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圖/記者顏真真攝)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圖/記者顏真真攝)

中信金控幫離職員工、也是大股東辜仲諒墊付近億元保釋金,遭金管會重罰千萬元,總經理及法遵長也遭停職半年及3個月,外界認為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是要「殺雞儆猴」?顧立雄今(12)日中午接受電台節目專訪指出,他不會用這4個字,但從這案子來看,辜仲諒「有一個影子董事的味道」,沒有董事及經理部門職務,卻可深刻影響中信金的公司治理,金管會要做的就是「避免家族化銀行透過家族,去影響應有的公司治理」。

顧立雄今日接受廣播電台節目「POP搶先爆」專訪,主持人黃光芹問到顧立雄上任操大刀,首先就對中信金開罰,就連現任總經理及法遵長也遭停職,這懲處會不會太重?顧立雄表示,他已說明好多次,也強調中信金底下有很多子公司,其中中信銀行經營績效及消費者品牌好感度都不錯,這次處罰對象是中信金,這主要是辜仲諒等人在 2016 年6月遭檢調搜索及可能被羈押,中信金以臨時董事會方式,希望拿中信金的錢墊付保釋金,但當時保釋金額還沒出來,本來是6000萬元後來追加到1億元,其中9千多萬元都是去幫辜仲諒支付保釋金。

顧立雄說,這事有3個關鍵,第一、辜仲諒已不是中信金員工,表面上已離職,很難想像會有金控為一個離職員工墊付這麼多的保釋金;第二、根據當時檢調發布的新聞稿,認定辜仲諒所涉案件已有損害公司利益;第三、當時中信金「因公涉訟輔助辦法」並沒有相關保釋金的規定,當時董事會仍決議先幫辜仲諒墊付保釋金,雖然當時董事會有請經理部門確認當事人的清白才墊付,但金管會事後要求總經理吳一揆陳述,他僅說依據「無罪推定」原則,沒做進一步查證。

不僅如此,當時中信金的董事會決議只透過行政管理部門提案,而不是法遵部門,法遵長也沒出席董事會,相關法務人員也沒跟董事會說沒有保釋金相關規定。

顧立雄更直指,中信金面對已離職員工又是大股東,而且「有一個影子董事的味道」,在沒董事及經理部門職務,卻可深刻影響公司治理,大股東已透過實質影響公司治理。

至於中信金是不是「公私不分」?顧立雄說,「對」,但金管會是不是拿中信金來「殺雞儆猴」?顧立雄強調,他不會用這4個字, 所謂「公司治理」有3道防線,即內控、法令遵循及內稽,尤其銀行是以少數資本去掌握大量資金,拿大眾的錢,所以更須重視公司治理,才不會產生系統性風險,而金管會就是要「避免家族化銀行透過家族,去影響應有的公司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