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左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圖右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合成圖/NOWnews資料照)
▲圖左為台北市長柯文哲,圖右為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合成圖/NOWnews資料照)

「台灣價值」最近引起很多討論,看了蔡英文總統跟柯文哲市長高來高去的對話之後,深感有必要提出一些澄清及補充。

話說總統蔡英文日前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點名台北市長柯文哲必須要對台灣價值再做一次確認,讓民進黨支持者感覺柯文哲是能一起作戰的人。

柯市長第一時間沒有直接回應,而是反問蔡總統自己對台灣價值的答案是什麼?同時強調台北市長不必處理統獨議題,這就巧妙把球丟了回去,而且又指出了蔡總統提出的台灣價值,不過就是政治話語以及台獨價值。

幾天之後,柯文哲在歐洲議會演講提出七項台北價值,強調民主、自由、多元、開放、人權、法治、永續。柯市長說,台北市長只能談台北價值,這應該就是台灣價值。

柯市長說的確實都是重要價值,但這不是普世價值嗎?為什麼變成台北或台灣價值?

台灣價值當然要有台灣特色,就像談民主、人權,有必要加上台灣兩字嗎?除非不同,否則何必多此一舉?

筆者日前在News98電台「民意新連線」節目訪問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恰好回答了台灣價值的課題。

當西潮來襲,很多國家大失自信心,於是學習西方,最膚淺的學武器,進一步學制度,最後學思想。走到這一步,全盤西化,再也沒有自己的價值了。

民國初年有三股思潮:社會達爾文主義、科學主義、反傳統主義。主要思想都是拋棄傳統、向外學習。不同之處是共産黨學蘇俄,國民黨學英美。至於台灣還處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之下,被總督府強加神道思想與日本的文化及語言,根本談不上自己的價值。

黃光國教授援引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在《精神現象學》一書的洞見指出:意識不是精神,人在幼兒階段就有自我意識,例如我是男性或女性,然後童蒙階段漸有群體意識,例如我是中國人或德國人;要到青年時期才開始逐步發展精神,就是對自我的期待。

黑格爾不只強調精神,而且認為絕對精神的境界就是上帝,上帝就是倫理的典範。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一方面西化,一方面又想維持日本價值,所以有學者把黑格爾絕對精神的境界轉化為天皇,變成天皇是倫理的典範。當時天皇逐漸成為日本權力中心,卻絕不會是倫理典範,所以論述邏輯似有不通。

政客只有台灣意識,強調我是台灣人,卻沒有台灣精神,也就是要邁向什麼目標、成為什麼樣的人,最終目標又是什麼?只有意識而沒有精神,只是兒童心智而已。

台灣社會現在充滿各種亂象,反映出精神欠缺、倫理渙散。依照黑格爾哲學,空談價值不夠,要追求精神才行。台灣應該先找回珍貴的傳統價值,才能進而發展出具有台灣價值的絕對精神。

●作者:賴祥蔚/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