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淡水發展的早,在明清兩代漢人大量遷移來台之前就已有平埔族、西班牙、荷蘭等勢力在此發展,而漢人族群來台後淡水也是重要聚落,許多原鄉的信仰也跟著進入淡水。

鄞山寺。圖片來源:WIKI圖庫。拍攝者:Wikia1974
鄞山寺。圖片來源:WIKI圖庫。拍攝者:Wikia1974

今天要提的這個風水故事,主角是位於淡水的國定二級古蹟鄞山寺(鄞,ㄧㄣˊ)。

定光古佛金身。圖片來源:WIKI圖庫。拍攝者:Wikia1974
定光古佛金身。圖片來源:WIKI圖庫。拍攝者:Wikia1974

鄞山寺主祀定光古佛,是中國南方常見的高僧信仰。定光古佛俗名鄭自嚴,是宋朝初年的高僧,現存可知最早有關定光古佛的記載是南宋文人周必大的《新創定光庵記》,文中明確指出定光古佛是泉州人。

而我們今天的要提的風水故事流傳已久,在吳瀛濤的《台灣民俗》中有詳細記載,其他鄉野傳說的書籍也有記載,但大同小異。

故事是這樣的:

傳聞鄞山寺的風水是水蛙穴(一說蛤蟆穴)的寶地,鄞山寺的建築格局也依此而建,相傳寺前有一半月型的水池是水蛙的嘴,寺後有兩口水井是水蛙的嘴巴。

但是在鄞山寺不遠之處,有一條草厝尾街(今公明街的一部分)的居民反對建寺,因為草厝尾街的風水是蜈蚣穴(一說蚊子穴),若鄞山寺建廟,會造成「水蛙吞蜈蚣」的情況(水蛙、蛤蟆;蜈蚣、蚊子,請自行排列組合),造成草厝尾街的災難。但這個反對不被採納,鄞山寺依然建成了。

而鄞山寺每次只要一撞鐘,草厝尾街的民宅就會失火。這樣一來不得了,就算鄞山寺一個月只敲一次鐘,草厝尾街一年也要發生十二次火災。

草厝尾街的居民找來一位地理師幫忙克制的鄞山寺的風水,這位地理師看了一陣子,隨即指示在草厝尾街上豎立起一根很長的竹竿,竹竿頂端繫著燈火,以象徵「釣水蛙」的方式破解鄞山寺風水。

此法果然有效,鄞山寺後方的一口水井逐漸混著,據說就是水蛙的眼睛被釣竿刺瞎。

風水被破之後的鄞山寺有不少管理人都出現了身體健康的問題,或是發生意外。鄞山寺一方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才找來道士進行法會,才保全了水蛙的另一隻眼睛。

而以現代人的「後見之明」,其實可以將這個風水故事視為不同族群間的族群衝突而逐漸轉化、誕生出的傳說故事。

資料來源

《台灣民俗》,吳瀛濤

淡水維基館:鄞山寺

 

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