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大政治系教授梁文韜2日表示,民眾服務社以服務名義創立,但實際上就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圖/記者江昱逵攝,2018.2.2)
▲成大政治系教授梁文韜2日表示,民眾服務社以服務名義創立,但實際上就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圖/記者江昱逵攝,2018.2.2)

黨產會今(2)日召開民眾服務社聽證會,釐清其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成功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梁文韜在會中表示,如果民眾服務社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為何國民黨要定期監督民眾服務社,社內工作也要向國民黨報告,代表「服務民眾只是幌子」,實際上就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

梁文韜指出,他自己對轉型正義及極權統治有深入研究,過去對威權體系的定義要更改,因為民眾服務社代表戒嚴時期是極權統治,國民黨不只是威權統治,還把手伸到最末端,成立民眾服務社進行人民監控、社會控制。

梁文韜說,國民黨在國共內戰敗退後,退到不屬於中華民國的台灣,長期霸佔台灣的國民黨,在中國喪失政權後,依然不去檢討失敗經驗,還加強對台灣的社會控制,刻意讓民眾服務社不叫「國民黨民眾服務社」,正是要掩蓋他們之間關係,「難道不叫國民黨民眾服務社,就不是國民黨的嗎?」

梁文韜強調,國民黨把國有財產轉移至民眾服務社,服務社財產更轉到國民黨名下,如果這不是附隨組織,為何能任意將財產移轉給國民黨,況且這些都是不當黨產。

梁文韜認為,在戒嚴時期這種組織很常見,國民黨在黨國體制下進行掌握,服務名義只是幌子,每天都在抓匪諜、每天打小報告,要以此時空背景了解此黨國神經末端的組織。

不過以利害關係人出席的國民黨考紀會主委魏平政反駁,梁文韜並不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如何能定義或完全了解民眾服務社的始末,但梁文韜反嗆,「難道不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人,就不能研究美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