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雲門翠堤大樓持續塌陷,搜救人員把握時間,在雨中持續救災。(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2.7)
▲花蓮雲門翠堤大樓持續塌陷,搜救人員把握時間,在雨中持續救災。(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2.7)

花蓮市6日晚間11點50分左右發生芮氏規模6.0有感地震。受到地震影響,花蓮公園路統帥大飯店、商校街雲翠大樓倒塌;花蓮大橋、七星大橋因地震出現路面龜裂、隆起情形。目前已經造成多名人員死傷,災害難以估計。

時間如此巧合,2年前的2月6日,台南的多棟大樓因地震而倒塌,尤其以永康的維冠大樓死傷最為慘重。有一百多名民眾死於災害,震驚社會。

這次的花蓮大地震和台南0206地震災害很雷同,多發生地震後的大樓倒塌,大樓內多數人員受困。

若以台南的震災為鑑,面對這種大樓倒塌災害,當然是以搶救受困人員為先。但怎麼搶救法?

首先,地震大樓倒塌最令人憂慮的是「二次災害」,也就是瓦斯氣爆、火災,甚至淹水。這種二次災害不只威脅受困災民,更危急救難人員的安全。因此,當發生大樓倒塌後,必須要求天然氣公司立即切斷瓦斯管線,避免燭火引發的爆炸或火災。

其次,倒塌大樓的周邊,通訊必須想辦法保持暢通,無論是固定式基地台或移動基地台,必須立即架設或維持運行,以維持受困人員和外界的聯繫。當初,維冠大樓災區在進行搶救時,首先面臨的困難就是網路嚴重塞車,訊息難以發送,造成現場通訊困難。台南市府要求電信業者,立即在災區架設移動基地台才得以解決通訊問題。

再者,面對這種倒塌大樓的搜救,最大的挑戰是難以掌握受困人員狀況。因此,時任台南市長賴清德的處理方式,首先是把大樓的設計藍圖調出來,了解各樓層的配置,再從戶籍和房屋所有權人身上著手,並開放受困人員的親友登記失聯家屬或友人,隨後台南市府人員一一打電話聯繫,確認人員狀況。

救難人員拿著各樓層的配置圖和可能受困的人員名單,逐層樓仔細搜索。在指揮中心,則有一面牆專門記錄搜救受困人員的進度。藉由這種方式,在24小時內完全掌握受困居民的資料。若無這些必要動作,搜救人員像是海底撈針,完全找不到目標方位。

災害發生時,最煽動人心的,就是無所不在、又恐懼人心的謠言。以台南的經驗,在市府進行一級開設後,就啟動災害告示網;賴清德的臉書也擔起第二災害防救網的功能,每小時至每2小時就進行滾動式資訊揭露;一有網路謠言,在查證後,立即透過Line、網路闢謠,避免以訛傳訛,混亂人心;官方也同步向媒體揭露救援狀況,避免媒體為了搶快,披露錯誤訊息。


▲花蓮昨(6)日深夜發生強震,多棟建築物損毀。其中雲門翠堤大樓持續塌陷,搜救人員把握時間,在雨中持續救災。(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2.7)

在災民安置方面,除了提供食宿外,台南市府也立即動員社工人員,以「一位社工對上一戶災民」的模式,進行心理輔導,架起災民和市府的溝通橋樑;市府為了安撫災民和親屬情緒,每天上下午各召開一場救援說明會,用專業、不帶個人情緒的論述,讓家屬掌握最新狀況,也可避免家屬阻礙救援進度。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在各國的支援中,日本人展現出面對災害的強大洞察力和應變力,令人印象深刻。

2月7日,日本官方先派了5個人的先遣部隊前來探查。抵達震災現場觀察後,日本探察隊認為,由於只有倒塌一棟大樓,無須派人來救援。不過,日方仔細觀察了當時的氣象預報狀況,評估過後,送來了一大片防水布和上百個折疊式水桶。起初,許多人還摸不著頭緒,為何日本人要送來這些物資?

救援物資抵達後隔天,台南災區下起傾盆大雨,日方的防水布立即派上用場,令人讚嘆日本人的先見之明。 此外,由於大地震震斷了從南化水庫輸送的大水管,倒塌的大樓壓垮埋設在馬路底層的主管道,導致台南市區多處大缺水。市政府派水車到缺水地區送水,但也造成民眾搶購水桶,讓市面的水桶幾乎售罄。此時,日本人送來的折疊式、易收納水桶,也成為受到民眾歡迎的救援物資。

總結台南的地震經驗,大致上秉持三大原則:專業救災、資訊揭露、安撫家屬。

專業救災是讓專業人員去進行搶救任務,結合消防搜救、土木技師、建築設計師等,放手搶救;資訊揭露是避免訊息混亂,擾亂人心;安撫家屬則是讓救災更加順利。花蓮震災救援若能依照這三大原則處理,應能有條不紊進行搶救工作,把傷害降到最低。

祝福花蓮早日度過難關,再次站起!

●作者:李人騫

前台南市府人員,曾參與0206救災工作

●本文由《想想論壇》授權刊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