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疑不滿睡覺被吵醒 學生竟追打老師非桂綸鎂不可 劉德華那年煞到她什麼!麥當勞早餐還隱藏著小祕密
政治

名家論壇》施孝瑋/ P-3C反潛機該歸屬何處?

文/施孝瑋2017/11/23 20:00
▲海軍建案採購的P-3C反潛巡邏機,在高華柱擔任部長任內決定劃歸空軍。整架飛機由空軍飛行員飛行,海軍任務組員執行作戰,「前面的除了會飛之外,其他什麼都不會」的問題恐將持續下去。(圖/施孝瑋提供)
▲海軍建案採購的P-3C反潛巡邏機,在高華柱擔任部長任內決定劃歸空軍。整架飛機由空軍飛行員飛行,海軍任務組員執行作戰,「前面的除了會飛之外,其他什麼都不會」的問題恐將持續下去。(圖/施孝瑋提供)

12月1日,中華民國空軍的S-2T反潛機走入歷史,P-3C反潛巡邏機正式成軍,一個在各國幾乎都是由海軍操作的反潛機,到了台灣,由海軍建案,最後卻是空軍接收成軍,這案子,說不出的怪!

說怪,P-3C從海軍劃歸空軍其實和馬政府關係頗大。最早海軍的規劃,是利用原桃園空軍基地移作海軍航空指揮部後,以桃園基地為P-3C的作業基地。但隨著桃園航空城概念的提出,原本桃園軍機場的跑道翻修完成後,僅使用短暫時間後,就將桃園軍機場整個劃入桃園航空城的範圍,並決定以桃園軍機場的土地,和航空城徵收區的地主,利用以地易地的方式,完成航空城用地的徵收。為配合桃園航空城的建設,國防部前部長高華柱任內,決定將P-3C反潛機全數移往屏東南機場,並且將P-3C反潛機移編空軍。

在當時國防部不僅僅將P-3C由海軍改隸空軍,還計畫將國軍所有的旋翼機,全部納編於陸軍麾下,亦即空軍的救護隊與海軍的反潛直升機大隊,全部改隸屬陸軍,所幸這個構想並未實現。 


▲P-3C反潛機的飛行組員,成為資深上尉以後有不少機會會派往水面艦艇任職,和後艙組員一樣成為艦機交流職。(圖/施孝瑋提供)

反潛巡邏機在國軍使用的歷史,其實可以說有點坎坷。國軍引進美國海軍艦上反潛機S-2A時,計畫撥交海軍使用,但是成軍時卻交由空軍操作。一架S-2上面共有4名任務組員,分別是正副駕駛、偵潛官與攻潛官。正副駕駛為空軍軍官,但偵潛與攻潛官則是海軍軍官。外加當年在空軍系統內,反潛不是空軍主戰任務,因此對於真正需要反潛任務的海軍而言,空軍對海軍要求支援的反潛任務就是盡量配合而已。除此之外反潛機飛行員在空軍內升遷管道遠不如戰轟機或運輸機,因此長年也不是空軍升官圖上的主角,更影響到反潛機隊的發展。最重要的空軍並不熟悉海軍的反潛機飛行需求,因此空軍的飛行員在擔任反潛機駕駛時,經常會發生飛行員和偵攻潛官之間的摩擦,因為往往海軍偵攻潛官需要的高度與角度,空軍飛行員會覺得無法辦到。雖然日後仍繼續引進S-2E,甚至升級為S-2T,反潛巡邏機在空軍中非主流角色依然明顯,另外「前面的除了會飛之外,其他什麼都不會」也從未改善。 


▲從海軍桃園基地跑道起飛的S-2T反潛機,反潛機的人員和裝備全由任務主要分派者海軍來進行,對反潛機隊的發展其實比在空軍時好。(圖/施孝瑋提供)

精進案之後這狀況有了改變,空軍為了維持主戰兵力在精進案中不受影響,因此在精進案終將反潛機隊整個撥交海軍,海軍也因為獲得了一個大隊的反潛機,加上原有的反潛直升機大隊,組合成海軍航空指揮部,並且在李傑部長主政期間,裁撤空軍桃指部將海軍航空指揮部遷往大園軍用機場,並為接收P-3C做準備,整個規畫朝向美國海軍反潛機隊的作法前進。 

但是在高前部長同意配合桃園航空城開發,將桃園軍用機場移交做為未來以地易地的土地之用後,反潛巡邏機大隊再度移往屏東南機場,並重新改隸空軍。移交時雖然已經有部分飛行員為海軍出身,但日後新進飛行員仍將是由空軍派任。P-3C反潛巡邏機又比S-2T要更為複雜,機上分工也更為專業。 

P-3C除了前艙飛行員與飛行工程師(空勤機工長)外,後艙的包括任務組長、與任務軍官共3個席位、聲納官2個席位、聲納浮標拋擲手等6個席位都是海軍專業。美國海軍在運用這些P-3C和過去的S-3反潛機的機上軍士官,是採「機艦通用」的派任方式。美國海軍航空隊的飛行員與空勤軍官,從海軍官校畢業與招募專業軍官完訓後,先前往水面艦見習一年,然後前往海軍飛行學校受飛行訓練,完訓後分發機種並接受任務轉換訓練。在作戰中隊中擔任主力的是中上尉軍官,與少數的校級軍官。等到成為資深上尉後這些海軍飛行員與飛行軍官,就可能派往水面艦擔任作戰軍官,同時水面艦的反潛專業軍官也會和反潛巡邏機的後艙組員流動,這樣也可以培養反潛作戰的完整概念。但現在原本由海軍建案採購的P-3C反潛巡邏機,又大筆一揮從海軍流浪到空軍,形成「建案者扼腕、使用者無奈」的情況。


▲P-3C上的作戰官席位,這些作戰官和前艙一樣要進行機艦交流,現在在我國空軍操作的P-3C,這些真正執行作戰任務的後艙組員卻是來自海軍,因此將P-3C放在空軍非常的不恰當。(圖/施孝瑋提供)

其實我國建軍,也可以從這反潛巡邏機大隊在空軍海軍間流浪管窺其問題。建案的計畫、國外的狀況與經驗往往抵不過長官的一句話,淨評估的結論可以輕易為長官的意志所左右,那中華民國國軍的建軍,崎嶇之處還多著呢。

●作者:施孝瑋軍情與航空網站主編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