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昌明(左)、曾雅蘭夫妻一起踏出夢想第一步。(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侯昌明(左)、曾雅蘭夫妻一起踏出夢想第一步。(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一走進位於德明財經科技大學附近的「PIETY派。對」,宛若來到奇幻的童話世界,入門有三張兔椅子,抬頭望去還有一道滿是立體紙鶴的牆,這間專賣各類鹹派、甜派的店充滿可愛氛圍,而小店的主人正是侯昌明與曾雅蘭夫妻。

侯昌明2017年9月曾在臉書透露對飛碟電台無預警裁員的不滿,當時他寫下,「我其實要謝謝你們要我打包走人,讓我不再需要擔負著自以爲的責任和壓力了。」雖然態度客氣,但字裡行間看得出老將被汰換的不甘與辛酸。


▲侯昌明從高中就懷抱生意夢。(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事隔數月,專訪時談到此事,侯昌明微微一笑,說得相當坦白,「飛碟電台對我來講,就是另一個家,在那裡主持21年,不管是別的電台來挖角,還是情緒上疲憊了,想要離開了都曾有過。我其實一直在職業倦怠,因為每天都像公務員一成不變,最後什麼讓我繼續待下去?就是情感了。」因為對電台有情感,他培養後輩吳怡霈,希望有天他若因「觀眾不喜歡」而離開,她可以羽毛豐厚,自己撐起全場。

因為電台裁員方式「相對粗糙」,侯昌明感受不好,他自爆當時臉書發文還有另一種用意,「有一些東西我覺得應該要寫出來,讓現在的當事人好好想一想,侯昌明離開是我個人沒有關係,但是公司的治理上,何謂公司文化?何謂人心?這點該被看清楚。」曾經紅極一時的日劇《半澤直樹》,清楚描述了中年男子被公司毫不留情捨棄的殘酷現象,這個現象與去年9月侯昌明遭遇的困境頗為相似,當時有許多報導指出因為沒有電台工作,他的家庭經濟面臨困境,但對此,侯昌明出乎外界意料地表示,「講真的,我一點都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受到太多經濟上的衝擊。」

他摸了摸下巴,分享自己的觀察,「很多像我這種年紀快五十歲的中年人,可能因為職場遇到問題就一蹶不振了,我不是這樣的個性。更何況,我早在五、六年前就關注這個議題了,一直呼籲所有人要培養自己另一個專長,五、六年前,台灣失業率最高的就兩種人,一個高學歷,一個年資長,這兩種人的薪水成本對老闆來講最重,所以最容易被裁掉。」


▲侯昌明與老婆曾雅蘭攜手做生意。(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但無奈的是,這些人剛好又是三明治族群,對家庭來說,角色相當重要,怎麼辦?這個問題需要預先思考,以電視台來說,台灣的大環境越來越縮減成本,怎麼做?我已經思考很久了。」侯昌明對於「怎麼做」在心裡早有備案,而這個備案卻是源自於一個兒時的夢想,「我本來念自然組,在升高三的暑假毅然決然轉到社會組,當時還曾經鬧家庭革命,我跟家裡的長輩說,將來我要做生意!」

30歲之前,侯昌明沒有放棄過生意夢,曾短暫與人合夥,但最後草草收場,當時有前輩建議他,「你還年輕,累積多一點歷練再來做比較好。」這句話他聽進去了,雖然是良言卻束縛了他好長一段時間,加上手上的節目一直沒斷過,說到這裡,他直言,「中間為什麼都不敢做生意?因為知道得越多,你就越膽小。做生意你要親力親為,不是只靠一個知名度就去賣東西。」

「PIETY派。對」的誕生源自於飛碟電台的變動,侯昌明坦言,「剛好2017年有了契機,我也很感謝,如果沒有飛碟電台這樣的變動出現在我身上,我可能會一直安逸下去。事情發生了,我說好,人只有向前看,沒有向後看,我們來做生意吧!」因為電台工作的變動,他為高中時的自己圓了夢,實現懷抱半輩子的生意夢。


▲侯昌明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7.12.14)

採訪的短短一小時中,店裡來了三組客人,多是附近的學生,正如侯昌明先前所言,「知道得越多,你就越膽小。」他既然敢踏出這一步,其實已經想好了所有面向,「店面我們找好久,一開始雅蘭想要大落地窗,但是我是務實的人,所以會想房租多少、人力成本多少,千挑萬選,最後終於挑中了熱鬧的學區。」他觀察到網路消費會是未來的趨勢,因此店裡的消費有別以往的傳統消費模式,主打的便是網路預約下單。

不得不說,他的眼光確實銳利,據經紀人透露,上海已經有企業想投資合作,邀請他們駐外設櫃,將品牌擴大經營,但侯昌明更在意的卻是商品的品質,從店裡出去的派,強調原料天然,連小朋友也可以吃。對於這份事業的最終願景,他表示,「我們會一步步展店,往海外發展,像是上海、新加坡等城市去開第二家店、第三家店。」從侯昌明的敘述中,我們似乎看到了一個甜品王國的雛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