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犬其實對於棒棒堂合體一直有嚮往,因此放話「絕對奉陪到底」。(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敖犬其實對於棒棒堂合體一直有嚮往,因此放話「絕對奉陪到底」。(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歷經風雨,敖犬終於在今年底發行新專輯,透過這一次發片,他以全新的樣貌、心境展現在大家眼前,一掃過去的陰霾,看出他的決心,為了這張專輯盡心盡力的他,為此做了許多功課,甚至跑去當DJ,就是希望大家能看到不一樣的「敖犬」。

對於這次的專輯,似乎埋藏了許多強烈的感情在裡頭,敖犬一掃笑容,認真且嚴肅的娓娓道來:「在團體的時候有很多思維,很多話放在心裡,很難真實的分享給大家。而且在團體的時候不適合個人主義,透過個人專輯,除了把想說的話盡量表達外,同時也想把風格定案下來。」其實這張專輯的企畫就是自己,會想要跳下來做企畫的原因則是:「從我做起,更能貼近我想要的音樂風格,也能讓大家看到我想翻轉偶像設定的決心。」

敖犬還帥氣地表示,對於個人「出輯」,早就在唱歌方面做好了覺悟,而他似乎想到了過去棒棒糖、Lollipop F裡的回憶,語重心長的說:「很熱鬧到單獨面對一切,其實很寂寞,剛開始覺得很空,以前都會搶話,現在不需要,但是反而心裡面要表達的東西得很明確,才能準確傳達給外界。」


▲敖犬對於過去的團體行動,表示常常回憶起,也會感覺到寂寞。(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外界都知道他的脊椎受傷,因此他會避免過於危險的動作,像之前他曾做過高高跳起,接著盤腿坐下,因為重力加速度,就是造成脊椎損傷嚴重的主因。但是在主打曲〈I'm The Best〉MV中,還是可以見到很酷的姿勢,如盤腿移動,對身體會不會有影響,他淡定地回答,「那招還好,盤腿系列都是以前跳舞的成名招式,那個動作是安全的,有一個衝擊感很大的,現在不能做了,因為很傷身體。」隨後他自爆,小時候的他超愛玩,看到牆就要後空翻一下。

談到這裡,他悠悠的說起了街舞Breaking的壽命,敖犬強調,「舞蹈要每天練習才能維持狀態,而且練霹靂舞是有壽命的,17到25歲是黃金期,因為那時候的身體能負荷撞擊,受傷也能很快復原。」


▲敖犬談著最喜歡的街舞話題,坦白表示跳舞是有生命的。(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敖犬透露由於過去的偶像身份,讓他無法說出真正內心的想法,「以前以團體身份出來,很多東西設定好了,現在我可以決定我要表達什麼。」他也笑說,當時是偶像,勢必有很多框框,因為公司是站在保護的立場。不過他沒有全盤否認團體的經驗,感激的解釋:「團體的時間給我的經驗很多,但是我要把好的留下,壞的丟掉,更坦然一點。」

換然一新的敖犬邊喝著水果茶,撈著茶裡的水果悠哉地咀嚼著,沒有半點明星的架子,除了強調真實、做自己,也把輕鬆的心情延伸給記者,他微微一笑,笑中帶著誠懇:「現在我會說,你都可以問,以前是被動型的,唉唷,偶像講話就是那樣嘛!」說完連自己都尷尬的嘴角抽蓄了一下。


▲敖犬跳脫偶像框架,迎向真實的自己。(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對於從團體活動變成現在獨身一人,敖犬感性的說,其實常常會浮現過去大家在一起的畫面,「以前上台前都會有一個精神喊話,現在都要跟自己跟自己說,沒有熟悉的感覺,會想念。」陷入回憶中的他,講起昔日的團體時光,總是帶著一絲靦腆,「以前會互相依賴,人多少都會有鬆懈時想依賴對方的想法。」

但正向能量爆發的他隨即向自己打氣般的說:「不過現在一個人去面對一切,成長速度更快,過去也有過去的好。」振作精神的他,有元氣的宣告:「我覺得過去給我的好,是讓我為了夢想努力的動力。」


▲敖犬正面的思考,認為團體活動時有其優點,但是個人行動也有好處,那就是成長的會很快。(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在過去棒棒糖成員中,敖犬表示最常跟王子聯絡,最不常聯絡的則是曾經屬同一家經紀公司,後來卻由於合約問題最後選擇分道揚鑣的Lollipop F的團員,「因為之前的事情,有影響到聯絡的密集度,因為立場的問題,但是兄弟之間的情感還在。」

憶起當時的情境,敖犬心底似乎有很多無法用言語表達的遺憾,「那個時候我會覺得有些話不能講,因為多了猜忌。」既然如此,只能讓時間去沖淡一切,因為難免有疙瘩沒放下,但是他真心的說:「我很想念他們。」也因為如此,他預計在明年,找一個適合的時間點,大家約一下把事情聊開。

至於外界超期待的大合體,身為前團長的敖犬其實在一年多前就有開過會討論過,這不僅是大家的一個願望,也包含歌迷的許多回憶,因此對於合體,敖犬霸氣的昭告:「不在意哪一年,我都願意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