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頭2》票房勇奪春節國片之冠。(左起)黃尚禾、唐振剛、張再興、王識賢、鄭人碩、吳震亞。(圖/理大國際多媒體,2018.02.22)
▲《角頭2》票房勇奪春節國片之冠。(左起)黃尚禾、唐振剛、張再興、王識賢、鄭人碩、吳震亞。(圖/理大國際多媒體,2018.02.22)

繼承了《角頭》首集打出來的天下,《角頭2》延續了首集部分角色客串情節之餘,基本上發展出跟首集截然不同的視野。曾行經是非路的童星顏正國,這回帶著台灣新電影語言成為新一代江湖君主,本讓人好奇演而優則導的可信度會有多高?想不到居然交出高標準的兄弟情義故事,江湖終究是非多,怎麼會想踏進這條路?《角頭2》給足誠意滿滿的兄弟苦衷與今非昔比的時代殘酷。 

若說《角頭》首集是談一個想像中的台灣黑世界,那麼續集就是走一條寫實派路線了。(首集其實看不出守護市場的混混道義是怎麼經營,純粹是開發派與保守派的路線之爭)續集談的是典型江湖情理基本模式:地盤/理念之爭,大多黑幫電影都在這套SOP中解剖人性衝突。

從理念看家族手足到結拜兄弟之間的鬩牆掙扎,這是黑道片的不變寂寞,對照前期和樂親恭,結局總是滄海桑田、人事已非。如同片中高捷飾演的大哥被問到要唱哪首歌最能代表兄弟之情?這就多半是哀歌了。如果說這些公式都是陳腔爛調,那《角頭2》新意到底在哪?

真正的新意就是這戲把心意做到足,過去台灣拍不出來的寫實度與渲染力,這戲一刀一刀砍給你看。把各種殘暴兄弟路的真實感融合美學,如同開場那幕三溫暖池中刺殺就拍出殺氣騰騰威脅感。 

在侯孝賢子弟兵姚宏易的出色掌鏡下,讓《角頭2》整片攝影精雕細琢,讓人稱讚這戲的基本技術功都做得非常到位。該有的血腥與異色都沒閃過,就連砍手切指,或是墜樓撞擊的力道,都是很扎實,沒閃躲地把血色風景做到頂。這是拍電影的魄力與誠意,對於台灣電影來說,這種誠意需要勇氣。

《角頭2》在技術層面絕對可讓觀眾看見滿滿的誠心誠意,在演員表演上更是本片可圈可點的要因。也許會有人挑剔兩大陣營的設定差距,外省幫與本土掛的氣質從穿著扮相、開車把妹,甚至是對打兵器上都有鮮明差距。如王識賢率領的五虎將走台客文化,鄒兆龍的西裝黑幫開名車撈重金,手下一文一武的設定都是為了劇情上的誇飾對仗,也許這些設定流於俗氣,但卻是能讓觀眾直覺式地明白雙方人馬性格。這種略嫌刻版印象式的原罪用得好,其實是很有戲劇張力的。 

而五虎將成員找古斌的那場惡夜砍手戲就推動整場戲的高潮,反倒是鄒兆龍前面使壞或是文謅謅地使壞耍狠,最後倒是用反高潮風格「處理」他,可能多少會讓觀眾蘊釀許久的不滿情緒沒得到相對抒發。也許看起來有點浪費這位「天生神力」的鄒兆龍,但若不是他整場戲都硬搞那套「假惺惺」戲碼,可能觀眾也很難對應王識賢這幫兄弟的真性情。

《角頭2》好看在這整部戲的對立分明,也道出江湖男兒無法說明的空虛無奈,特別是其中一位弟兄潘帥(唐振剛飾演)被迫踏上亡命天涯的不歸路,居然成了整戲最催淚的溫情戲碼。看黑幫片也會感傷,這還真是始料未及。

但最想不到的,莫過於鄭人碩與張再興的一場兄弟責難戲,百分百真性情演出,是全片亮點。也許平常逞凶鬥狠的兄弟也不如表面威風,兄弟既能嗆聲助陣也會靜音怯場。

《角頭2》看盡兄弟群相,那些江湖規矩好似很有道理,但總是人前風光人後感傷。做兄弟的今天一起吃滷肉飯,明天可能就請你吃子彈。你以為什麼都你說了算,但其實背後想接班的各有手段。江湖間的人情義理,往往是場空,這種虛無令人無力,其實最初稱兄道弟,不過只是圖個溫暖有人挺。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