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美國總統川普 6 日在白宮發表講話,承認「聖城」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啟動美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城,國際社會幾乎一致猛烈抨擊。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馬斯形容川普打開「地獄之門」;陸媒更指川普捅耶城「馬蜂窩」,必將強烈刺激中東局勢。

川普宣佈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後,包括埃及、約旦、伊朗、阿爾及利亞、巴勒斯坦、德國、法國、歐盟、英國、俄羅斯、加拿大、墨西哥都反對或拒絕承認,美國一夕間被全球所孤立。

到底是什麼因素和動機,讓川普甘冒天下之大不韙而承認耶城為以國首都?

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就是「台前幕後支持川普的猶太大佬和利益集團的作用」。FX168 財經網報導,美國猶太人對華盛頓有很強的影響力,川普則是「華盛頓的圈外人」,某種程度上受猶太人的影響也許更大。

川普的競選活動中最大的金主是拉斯維加斯猶太賭場金沙集團大亨謝爾敦 ‧ 阿德爾森 (Sheldon Gary Adelson),而阿德爾森在巴以問題上則持強烈的親以色列立場。

美國媒體 Axios 今年 5 月報導,2016 年大選中,阿德爾森和妻子向共和黨捐贈了 8000 萬美元,還向川普單獨捐助了 3500 萬美元幫助他競選。不僅如此,阿德爾森夫婦還向川普的就職典禮捐了 500 萬美元。

阿德爾森在 2015 年收購的《拉斯維加斯評論報》也是是首份公開宣佈支持川普的大報。作為回報,川普在 2016 年大選期間承諾,當選後會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搬至耶路撒冷。

另一重要人物是川普的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 (Jared Kushner)。這位出身紐約著名地產家族的正統猶太教徒,不僅在川普的競選活動中立下汗馬功勞,更在川普政府中發揮著巨大影響力,特別是在以色列事務方面。

庫什納還是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 (AIPAC) 不動產委員會的資助者之一。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是公認的組織最為嚴密、活動效率最高且對美國對外政策影響最大的「院外集團」。

除了庫什納,川普團隊中還有多名猶太精英。財政部長努欽 (Steven Mnuchin) 也是猶太人,商務部長威爾伯 ‧ 羅斯 (Wilbur Ross)、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負責人加里 ‧ 科恩 (Gary Cohn)、白宮高級政策顧問史蒂芬 ‧ 米勒 (Stephen Miller) 也都是猶太人。威爾伯 ‧ 羅斯更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猶太商務部長。

據全球化研究中心 (CRG) 報導,今年 5 月,川普以「國家安全原因」簽署了為期 6 個月的延緩駐以色列大使館遷移檔後,川普在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址問題上,承受著猶太金主很大的壓力。最終川普在壓力下妥協,承認了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這枚扔在糞坑裏的炸彈濺得川普一身屎,他很有可能自食惡果。巴勒斯坦加薩走廊的 2 枚火箭已射向以色列,空襲警報響起。國際社會群起狠批,白宮官員也意見分歧。

《紐約時報》直指川普為取悅一眾視以國及福音派的支持者,無視盟友及阿拉伯國家領袖反對。

大陸《環球時報》的社論認為,耶路撒冷的地位問題,是以巴之間的核心衝突之一。川普捅耶城問題「馬蜂窩」的動機,很難從國際關係的角度加以分析,因為這必將強烈刺激中東局勢,激發阿拉伯及伊斯蘭世界廣大民眾對美國的不滿,甚至仇恨,還可能將中東當前的衝突格局重新改寫。

社論指出,川普的決定代表著美國公開支持以色列的立場,這將意味著美國作為以巴沖突調停者的角色難以為繼,也意味著以巴之前的和平進程大體畫上句號。同時也為激進力量找到證明激進必要並且正確的難得機會,一系列暴力事件很可能將會發生,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消耗美國的精力,引發美國遭遇新一輪恐怖襲擊的風險,對川普集中精力抓好經濟沒有一點好處。

川普的決定亦逼使最感切膚之痛的巴勒斯坦反思,美國能否真正協助以巴達至長久和平,還是假和平之名,佈局「新中東」之實

香港《文匯報》綜合外電消息,巴勒斯坦溫和派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 (Mahmoud Abbas) 一直未放棄透過協商解決問題,但川普這次的舉動,將被視為對巴方的背叛,阿巴斯已狠批美國將自身從中東和平進程「DQ」(取消資格)。

部分巴方官員認為,談判及和平進程已毀於一旦,巴人應採取更具對抗性的策略應付美國和以色列,包括向國際刑事法庭起訴以國領袖觸犯戰爭罪行。

中東緊張局勢如何發展,相當程度視乎阿拉伯海灣國家的取態。值得留意的是,「新中東」格局近年開始成形,遜尼派海灣國家漸漸將政治焦點,從以巴關係轉移至對抗什葉派的伊朗,部分國家更與以色列進行緊密的情報合作。若海灣國家只是在口頭上譴責川普,但不採取進一步行動,則可見一斑。

理智大西洋理事會 (The Atlantic Council) 專家斯萊文指出,川普上任後極力拉攏沙烏阿拉伯,他委派其女婿庫什納推動的以巴「終極協議」可能只是幌子,真正意圖是撮合沙國和以色列,槍口一致對準伊朗。另一方面,伊朗也可乘機將自己描繪為巴人的真正盟友,其他阿拉伯國家都是偽君子。

隨着「新中東」政治板塊鞏固,耶城地位爭議所觸發的以巴衝突,未必會演變成大規模戰亂,但長遠而言,以巴和平更加遙遙無期,而擁有核技術的伊朗與以色列-阿拉伯軸心的新對峙,恐造成更難以估計的後果。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