸家。

他表示, 在一個改革闕如、QE 肆虐的大環境下,金融資產價格的上升會遠遠超過工資的上升,生活成本的上升也會超過工資的上升,電子商務的崛起更壓縮了傳統企業的加價空間,也就壓縮了打工仔的漲工資空間。這個年代,如果打工仔手中沒有一點資產,靠工資或存款過活,日子可能會越過越難。

陶冬引述,UBS/PwC 的調查,依據該調查全世界總共有 1542 名富翁的身家超過 10 億美元的(billionaires),這批人去年財富增加了接近兩成,身價合計達到 6 兆美元,相當於法國、英國和義大利 GDP 的總和。

陶冬指出,QE 的最大受惠者,就是這幫富人。自從八十年代資本市場大行其道、房地產價格直線上升以來,全球範圍內貧富差距迅速拉大,打工仔的收入增加遠遠落後於有股權、有房產的富有一群。這是經濟全球化、資本市場化的副作用之一。資產價格的惡性膨脹,最終帶來了 2008 年金融危機。

他說,為了制止金融危機的惡性蔓延,各國央行祭出了 QE,用超寬鬆的貨幣政策來穩定市場、穩定信心。危機迄今已近十載,無論從信心還是增長,經濟早已步出了危機狀態,但是超寬鬆的貨幣政策卻成了常態。美、中、歐央行先後表示要收縮流動性,力度卻極其溫和。等下一輪經濟下行開始時,政策對應恐怕還是印鈔票。

陶冬表示,央行們膽敢一直逗留在超寬鬆的貨幣環境,一個重要理由是未見通膨 ,不少國家甚至仍面臨通縮壓力。金融危機後,銀行的金融仲介功能弱化,資金滯留在金融市場炒作,實體經濟受益有限,CPI 通膨不興其實不難理解。

不過,金融資產通卻早已出現,從估值水平看一些領域稱其惡性通膨也不誇張。但是貨幣當局對資產價格的飆升視若無睹,執意要把消費物價拉起來,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他進一步表示,金融資產價格出現泡沫式的上漲,當然有代價。首先,刺激資金棄實業投資重市場炒作,美國公司熱衷執行庫藏股,中國企業大肆涉足房地產。其次,推高房價、租金成本,威脅民生,窒息創新企業。再者,將資產價格越推越高,為下一輪危機埋下禍端。

傳統上央行關注 CPI,就是因為過高的物價會使得經濟發展不可持續;資產價格飆升,也會帶來同樣的風險,決策者們卻選擇視而不見。

他指出,以美國遴選下一任聯準會主席的標準看,以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的最新言談看,決策者並沒有改弦更張的覺悟和勇氣,短期內也許大家都要做做樣子收收水,可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環境正常化遙遙無期,等增長進入下行週期,擔大旗的逆週期政策,估計還是 QE。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