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台北燈節開幕秀 爆滿民眾前來欣賞被光芒指定轉讓 狄克森:不受尊重理財機器人那麼多 您的有實測過嗎
政治

名家論壇》王時齊/時代力量撥錯政治算盤

文/王時齊2018/01/09 08:00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左)、徐永明(右)因為不滿民進黨執意修改勞基法,在總統府前靜坐絕食抗議。(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1.06)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左)、徐永明(右)因為不滿民進黨執意修改勞基法,在總統府前靜坐絕食抗議。(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1.06)

讓我們想像一個狀況:禮拜五的下午,接近下班時間,員工開始期待度周末時,老闆突然宣布公司剛剛接到一份急單,請大家留下來加班,整個周末生產線要全開,拚一下業績。結果這一忙居然沒日沒夜的,不但超過法定的加班時限,也違反七休一的規定。

這並不是什麼慣老闆的故事,而是時代力量上周五決定在總統府前靜坐抗議時,他們的助理所遇到的狀況。

不要誤會,我認為時力做為政黨,在重大議題到來時,當然應該把握機會做政治表態和行動。而且,我也相信時代力量熱血的黨工們,應該也都是自願追隨老闆們前往的。畢竟這世界的老闆和員工並不是永遠處於鬥爭狀態,他們經常也並肩打拚,必要的時候大家一起辛苦一下,等忙完了再好好休息。時代力量是一個例子,許許多多台灣中小企業也是相同。

大家要的並不是超高的工時來榨乾勞工,他們要的是「彈性」,有了彈性才能應變。

但諷刺的是,時代力量過去對於勞工「自願加班」的說法,總是嗤之以鼻;但在自己被質疑也有同樣狀況的時候,他們的助理和黨工都趕忙跳出來宣稱自己是自願加班的,或者,是自願來的所以「不算加班」。

這下子事情大條了。原來時力的助理,可以平常當黨工、周末變志工,這樣老闆當然永遠不會違法勞基法啊!員工這麼寵老闆,老闆還能不變成「慣老闆」嗎?

這自我矛盾的邏輯,「我可以但是別人不行」:我的員工超時工作是真心奉獻,別人這樣就是壓榨勞工,因為美好的勞資關係只會存在於本黨黨部。

所以,不管時代力量立委們是口口聲聲多麽重視勞工權益,對勞基法內容的理想是如何鋼鐵般地堅持,可是自己當人家老闆時,一樣也是做不到。不准別人有彈性,但自己用得很開心。他們口中所要求的理想,其實自己也無法實踐。

事實上,這個例子正好讓大家看到勞基法以一部法律規範所有產業,造成僵固而缺乏彈性的問題。無論傳統或高科技工廠、銀行或媒體、賣場或農場、醫院或政黨,通通都是同一套規則。但是現實上也不可能一體制用,所以又要設計出各種變形的規則;可是變形一多,各種可能的放水、濫用彈性也會因此產生。

不只是不同產業的差異,還有各種季節和突發性需求。工廠急單來了,不接就沒錢賺;農產品收成了,搶收都來不及;連續假期觀光客湧入當然要趁機賺錢,等淡季沒收入的時候再休息;選前一個月所有政黨和競選總部向來都是取消休假,這時候若不努力衝刺,選後可能大家都放無薪假去!

這些樣態,需要的是勞動法規上的彈性。彈性,不是壞事,因為這世界變化多端,不可能永遠規律運轉。使用彈性的規範必須被嚴格監控,這是立委的責任,而不是眼睜睜看著社會上許多抱怨卻堅持撤回、不肯修法、絕無彈性。

時力立委前進總統府,就等於企業界的急單,需要的正是這樣的彈性。而因為你上街抗議,路邊被迫出現了一堆被迫加班、取消休假的警察,來維持秩序、供你譴責,這也是因為制度的彈性。

彈性的左調或右調,放鬆或緊縮,是立委的工作。做為民意代表不能假裝看不見聽不見要求修法的聲音,在淋了幾天雨吹了幾天風之後,時代力量苦了自己的身子,必須面對社會真實存在的現象,你們選擇的抗議方式,也正好凸顯了「彈性」的必要。

●作者:王時齊/政治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