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新美國」智庫主席及首席執行官安妮 ‧ 瑪麗 ‧ 斯勞特在《中國新聞週刊》撰文指出,大約 80% 的全球人口生活在新興經濟體,這些經濟體的特徵是非正式市場和高流動性就業結構。這些多樣化的國家的工作模式帶來了 3 大關鍵的教訓:1. 人們可分成多種工作層次,他們的收入來源往往不單一。2. 平台經濟正在快速崛起並以傳統網路為基礎。3. 這些工作模式的出現常常伴隨嚴重的收入不平等。

文章說,靈活性和不確定性是發展中國家非正式市場的特徵。那些擁有正式工作的幸運兒 (不到 40%) 常常通過副業用時間、專業知識、網路或點子賺取外快,以對沖不確定的勞動力市場。

同樣的模式也開始在發達國家出現。JP 摩根大通研究所的一份報告指出,平台崗位主要是第二收入來源,被用來抵消常規收入的下降。

但一個關鍵性區別在於,在新興經濟體,靈活的個人或小企業網路佔據了正式雇主的位置。肯亞的非正式部門「朱阿卡麗」(在斯瓦西裡語裡意為「火熱的太陽」) 是肯亞最主要的就業崗位創造者。2017 年肯亞經濟調查發現,朱阿卡麗在此前一年中創造了大約 75 萬個工作崗位,而正式部門只創造了 8.5 萬個。

朱阿卡麗由各種屬於工人和技工的行業協會組成。這些行業協會比如木匠協會、機械工協會、水管工協會等將各行業人才儲備彙集起來,為他們提供提高技能的機會,並形成了一種市場監管形式。

隨著技術的提高,許多協會正在往線上發展,以更有效地匹配非正式勞動力市場的供給和需求。印尼的 Go-Jek 是一家 25 億美元規模的交通與物流公司,通過手機應用,提供從摩托車遞送食品到美髮師上門服務的各種需求。該公司有 20 多萬名平台司機,提高了擁堵不堪的印尼的生產率。

迦納阿克拉的廉價法律服務市場則是另一個有趣的例子。記者約瑟夫 · 瓦倫古 (Joseph Warungu) 描述了一條「法院大樓背後的窄巷」,那裡充斥著公證員、宣誓監督員和律師,提供從目擊證詞到法律合同的各種服務,所有專案都能做到「高效處理,價格優惠」。這條小巷就是一個平台,集結了提供與需求不同法律服務的眾多賣家和買家,這和傳統律師事務所不同,後者需要當事人從同一家律所購買多種服務。

發達經濟體剛剛開始趕超。文章指出,幸福律師公司有一套遍佈全美國的 15000 多名律師的「班子」,他們每小時收費超過 200 美元,為公司內部的法務部門和當事人提供基於契約的工作。更廣泛地看,商業人才集團「按需提供熱門商業人才」,涵蓋了範圍非常廣泛的各種專業服務。

新興市場也為發達國家提供了按需經濟副作用的警示。文章說,它們的收入不平等水準有的位列世界最高行列。世界上 50 個最不平等的經濟體分佈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拉丁美洲,而收入不平等性最嚴重的則是南非。

這些國家市場不正式,缺乏融資途徑,並且教育機會不足,大部分人一直處於相對貧困狀態。提供沒有福利和職業發展的小就業崗位的「零工經濟平台」能夠起到補充收入、緩衝其他就業的作用,但不能提供正式就業崗位所帶來的安全感和進步機會。事實上,大部分新興市場工人之所以轉向零工經濟,不是出於渴望靈活性或是因為激情所在,而純粹是為了解決個人收入不足的困境。

儘管如此,發展中國家的非正式市場仍然提供了一個巨大的讓零工崗位轉變為工人的穩步提升之路。改革教育以使工人在他們需要時獲得他們需要的技能,以及通過區塊鏈構建工作歷史,是幫助零工經濟工人更有效地找到合適的機會、讓他們的勞動獲得更大價值的兩個方法。

歐洲、北美和亞洲的發達國家正在快速老齡化,而新興經濟體要年輕得多。到 2040 年,全世界 1/4 的工人將是非洲人。他們是活躍的非正式市場的產物,而這應該使他們很容易被技術推動的零工經濟吸收。奈及利亞、印尼和越南年輕人將以越來越快的速度影響全球工作趨勢。安妮認為,我們可以從他們今天的狀況中學習,為明天做好準備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