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投資研究機構 IRD 專欄,作者:Stewart Dougherty)

過去一年,在結算 Comex 黃金和白銀期貨合約時,EFP 交易 (期貨轉實物交易) 和 PNT 交易 (私下協商交易) 的使用情形明顯持續增加。

EFP 交易和 PNT 交易使 Comex 運作更不透明,而這可能是有意為之。很有可能, EFP 交易和 PNT 交易被用來填補實體黃金 (白銀) 應交割量的與能交割量之間的差距。這些合約結算手段,讓西方國家的央行成功操控黃金 (白銀) 價格的能力更強大。

近幾個月,黃金 EFP 交易的發行量大增,據報導,Comex 契約持有者若接受 EFP,可獲得現金獎勵。白銀 EFP 交易發行量也大增,但為求簡潔,下述重點聚焦黃金。

多數黃金市場觀察者認為,EFP 是 Comex 的噱頭,用來避免 Comex 正式交割失敗,但我們認為 EFP 背後有更錯綜複雜的隱情,恐怕涉及串謀和詐欺。

為充分了解黃金市場內的腐化現象,必須要先了解美國政治的腐化程度,因為這兩者息息相關。

我們使用「推論分析 (Inferential Analytics)」,其基礎為關聯性,而這對洞察力非常重要。接著稍微先談一下美國華府的政治沼澤,因為這與理解黃金沼澤密切相關。

鐵打的華府、流水的川普

正如輿論所提的深國論 (deep state),2016 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事實上根本是虛晃一招,因為美國正陷入「國中國」的狀態,無論民選政務官員怎麼換,鐵打的華府其實自成一國,自有一個難以撼動的內部體系。華府的永久勢力包括聯邦常任官員、情報機構、軍方、承包商、游說機構和新聞媒體等,若干程度上類似封建機構,新上任的總統想「政通」就得先「人和」,所以美國主流媒體對川普發動了一連串抹黑行動也非意外。

川普當選後,一些骯髒的細節暴露出來,大眾方才驚覺最高層的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已經腐化,變成粗暴的、黨派的、黑手黨式的打手,以極為傲慢和虛假的正義,顛覆美國人民的意志,試圖影響選舉結果以圖利自身。

這些已證據確鑿,在通膨調整後的基礎上,美國已成史上最腐化的帝國,到處均是腐化現象,不只有總統選舉:政府扭曲不清的帳目完全忽視 21 兆美元的會計詐欺不計,這就是鐵錚錚的盜竊了。政府誤導的通膨、零售銷售、就業和 GDP 等數據,勾勒出經濟前景的謊言,市場就會照他們預期的方式做出反應。

銀行和金融體系的醜聞和大規模罰款已經屢見不鮮,在央行操控利率下,波及到其他市場並使其扭曲。

就是這種先進的、系統性的腐化,使金價操縱騙局有增無減。既然腐化的「大祭司」可以凌駕在美國司法部門和 FBI 之上,自然也可以控制黃金市場。黃金市場的腐化也是美國官方腐化的另一種形式。

回到黃金 EFP

很重要的問題是:EFP 是否單純旨在避免 Comex 交割失敗?不是,我們認為這有更大的內幕。

對「深國論」金融貴族來說,金價不能「比特幣化」這點很重要,如此一來,就會創造出購買潮,可自食其力,吸收大眾資金。銀行靠控制存戶的錢來賺錢,但事實上後院埋的金盒子裡面卻是空的。對銀行來說,個人存款是用來未來銀行紓困和資本管制用的,不能離開銀行。那些過去曾有過經驗的人常說,沒有狂熱會像黃金狂熱那樣。事實上,這些金融貴族會竭盡所能避免爆發黃金狂熱。

為了避免持續出現黃金購買潮,就是大幅壓低金價,使黃金看起來像可怕的投資標的。人類有追逐動力的天性,從目前的比特幣和股市熱潮就可證明。2011 年,黃金就像現在的比特幣直線飆升,然後又從 1900 美元的價格一路下挫至現在 1250 美元的水準。在這過程中,掌權的金融貴族藉著操作金市創下空前 1 兆美元獲利,但這整個布局比貴族的掠奪與腐化更細緻且複雜。

控制金價是一個技術複雜的過程。有人可能會覺得奇怪,如果操縱者可以讓金價從 1900 美元跌到 1250 美元,那為什麼不讓金價繼續下跌,好讓自己多賺一些,例如跌到 1000 美元或 750 美元之類的?

答案是,供不應求。黃金供應量無法對應金價下降後製造出來的市場需求,尤其是俄羅斯和中國等主權買家的需求。這些買家會定期採購特定量的黃金,例如今年 9 月,俄羅斯購買了 110 萬盎司或 34.2 公噸黃金。當月黃金平均價格為 1315.39 美元。這意味著俄羅斯當月在黃金上花費了大約 14.47 億美元。如果將黃金價格壓低到每盎司 1000 美元,那麼俄羅斯將能夠以相同數量的金額購買 144.7 萬盎司的黃金,或者增加 347000 盎司(31.6%)的黃金。中國是一個龐大的黃金儲備國,其主權採購規模和時間雖較不透明,但同期也能如俄羅斯那樣增持黃金 31.6%,其他主權買家、機構買家或全球散戶也都一樣。

但在供需堪堪打平的狀態下,要去哪生出這些黃金?因此,黃金價格操縱者不僅要控制價格上漲,而且還要控制下跌。萬一帳面上的價格低於供需平均的價格,這就會引發交割失敗,接著就會像野火蔓延一樣,大眾將瘋狂搶購那日漸消失的黃金,就像飢餓行銷那樣,越是買不到,買氣越旺。

當金價太低時,操作者必須做多紙黃金,才能支持並穩定價格,反之亦然,讓金價在允許範圍內,視情況需求波動。他們必須維持或至少多數時間顧著多空部位。

深國貴族操作金價的方式相當高端,由國際清算銀行 (BIS) 為其管理。BIS 發出指示,傳達給西方國家的央行 (WCB),接著後者通知各黃金行他們必須將金價控制在怎樣的價格範圍,其目標價格按照金融和經濟狀況變動,以及商國市場操作的獲利 (盜竊) 目標。

Comex 提供數據給 CFTC,CFTC 再發行 COT 黃金報告,分成三類:商業類 (黃金銀行)、非商業類 (通常是大型美元對沖基金) 和不可報告類 (小型投資者,如黃金製造商、珠寶商和硬幣交易商)。

大眾以為這些分類是誠實準確的,但事實不然。黃金市場已經甫化幾十年了,在報告中也看得出來。我們認為,許多黃金銀行 (商業類) 是非商業類的影子管理者,因此不管什麼時候,這些黃金銀行可能透過明面上的戶頭和私底下的戶頭既做空又做多市場。

如果 COT 報告夠誠實,就應該要有第四類的市場參予者:官方價格操作者 (OPMs),所有這些官方的操作價格活動都應該要公布出來。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會暴露出金價騙局。

黃金銀行的角色是按照國際清算銀行和西方國家央行 (WCB) 的指示控制黃金的價格。就操縱價格而言,黃金銀行在長期合約到期時,並非以黃金交割為目的,對他們來說,金價操縱是一種現金結算操作。

當金價接近 BIS 設定的最高或最低價時,操作價格者必須以無數次無獲利的方式才能維持金價在安全線內。換言之,當價格在安全線內時,黃金銀行可以為自己的利潤而操作它,但價格有可能出線時,就必須要不計成本的控制金價在範圍內。

如果做到了 BIS 和 WCB 要求的控制金價任務,那麼在遭受損時的時候,黃金銀行就可以獲得補貼,因為他們的行動有巨大的外部風險,例如戰爭、恐怖攻擊、銀行倒閉或甚至大選結果等,都可能立即且持續性的影響金價,像 2016 年大選之夜隔天,金價飆升,隨後又大跌,這就是控制者努力拉回,但這過程已經產生帳面上的高額漲跌。

請記住,這是價格操縱,而不是貨幣交易。操縱者無意通過現金或實物交付來解決這些契約,這些交易純粹是為了維持一個特定的假金價。因此,隨著這些契約到期,操縱者需要讓他們「蒸發」,這就是 EFP 交易,讓 Comex 沖帳以維持平衡。EFP 多頭部位抵銷 Comex 相應的 OPM 空頭部位。因此在交割壓力的時候,Comex 才會需要提供現金紅利,說服合法的黃金多頭頭寸(換句話說,非官方價格操縱者)接受 EFP。

如果芝加哥商業交易所真的將現金紅利支付給接受 EFPs 的合法多頭,他們就必須要將這些獎金列為商業開支報告。雖然他們可能會試著將這些費用埋在他們財報註腳,但一旦訴訟和合法調查時,這些費用就會曝光了,這是 CME 不敢承擔的法律風險,因為賄賂客戶接受 EFPs 會導致事實上的交割失敗。但如果 EFP 和 Comex 其他契約沒有差別,那為何 CME 須要賄賂顧客去接受呢?不承認、精心偽裝的交割失敗,這等同詐欺行為,換言之,掩蓋詐欺行為之舉本身就是一項可起訴的犯罪行為。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