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23日審議鬆綁勞基法一例一休法案,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進行程序發言時再度霸占發言台。。(圖/記者葉政勳攝,2017.11.23)
▲立法院23日審議鬆綁勞基法一例一休法案,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進行程序發言時再度霸占發言台。。(圖/記者葉政勳攝,2017.11.23)

怨聲載道、罵聲四起的「一例一休」準備再修法,主政的民進黨不但遭受了國民黨、時代力量等在野黨杯葛,就連昔日的盟友「勞工團體」也上街頭抗議,最糟糕的是,這項「勞基法修正草案」在一讀之後進入委員會審議,卻因為民進黨自家人甲級動員不力,導致法案無法順利完成初審進入二讀,行政院自圓其說的表示,「緣分未到,所以功德尚未圓滿」。

我們不禁要問,先前不是明明有那麼多要求修法的聲音,當時的閣揆林全死都不動,現在賴清德上來擔任閣揆了,說要修,卻又一堆人不願意修?

其實,這中間的癥結,誠如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所說的,資本家希望部分產業放寬七休一的規定,勞動部竟然全部放寬,甚至於將加班工時上限、縮短輪班間隔等攸關勞工權益的規定,打算未來交給勞資雙方去協議。這種「要五毛、給一塊」的勞基法修法,也難怪民進黨被勞團諷刺是淪為「資進黨」。

溝而不通,仗著黨籍立委過半,民進黨真的把勞工團體當成「最軟的一塊」嗎?從在野到執政當初堅持的「公平正義」,現在位居廟堂就「轉型」成「爭議」了嗎?俗話說,「急事緩辦」、「吃緊弄破碗」,從論述正確、價值取捨、到訴求正當等方面,不先取得社會共識或諒解,在一個簡單的說帖都沒有的情況下,就囫圇吞棗的要求黨籍立委接受,賴揆嘴裡說政治責任一肩扛下,但人民的生存豈是賴揆一肩扛得起的重擔。也因此,在勞工與雇主之間沒有辦法平等協商之前,將加班工時與縮短輪班時限推給勞資協議是不負責任的作法,換言之,如果行政部門連自家立委林淑芬的問題都無法解釋清楚,那麼徐永明、蔣萬安兩位在野「站神」也不用責怪他們到底杯葛的是程序正義還是實質正義了。

在資本主義思維下,企業利潤帶動經濟成長,政府打造有利於企業投資的環境,讓整體的繁榮帶動人 民的所得增加,於是這種漏斗式的執政思維,先讓上層的雇主賺了錢,再讓下層的勞工有機會加薪, 主政者自然不願苛責資方,以免殺雞取卵,最終逼得產業出走、玉石俱焚。

然而社會主義思維中,經濟成長的果實,若無法公平的分配給勞工階級,那麼這中間因勞動力產生的多餘利潤(剩餘價值),終究會讓資方整碗捧去。因此主政者必須重視經濟繁榮之後所可能帶來的貧富差距拉大,以免像港、澳一樣,即便擁有高於台灣2-3倍、世界名列前茅的人均所得(GDP),名貴跑車滿街走,但公車依舊擁擠、上樓住房仍然是人民心中的最痛。

那麼台灣面臨的問題是甚麼,是經濟成長停滯?還是企業賺了錢不願拿出來分享給勞工?這一點執政者並未明確點出當前的核心問題導致論述不足。而當前勞基法的修法在發展與分配之間取捨了甚麼價值,抑或是價值優先的順序為何?執政者也沒有與社會展開溝通。再來,修法的幾個訴求,無法轉化為白話文,並進一步做利弊得失的分析,也因此喪失了訴求的正當性。

我們看不到執政者為勞資雙方協商所劃設的平等談判籌碼,卻看到先順著資方的意把勞基法大門敞開 ,再準備沿著外界抗議咒罵聲,壓力到哪、門就關到哪的「投機式修法」,如果這叫做兩邊不得罪的 執政思維,那價值淪喪的結果,別說是「太陽花」看了會崩潰,連「野百合世代」都得面臨淘汰。

我們建議執政者放棄投機心態,務實的在論述、價值、訴求等面向與社會溝通,並從產業轉型升級的戰略高度,引領台灣下一個優勢經濟的發展,也順勢輔導夕陽產業向外遷移。民進黨從在野到執政, 固然有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拉鋸,但「轉型」之後若失去公平正義的方向感,那麼「爭議」四起的情況 下,必然在2018年的期中民意測驗得到警訊。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陳嘉爵。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