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北市不斷傳出狗群集體獵殺街貓事件。(圖/翻攝自pixabay,2018.01.31)
▲雙北市不斷傳出狗群集體獵殺街貓事件。(圖/翻攝自pixabay,2018.01.31)

志工陳文政愛貓愛狗長達30年,近3年開始投身志工工作,幫助流浪貓狗結紮、收留。他每晚固定出門巡視流浪貓狗,對於雙北市不斷傳出狗群集體獵殺街貓事件,他表示確有此事,更目擊狗群攻擊街貓後,跳上小貨車被人載走。

陳文政指出,這些受過人類訓練狩獵天性的狗,有時會被蓄意放入流浪狗中,當獵狗進入狗群,很快就會成為領袖狗,進而影響流浪狗的習性。

他原先認識的流浪狗個性溫馴,但流浪狗群中,突然加入了兩隻獵狗,情形就開始不同了。

這些獵狗會影響流浪狗的習性開始大範圍移動,步行好幾公里去獵貓,甚至有些家貓在住家附近玩耍,都會受到狗群攻擊,這時候就不僅僅是貓狗間的衝突,人類為了保護自家寵物,可能也會與狗群發生衝突。


▲陳文政幫助流浪貓狗結紮、收留。(圖/陳文政提供,2018.01.31)

陳文政也有成功捕抓過獵狗的經驗,他表示要抓到這些獵狗,要經過大約兩到三個月的觀察,了解牠們的出沒範圍和落腳處,更要清楚地將獵狗與一般流浪狗區別出來。

根據他的觀察,一般的流浪狗走路視線為平視,獵狗走路時,眼神會往四面八方游移,尾巴平行,隨時緊戒。此外,這些獵狗通常因為奔跑,後腿過度使用,造成肌肉萎縮, 髖關節和膝關節普遍不好,用手觸摸就能發現;還有牠們飲食的口味偏重,在受訓階段也可能被施打不少藥品,牠們的腎臟早已敗壞,從外觀上看來,牠們的肚子會很靠近肋骨,有明顯凹陷。

一般捕狗普遍使用的方式包括誘捕籠、吹箭、立圍籬,不過受過訓練的獵狗通常不會進入誘捕籠,要捕捉到這些獵狗實在不容易。

使用吹箭雖是最快速的方法,但吹箭不適合面對狗群使用,其他狗一旦看到有狗隻因為吹箭而倒地,將來就會對吹箭的動作產生防禦性,下一次要再使用,必須等到牠們忘記吹箭的動作,卸下防禦才可能成功。

因此,陳文政認為立圍籬成功的機率比較大,立圍籬的重點是要找到獵狗的落腳處,並在落腳處附近設下圍籬,再使用遙控車拖行死貓屍體當作誘餌,才能成功將狗引到圍籬內。


▲陳文政認為捕捉獵狗使用圍籬比較有機會成功。(圖/陳文政提供,2018.01.31)

捕抓回來的狗,陳文政通常自己收容飼養,有些獵狗經過「教化」,能夠改掉嗜獵的習性,回歸外面的世界,與貓狗和平共處。

陳文政進一步說明:「我們在訓練當中,會將有電的貓布偶和狗放在一起,只要狗去咬貓就會被電到,經過不斷訓練後,再讓狗與真正的貓相處,一開始狗會畏縮,但貓會和狗互動,久而久之狗會知道咬貓是不應該的行為。」而有些難以教化的狗,陳文政只能繼續飼養。

教化之路漫長,過程至少都要半年以上,陳文政坦言這件事很需要毅力耐心,又相當「燒錢」。陳文政堅持會持續進行追蹤、捕抓、教化,他也強調這樣的事件,是人為故意造成的問題,一般的流浪狗並沒有這樣的狩獵性,他認為捕抓獵狗,不僅是救貓,也是救狗,他希望不要因為少數獵狗的行為,造成民眾對流浪狗的誤解。


▲陳文政認為捕抓獵狗,不僅是救貓,也是救狗。(圖/陳文政提供,2018.01.31)

除了陳文政親眼目擊狗群攻擊街貓後,跳上小貨車被人載走外,台北市某動物醫院院長也表示,聽聞過狗群集體獵殺街貓事件,事發至今卻苦抓不到嫌犯,他認為原因是熱心民眾往往看到狗群攻擊街貓,為了保護受攻擊的動物,焦點全在貓狗身上,而忽略了嫌犯的特徵、車子的車牌。

事實上,在街頭裡不同物種間本身就會有攻擊行為,醫護人員從受傷街貓的傷口來看,並無法辨別攻擊的狗是否有受過訓練。但院長呼籲,若是要避免一般街貓街狗的衝突,民眾在餵食流浪動物的時候,可以將給貓食物放置在高處,給狗的食物放置平面,避免貓狗爭搶,他強調人類只要多一點點細心,就能減少動物間的打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