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正國導演的人生歷練,讓《角頭2》更接近真實。(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1.17)
▲顏正國導演的人生歷練,讓《角頭2》更接近真實。(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1.17)

顏正國是這麼形容《角頭2》的:「『有鞋子穿沒有人願意打赤腳』,有時候只是環境驅使,讓他們找不到東西可以改變自己的心態,這部電影有教育意義的地方是,讓觀眾思考如果你是他,用另外一種解決方式,是不是比較好?而如果你用電影裡頭最後的方式,下場就會像他們那樣。」其實,這也是顏正國自己的遭遇和心情寫照,倘若不是碰到下面這些事,令他轉換角度思考人生,也就不會有現在的導演顏正國出現。

顏正國在2001年,傳出夥同友人綁架毒販,並勒贖新台幣2百萬元,雖然他本人表示並無參與綁架並主動到案,仍因當時台灣存在《懲治盜匪條例》,而遭彰化地檢署檢察官求處死刑。從賣座票房的童星起家,之後卻被起訴為死刑犯,這中間的大起大落非常人所能理解,幸虧天無絕人之路,就在審判期間,《懲治盜匪條例》被廢除,改判定是擄人勒贖,讓他逃過一劫。

他回憶說:「我在入監執行之後,發現裡頭有才藝班可以寫書法,但大家都知道我從小沒上甚麼課,國字認識不了幾個,幾乎是文盲,拍戲不是看劇本、而是聽人家講劇本演出,因此當時只是想藉著練書法多學幾個字,順便讓自己沉澱,將來出獄也可以給父親看看我有在努力學習面對自己的人生,因為我父親寫的一手好字。」只可惜顏正國的父親卻在民國93年底過世,無緣見到兒子改過遷善,甚至還寫的一手好書法。

當時回家奔喪後再回獄中,顏正國整整有一個禮拜的時間都在思考,他警覺到人生不該如此,並且突然頓悟一件事,「很多事情是可以做到的,只是看你自己要或不要,就像我以前吸食安非他命,為何能說戒就戒,就看你能不能下定決心(他只花一個禮拜的時間徹底戒掉毒癮),其實毒品沒有戒不了的,只有心癮戒不了。」而能有這個痛定思痛的覺悟,又因為這時候讓他遇見了獄中的書法老師周良敦。 

▲曾經徬徨的顏正國,因為書法找到依靠和前進的原動力。(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1.17)         

寫書法讓顏正國整個人沉澱下來,也讓自己不要去想太多的事情,整個專注力只放在老師教課以及教導他為人處事上面,在書法的領域當中,讓他體悟到人生有很多的變化,都是看你自己如何對待。在「累字成行,累行成章」的磨練中,讓他了解碰到事情思緒混亂的時候,要懂得靜下來想一想,「當被激怒的時候,是不是該給自己0.3秒想一下,看結果會不會不一樣,所以我人生的改變在於懂得想,在爆發的時候,懂得停下來想一下。」顏正國說。

但大家絕對無法想像,在獄中想進書法班有多困難!而為了進這個改變顏正國一生的書法班,他又下了多少苦心。因為獄中進書法班要考試,每年報名2、300個人,只有50人可以入選,而且除非有人出獄留下空缺,否則想進都進不去,競爭相當激烈。

他說:「我在報名之前,想先寫一張賀卡給老師,但我不會寫字,只好請會寫字的受刑人,一個字一個字擬稿給我看,我再照抄再請他們看有沒有錯字,來回不知道多少次之後,就請書法班的同學帶賀卡給老師看,說我以前沒有讀過書犯了一些錯,進來之後想要學一個技能,希望老師能讓我進書法班,但書法班同學帶回來的,卻是老師寫的三個字『顏正國』,他要我寫好了這三個字,才能有機會進入書法班。」

這三個字花了顏正國三個月才寫好,一天寫4到5個小時,每天寫100張,但給老師看了之後卻得到「土法煉鋼不得要領」8字,要他一年後再去考試,本來大家都以為顏正國被如此打擊之後會放棄,但他堅持下來了,他真的寫自己的名字寫了一整年,之後才成功考進書法班。而這個決心有多強烈和艱辛,從以前顏正國連坐都坐不住,一沾墨就想站起來可以想見。

上課期間,顏正國認真聽課做筆記,但因為不認識字,他只能花更多時間去抄別人的筆記,下了課回到牢房還得一個字一個字問別人怎麼查字典,因為他連注音符號都看不懂,這個時候的顏正國超級拚命,知道3次沒交作業就會被書法班踢掉,更是下苦功識字,練到最後他甚至覺得自己每天寫字的時間都不夠,決心和毅力可見一斑。

▲如今的顏正國,正要開始向世人展現自己的導演才華。(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1.17)

2012年,顏正國離開服刑11年的監獄,並從事書法教學與公益活動,這段時間或拍戲或者自編自導拍微電影,但真正讓他又被大家注意到的是,2年多前演出國片《角頭》,也因此認識了出資的老闆「張總」張威縯,因為他的慧眼提拔,讓顏正國擔當《角頭2》的導演,「我當時正開車在高速公路上,聽到張總來電要我拍《角頭2》,我第一句話就是說『你不要開玩笑了!』不過張總只問我一句『你有沒有信心呀?』我回說『我對自己當然很有信心!』」

就這樣因緣際會,顏正國正式成為《角頭2》的導演,在籌備期間,當得知王識賢可以加入拍戲,更令他士氣大增,不過顏正國也不忘提拔新人,讓許多資質不錯又努力的新人加入拍攝,促成可以發揮最大戰力的《角頭2》軍團。

重點是,這個顏正國的「第一次」(長片導演),一點也沒讓他畏縮或緊張,因為他覺得只要透過努力可以平復焦慮,「我只要盡全力、思緒清楚,我相信可以成就一部還不錯的作品。」就如同顏正國從一個目不識丁、甚至被求處死刑的人,一路奮鬥不懈成為國片導演一樣,相信《角頭2》正是顏導開始發光發熱的第一部電影。

【 NOWnews 今日新聞 】 提醒您:
少一份毒品,多一分健康;吸毒一時,終身危害。
※ 戒毒諮詢專線:0800-770-885(0800-請請您-幫幫我)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