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智牢房生活》多的是實力派演員。(劇照,2017.12.18)
▲《機智牢房生活》多的是實力派演員。(劇照,2017.12.18)

歲末年終,好戲連台,千呼萬喚始出來的《軍師聯盟2:虎嘯龍吟》、《瑯琊榜2:風起長林》都接踵在12月份挾雷霆萬鈞氣勢轟隆隆上檔,然而,在騰出完整篇幅跟大家深入去聊這兩齣大戲之前,另有一個無論如何不應該錯過的極品好戲,一定要以最鄭重的態度、最宏亮的嗓門呼籲所有戲迷們,走過路過絕對不可以錯過。

以《請回答1988》三部曲膾炙人口(也暖化人心)的大導演申元浩,與《請回答1994》編劇鄭寶勳再次雙劍合璧推出的監獄劇《機智牢房生活》,不只是一齣「不追你就傻了」的年度必看好戲,對於嗜戲如命的朋友們,更是一次在很多不同角度都足以「一新耳目」的獨特、嶄新體驗,眼見為憑,讓你明白原來「監獄戲」也可以如此歡快、明朗!原來一齣沒有戲份特別多的女一號的「男人戲」也可以如此感人肺腑!而一種「面無表情」的沉斂演技竟也可以那樣讓人目不轉睛如癡如醉!沒有特別耀眼的頂級明星做為號召(申元浩導演的「品牌」本身就是響噹噹的號召)的《機智牢房生活》播出8集以來,連續兩個月蟬聯同檔收視冠軍(還呈現後勁上揚越演越烈的趨勢),大陸由廣大觀眾公開打分的「豆瓣網」總結出9.1的逆天高分,叫好叫座,可以說是2017韓劇片單的壓軸之作,不論人設、故事、主題、演技,都格外值得細品。

「監獄題材」在美國影集、韓國電影電視都不罕見,今年年初池晟的《被告人》劇力萬鈞高潮迭起,就是拍攝成績出類拔萃的經典代表作之一;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機智牢房生活》做為以「監獄」貫穿整齣戲結構時空背景的連續劇,居然走出了迥然不同的一條新戲路,以往與監獄題材劃等號的兇殘、肅殺、風聲鶴唳、殺機如影隨形…等等「基本款」的氛圍元素明顯淡化了許多,被一種機智、驚奇、逆轉的劇情軸線所取代。

就「戲味」的衝突、懸念來說,在一個局限空間內人際關係因為極度「壓縮」而形成的「戲劇張力」還在,卻以流暢、新奇得出人意表的說故事技巧,注入了時而溫馨時而幽默的tone調,角色們由於不同現實背景中的遭遇身陷囹圄,但鐵窗之內卻不是「走投無路」的晦暗、頹廢、窘迫,在豐富的劇情細節中,經由角色跟角色的諸多互動,推砌而出的是如假包換的,人性光明面。

《機智牢房生活》描述一個事業處於巔峰的人氣職棒明星在追捕性侵自己妹妹的歹徒過程中防衛過當,致人於死,被判有罪入獄服刑一年做為劇情主軸,一開始就已經切割了「冤獄」、「恩怨」、「逃獄」…這些「監獄戲」慣用的戲哏,不依賴「套路」的創作精神竟反倒開拓了另外一種耕耘「舊題材」的「新角度」與「新視野」:沒有含冤待雪的解謎過程,但有機智、緊張卻又妙趣橫生的「解除危機」的事件;沒有窮兇極惡的嗜血「反一號」,卻出現了對層出不窮的「人性考驗」的刻劃;沒有看得人坐立難安的冒險逃獄計畫,但主角人物在這個「軌外」的人生段落裡心境的跌宕起伏,卻已足夠扣人心弦,看得人欲罷不能。

主角金濟赫選手在獄中傷了肩膀,他的「宣布引退」再到後來的決心「奮力一搏」,不但是他個人的生涯轉折,在劇作家生動、通透的筆觸處理下,成為牽動了監獄內所有這些「被羈困在人生低谷」的受刑人們對於「光明未來」的一種精神寄託,勵志的主題挖掘得深邃雋永,情節描述得合情入理,毫不矯情,戲味人味都顯得豐沛,這是本劇值得擊節喝采的新意之一。

以溫暖衝淡辛辣,以詼諧緩和尖銳,《機智牢房生活》的風格tone調定位得讓人眼前一亮,而劇本行雲流水般的佳妙手法,更進一步讓人看得津津有味。「倒敘」(flashback)這種編劇技巧,多半用來交代「水落石出」或是鋪陳人物的某個關鍵性的「心路歷程」,屬於一種「訊息量」較為巨大的「轉折處理」,然而《機智牢房生活》的編劇鄭寶勳展現了另一種妙到毫巔的flashback運用,頻繁出現的小回溯,總是出現得那麼沒有預警卻又一氣呵成,一張誰都沒特別留意的小紙條、神不知鬼不覺擲出去的一顆球、一段原來還沒有講完的電話對談…,不斷能帶來時而讓人會心一笑時而如釋重負的劇情「反轉」,這種「留一手」的講故事方式,由於拿捏得爐火純青,不但不會讓觀眾感到是被「釣胃口」,這些good surprise還總是帶來一些意外的小驚喜,貼切地吻合了劇名裡那個「機智」的題旨,讓整齣戲流光溢彩,看得人通體舒暢,這更是很少能在一齣「監獄戲」裡感受得到的,是本劇特別值得一提的新意之二。

《機智牢房生活》的角色個個特質鮮明,不只是「世上沒有絕對的好人跟壞人」這樣籠統簡單的一句話可以涵蓋;戲裡的人物,背後各有故事,這讓「人設」顯得立體完整,但又不是刻意要去包裝出「每個『犯罪者』都有他不為人知的『不得已』」這樣一面倒的「宏大光明」,人生漫長,每個人都有可能犯下錯誤,犯錯就是犯錯了,但時光歲月還在往前滾動,不會停留在對這個「錯誤」的不平、懺悔或彌補中。

監獄,其實也是一個微形的世界,人際之間的交錯、重疊還在不停歇地衍生出更多的故事(雖然這些「互動」,是因為被關在一起才不得不產生的),這齣戲把監獄內外的「疆界」(border)做了一定程度的「模糊化」,人物不會因為被關進監獄而變成另一個人,而「入獄」、「出獄」對自己(甚至身邊的別人)其實都是足以讓內在成長發生「化學變化」的「養份」,所以觀眾可以明顯地感受到《機智牢房生活》裡的每個角色隨著劇情的發展都微妙地發生著印象上的蛻變,有些是角色隨著時間而有了自我調整(比方男一號金濟赫選手),有些是角色其他性格層面逐漸顯露了出來,比方「彭部長」的面惡心善,比方判了無期徒刑的黑道殺人犯張基洙內心的父性與孤獨,比方丁海寅飾演毆打士兵致死的「劉大尉」入獄時對全世界充滿敵意,然後終於在真誠關懷下卸下心防…,這些角色設定的性格切入點基本上都是正面的包融的良善的,卻往往不是第一時間就顯現出來,這樣的「人設」手法極具巧思又不落俗套,是《機智牢房生活》比尋常戲劇更加耐人尋味的新意之三。

充滿新意的「人物設定」發展出來的是嶄新的「角色關係」,大名鼎鼎的棒球明星入獄,帶給了監獄內不同位置的人不同的意義與刺激,有像粉絲一樣忠誠崇拜的,有感受到對自己的獄中「地位」形成威脅的,有像典獄長那樣想方設法要利用名人的人氣為自己的對外「形象」拉抬、加分的…,這些心態的參差懸殊,讓一個人的「出現」發酵成氣息各異的人際氛圍,相當精彩,有趣極了。而描述金濟赫同一牢房內「獄友」們的相處,在無形中織補出一層相濡以沫的扶持,形塑的筆調自然真誠,十分感人。說到讓人動容之處,另一位男主角,鄭敬淏所飾演的獄警李俊浩,和金濟赫從少年時倆人懷揣著棒球的狂熱一起成長,遭逢交通意外後再也無法打球的他,把人生的夢寄託在金身上,在獄中的久別重逢,他甚至為了守護他主動請調,過程中所展現的不離不棄,交代得細膩深刻,特別感動人心。《機智牢房生活》角色關係淡而有味的種種設計,神韻、神采兼具,是凸顯全劇細緻質感的新意之四。

就因為有上述這些編、導創作上的新意,讓觀眾很難一開始就料到《機智牢房生活》會是怎樣的一齣戲?一路看下去,迎來的是30%的緊張曲折,30%的溫暖感動,20%的勵志啟發,以及20%的幽默喜趣,整體來說,在骨髓核心延續了《請回答…》系列從質樸人性出發的「庶民文學」色彩,卻更平添了活潑、機巧的逆轉創意,一如出身舞台劇音樂劇的男主角朴海秀的演技,木訥內斂,乍看平淡,然而卻讓人不由自主地過目難忘,深深著迷。

●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