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團體日前發起「功德院正名行動」。(資料圖/取自反教育商品化聯盟臉書專頁)
▲青年團體日前發起「功德院正名行動」。(資料圖/取自反教育商品化聯盟臉書專頁)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表示,照服員月領3萬薪水可當作「做功德」,昨又有網友在搭公車時發現,原本的「行政院」站牌竟被改為「功德院」,讓眾多鄉民笑翻。其實本項行動是由許多青年團體所發動的「功德院正名行動」,青年團體的聯合聲明中更用力嘲諷,感恩清德,贊嘆清德!資方的無上大成就內閣!

賴清德在立法院備詢時,談消防員捕蜂捉蛇是「做功德的事情」,引發各界議論。時隔一個月,日前又於出席台東縣長期照顧業務座談會時,說道:「所以我們做這個事情,照顧老人可能薪水3萬多元,好像不值得,工作困難條件、環境已超過忍耐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困難,我在這裡要勉勵第一線照服員,把它當作功德台灣的社會理念、做善事的行為。」

青年團體表示,「功德」是台灣傳統宗教脈絡下的概念,一個人「累積功德」不外乎是為了讓個人脫離目前的不利處境,避免未來遭受災厄,或是期待來世能夠生在一個富足的家庭。更深入一層,這個概念隱喻著每個人此生的境遇,某種程度上是由前世的作為所決定。對於正在受苦的個人來說,「功德論」讓他將正在承受的不幸歸因於自身,降低了他以底層人民的身分出來翻轉社會的可能。

青年團體批評,政府在面對社會問題時,不去從制度面上找尋解決對策,反而勸勉遭受不公待遇的一方調整心態來「做功德」,是本末倒置! 國家之所以存在,就是要去處理一群人在自然狀態下 生活上可能遇到的各種問題,包含因先天能力與後天家庭背景的差異導致某些人無法享有最低保障,把人民所受的傷害降到最低。若是政府面對問題時只以個人歸因的「功德論」來教化百姓,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個國家存在的意義為何?

青年團體認為,身為掌握國家資源分配權力的最高行政首長賴清德,屢屢以「功德論」來敷衍地回應特定族群所處不公平的勞動現況,暴露出他對於台灣社會日益擴大的階級矛盾與貧富差距的輕視心態,且順應有錢有勢的資方,把部分受到結構壓迫的勞動者們「個人歸因」於道德。

青年團體說,賴清德反逆中下層勞動者的民意,火速提出完全向資方傾斜的勞基法修正案,顯示行政院已淪為和資方站在一起,以對個人化的「做善事積功德」和對勞動階級的壓迫,取代執政前對勞工的競選承諾,否決勞動政策的公共利益面。對於背負著學貸、租房和生活壓力,在職場中缺乏與雇主「協商」的能力和經驗的青年勞動者來說,絕對是最嚴重的壓迫。

因此,青年團體以更改行政院週邊路標、站牌、地下道和捷運指示的方式,發起功德院「正名」行動。一方面是諷刺國家機器的失能:在面對制度缺失所造成的問題時,竟以歸因於個人的宗教概念來敷衍搪塞;另一方面仍舊期盼,政府能經由制度真正地對全體人民「做功德」:透過稅賦改革進行財富重分配,合理配置長照資料,強化勞檢和改善勞動處境,讓每個人都能享有富足且有保障的生活!

發起活動的青年團體也提供相關圖片素材並呼籲,大家一起來挑好貼滿!同時號召上下班、打工、居住、生活必須經過行政院公車線的朋友,把可以觸及的公車站牌和路線圖加以正名!只要勞動處境繼續惡化,就要永遠記得傾向資方的「功德院」。

【聲明共同發起團體】暨大拾事社、台大大陸社、台大濁水溪社、揭露22K、台大大學新聞社、北醫義鬥社、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工鬥青年產業後備軍、台藝浮洲人民公社、國立臺灣大學工會、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第玖節讀書會、輔大黑水溝社、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世新大學學生勞動權益行動小組、高教工會陽明勞權小組、靜宜尋根樹、靜宜勞權小組、東華烏頭翁社、反教育商品化聯盟、東吳城中跳馬社、交大敵霸閣社、師大人文學社、台大研究生協會、中央燎原社、中央《除了》雜誌、北大翻牆社、治療師權益促進小組、中教大摸索社Mul – thought……(持續增加中)

▲青年團體發起「功德院正名行動」。(圖/取自反教育商品化聯盟臉書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