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各國領袖於 2015 年的聯合國會議訂下可持續發展目標,目標在 2030 年或以前,全面消除全球各地的兒童貧窮問題。但根據救助兒童會早前公佈的最新數據,如果以目前聯合國的工作進度計算,全球至少要到 2482 年,才能真正解決貧窮兒童的苦況

香港《文匯報》綜合外電消息,根據世界銀行的定義,如果兒童所屬的家庭每日收入少於 1.9 美元 (約 57 元新台幣),即屬於極端貧困兒童。以這個標準估算,全球於 2013 年約有 7.67 億人處於極端貧困狀態,當中有 3.85 億人為兒童。由於貧窮家庭普遍生育更多子女,兒童陷入極端貧困的機會高達 19.5%,較成人的 9.2% 高出 1 倍。

非洲是全球貧窮問題最嚴重的地區之一,數據顯示,非洲南部多達 49% 兒童活在極度貧窮之中,總數佔全球極端貧窮兒童的 51%,主要是由於區內戰亂頻繁,政局動盪和經濟落後,即使是發展得相對較好的南非,平均每日都會有多達 53 名 5 歲以下兒童死亡,當中 75% 更是不足一歲,營養不良是主要原因。

兒童早夭問題估計每年令南非損失 620 億蘭特,同時發育遲緩亦會導致跨世代貧窮,帶來的經濟損失更是難以估計。

馬來西亞去年進行的調查顯示,作為國家新行政中心的布城,兒童貧窮導致的營養不良情況嚴重,多達 28% 的 12 至 23 個月大嬰兒發育遲緩或體重過輕,只差 2 個百分點便達到世界衛生組織 (WHO) 的緊急衛生情況水平。

以全國計,大馬有多達 20.7% 的 5 歲以下兒童屬於發育遲緩,同時有 1/4 兒童面臨中等或嚴重的飢餓問題。雖然大馬近年經濟增長加快,但貧富懸殊亦因而加劇,結果很多兒童得不到足夠糧食、清潔食水、衛生設施或醫療照顧。

發達國家也不遑多讓,日本作為全球第 3 大經濟體,與「貧窮」看似無緣,但原來當地近年一直面臨嚴重的兒童貧窮問題,全國估計有多達 1/7 未成年人屬於「相對貧窮」(即家庭收入低於國民入息中位數 50%),當中單親家庭的貧窮比率更高達 50.8%。

埼玉縣川口市另一間兒童飯堂創辦人佐藤匡史表示,2008 年金融海嘯後,不少年輕家長失去工作,是當前兒童貧困率高企的原因。

英國 (包括北愛爾蘭) 脫歐,除了對英國經濟造成衝擊,也可能令愛爾蘭及北愛兒童貧困問題惡化。

愛爾蘭兒童權利聯盟 (CRA) 行政總裁沃德指出,北愛及愛爾蘭兒童貧窮率分別達 25% 及 12%,在歐盟處於較高水平,英國脫歐帶來的經濟衝擊,勢必加劇兒童貧窮問題。她認為北愛必須竭力爭取特殊待遇,繼續獲得歐盟保護及撥款,避免相關問題惡化。

英國皇家兒科和兒童健康學院 (RCPCH) 校長莫迪最近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當地兒童健康護理的不均狀況,在過去 5 年日益擴大,兒童夭折、肥胖及身體欠佳比率較大部分歐洲國家嚴重。她形容改善兒童健康是底線,要求當局加強跨部門合作,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及威爾斯制訂一切政策時,亦應考慮如何保障兒童健康。

此外,一旦英國脫歐,勢必導致擁有英、愛兩國雙重國籍的兒童難以接受跨境緊急服務,人口販子也可能利用脫歐產生的體制漏洞,剝削愛爾蘭及北愛兒童。

愛爾蘭慈善團體 Barnardo's 行政總裁芬尼亦指出,當地有多達 13 萬名兒童陷於貧困,當局忽略關注,形成「沉默危機」。他批評,愛爾蘭政府於 2014 年提出目標,希望於 2020 年前將貧窮兒童人口減半至 7 萬人,但同時拒絕在兒童貧窮的早段投資於他們身上,難以解決問題。

不過愛爾蘭兒童事務部門發言人解釋,政府已於本年度增加 35% 預算開支,資助家長接受教育、工作訓練及投入工作,又會為有急切需要的家庭提供免費託兒服務。

貧困問題對兒童成長影響深遠,當他們長大成人後,相關問題便傳給下一代,不斷延續下去。(圖:香港文匯報)
貧困問題對兒童成長影響深遠,當他們長大成人後,相關問題便傳給下一代,不斷延續下去。(圖:香港文匯報)

救助兒童會美國分部行政總裁邁爾斯指出,兒童貧困的問題是惡性循環,兒童會因為貧窮而較少機會進入學校學習、較易營養不良及發育不健全,亦更大機會面對早婚、被拐賣或被迫賣淫的問題。如他們成為童工,也容易受剝削。這些問題對兒童成長影響深遠,當他們長大成人後,相關問題便傳給下一代,不斷延續下去。

邁爾斯表示,現時各國資源充裕,亦具備滅貧知識,因此更應該盡早以政策介入兒童貧窮問題,撥出更多預算,向他們提供完善的醫療及教育服務,消除跨代貧窮。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