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基法修正草案在吵鬧中通過立院初審。(圖/NOWnews資料照)
▲勞基法修正草案在吵鬧中通過立院初審。(圖/NOWnews資料照)

勞基法修正草案在吵鬧中通過立院初審,許多過去曾參與318學運的人跳出來批評,認為民進黨的處理方式跟馬政府強行通過服貿沒有兩樣,當年學運領袖陳為廷就在臉書感嘆「現在卻好像瀰漫一種無力感。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在318‧‧‧」但是,雖然看起來都是執政黨仗人數優勢在混亂中強推處理,政治過程可是完全不同,陳為廷的感嘆是對事實認識不清,彷彿仍陶醉於318,害怕有人忘記他的英雄事蹟。

首先要說,服貿是318學運擋下的嗎?社會多是如此認知,參與學運者包括陳為廷可能也如此認為,但事實上在2014年318學運發生的前一年,服貿就已經註定不會通過。當時在野的民進黨利用各樣議事策略,在2013年6月25日達成朝野協商共識:「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本文應經立法院逐條審查、逐條表決,服務貿易協議特定承諾表應逐項審查、逐項表決,不得予以全案包裹表決,非經立法院實質審查通過,不得啟動生效條款」。接著,又在2013年8月5日朝野協商中增加:「海峽兩岸服貿協議同意由內政委員會再召開十六場公聽會(每場四個服貿協議附件項目),並邀集各產業公會及工會代表參加後,方可進行實質審查」。

柯建銘立委辦公室法案主任蔣念祖在《立法其實很專業》書中就為318學運與服貿爭議立下清楚的定位,她指出依照協商結論,在逐條表決等要求下,可以預期在馬英九總統任內,服貿基本上已經實質出局,太陽花學運實際上可說是在「三秒忠」事件的脈絡下,為反服貿所衍伸的另一波高潮。

在這裡重談服貿爭議,並不是要爭功諉過,是要強調當年在野的民進黨面對服貿爭議,所採行動是有議事策略的,行動背後更是代表該政黨的真正態度。換言之,當時的民進黨是擋真的,民進黨是真正確信有責任必須擋下服貿。從結果來看,民進黨的政治選擇也獲得民眾支持。

但是,從先前的年金改革跟前瞻計畫來看,這屆的在野黨立委總是慷慨激昂地反對,卻缺乏議事策略以及具建設性的論述,總是先在審查會上胡鬧一通,接著到朝野協商繼續大發議論,最後再掀起表決大戰。請問有阻擋通過嗎?沒有。從一開始激烈杯葛到最後讓案子通過如船過水無痕,凸顯在野黨在審查會上的抬桌子、潑水都只是出盡怪招,目的不是審查,目的不是堅決反對,目的只是弄臭執政黨。

現在勞基法修正也是類似情況,假若在野黨真的心口一致,認為這次修正會把勞工打入18層地獄,在野黨可是要用生命杯葛到底啊,但是我們看到的是在野黨委員進行鬼打牆式發言,甚至將會議室關燈,盡是毫無議事策略也不知其目的究竟為何的杯葛。千萬別推說是因為在野黨人數不敵民進黨,現在在野黨共有45席,而當年擋下服貿的第八屆民進黨籍立委只有40席啊。當然,這不是在鼓勵在野黨打架,是質疑在野黨連反對都不認真,是質疑在野黨或許根本不認為有這麼大的反對理由。

再說,在野黨除了只會在場內使怪招,現在連號召群眾抗爭都懶惰。我們看到昔日學運領袖陳為廷這樣說:「我是時代力量黨團的助理,不是抗爭者。作為一個助理,我會盡一切努力去協助我的黨團,阻擋這個法案的通過‧‧‧但我不會做出超出助理這個角色所該做的事。」

這樣的行動邏輯,完全無法讓人理解。當年318學運的那一晚,民進黨主席、黨籍立委是在第一時間就到現場保護學生,在學運那段期間民進黨立委及助理們更是不分日夜輪值協助,發生323占領行政院事件時,也是一樣。不禁令人懷疑,其實他並不如他所言的那樣在乎?又或只是懶惰而已?

總而言之,對事情有不同意見,社會爭論不休,是民主的正常現象;政治決定的過程,則是考驗民主的品質,而品質要好,需要有好的政黨政治,好的政黨政治又必須要有負責任的政黨。近來在野黨不負責任的激烈杯葛,已經多次讓朝野協商取代了正常立法程序,實為不當,接下來勞基法修正將會進入朝野協商討論,奉勸在野黨別再想怪招了,若真有想法,把心思放在提案吧,提出有建設性的主張,用道理服人。

●作者:島島/資深政治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