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廣仲的演戲才華,絲毫不輸他唱歌的天分。(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2.07)
▲盧廣仲的演戲才華,絲毫不輸他唱歌的天分。(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2.07)

在還沒有專訪盧廣仲之前,就已經聽到業界一些記者透露,盧廣仲比較不會講話很難訪,但其實我是抱持半信半疑態度的,儘管當時只看過電影《花甲大人轉男孩》的預告和花絮,但盧廣仲在片中給我的印象實在太放了,那種優游自在的表演,以及下戲之後搞怪逗其他演員開心的模樣,十足的親切和友善,讓我一點也不擔心。

尤其是在專訪前二個禮拜,《花甲》劇組的一次粉絲應援會聯訪,盧廣仲已經讓我驚艷不已,當時現場記者隨口問甚麼問題,他都能信手拈來最逗趣的答案,令所有人哈哈大笑,當初對他那種很木訥的印象,完全被打翻,原來盧廣仲在憨厚之餘,竟也能如此妙語如珠。

那時,大家提到陳意涵眼睛很會放電,擔心跟她演對手戲的盧廣仲會被電到,沒想到他脫口而出:「我眼睛很小,防禦率很高!」讓現場所有人哄堂大笑,難怪導演瞿友寧會大讚盧廣仲天生具有喜劇特質,想不讓人笑都不行,導演還透露:「有一段戲他可以演10次、10次都不一樣,或者有時候我覺得他已經演得夠好笑了,但他還不滿足,就會再丟出讓現場笑翻天的表演。」


▲不管搞笑或幽默,盧廣仲真的都很會。(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2.07)

而這種不需要別人教就自然生成的演戲天分,從盧廣仲拍《花甲》電視劇的第三天,他就默默清楚了,「我在拍電視劇的前二天,因為還在摸索,就馬上跟攝影師建立交情成為很好的朋友,他會教我說『這時候你要站在那裡面對哪裡,才可以做出有效的表演』,因為有些時候即使你在表演,如果沒有對到鏡位就可能要重來,不是擋到別人就是被別人擋到,必須懂得這種專業的技術才行,而我到第三天,對這些走位和鏡頭已經相當清楚,並且可以很自在的表演了。」

大家聽盧廣仲說這些走位鏡頭,可能以為這是演戲很基本簡單的東西,但對於一個新人來說,其實是很困難的,許多剛進入電視或電影的新人演員,為什麼常常被導演罵到臭頭,就是因為這些,他們經常記得走位就忘記台詞,記得台詞就忘記鏡頭,記得鏡頭又忘記走位,這真的是需要時間的歷練才學得來的,但盧廣仲卻在短短三天之內搞懂搞熟這一切。

更令人咋舌的是,盧廣仲懂得如何融會貫通,並且在最短時間內掌握到所有細節,怎能不說他是天生吃這行飯的(演戲),連他自己似乎都隱隱感覺到,「我發現我的雷達好像滿開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好像可以感知,如果是二機拍的話,我就會知道我該站在哪個最完美的落點去表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眼睛比較開的關係…。」

哇哈哈,這就是真實的盧廣仲,總是能夠出人意料外地「神來一句」,叫整個現場笑到爆炸,不管他是要緩衝自己的不好意思,或者緩解尷尬的問題,而這種喜感根本已經融入他的血液裏頭,不必演就透出來了。


▲現在的盧廣仲對演戲已經建立信心,未來希望能挑戰嚴肅角色,展現更進一步的演技喔。(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2.07)

只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份天生喜感,竟是盧廣仲小時候被霸凌激發出來的。他透露自己國小五年級的時候曾經被霸凌,而且不只被全班霸凌,甚至連隔壁班都一起來欺負他,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是為了甚麼原因,那些人要這麼做,「之後我了解了一個真理,只要變成班上那個最好笑的人,就會讓大家忘記要欺負霸凌你。」

雖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聽到還真有點心酸,不過這算不算也是一種成長呢,當陷入困境時,盧廣仲懂得用另一種角度看待事情,用另一種態度面對別人的不友善,雖然說太早承受了,可轉念一想,要不是這些人激發出盧廣仲最喜感的那一面,觀眾可能看不到現在喜趣自然天成的「鄭花甲」,以及盧廣仲將心比心散播的那種令人愉悅的正能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