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銀行26日在央行主大樓禮堂舉行新舊任總裁交接典禮,央行新任總裁楊金龍(前右)獻花給央行卸任總裁彭淮南(前左)。中央社記者吳翊寧攝107年2月26日
▲中央銀行26日在央行主大樓禮堂舉行新舊任總裁交接典禮,央行新任總裁楊金龍(前右)獻花給央行卸任總裁彭淮南(前左)。中央社記者吳翊寧攝107年2月26日

2月26日,掌理央行20年的彭淮南卸任,把掌門人的印信交給原副總裁楊金龍。台灣央行誕生了第一位由內部培養出來的總裁,卻也是產經界最陌生的總裁。

一位金融界大老的第一個反應是「彭規楊隨」!當昔日長官彭淮南交棒後,卻依然擔任央行顧問時,楊總裁會有自己的聲音嗎?

答案要從認識新總裁楊金龍開始。

為了勾勒出一個更為豐富的「楊總裁」臉譜,《今周刊》在過年前驅車南下,直奔楊金龍的家鄉恆春水泉社區,拜訪他兩位最親密的家人,二哥楊金墻與姊夫吳恒水,兩人暢聊楊金龍的成長、未來挑戰與家人對他的期許。

出身不富但不貧乏
成長於恆春鎮水泉里的楊金龍,排行老么,上有兩個哥哥、一個姊姊,楊金龍的父親楊天臨,從屏東高農畢業後,曾短暫於警界任職約2年,不久即轉任國小教師,期間歷任恆春多所小學,至於楊金龍的母親,則在水泉國小附近經營一家約4到5坪的小雜貨店,這裡就是楊金龍的老家。

「楊金龍一家人,晚上就在這擠著一個(約2到3坪)的小通鋪就寢。」楊金龍的姊夫吳恒水,指著老家舊址的後方表示。以當時國小老師及雜貨店的微薄收入要供應一家六口,不算寬裕。

不過,物質雖然匱乏,楊金龍卻顯得安貧樂道,不但對物質的欲望低,更是力求簡樸。「他一件衣服可以穿非常多年,更甚者,有一次衣服幫他燙好他還不穿,說覺得太新了,要求再洗一洗,『弄皺一點』再穿!」吳恒水略感無奈地笑著表示。

楊金龍5年級後就在升學考量下,比照其兄姊,轉學到新園鄉的烏龍國小,並就近住在爺爺家。而彼時,楊金龍的生活起居幾乎都由姊姊一手照料,一直到楊北上念大學後才與其分開。

或也因為姊姊的提攜與相伴,讓楊在成長過程中縱使與父母聚少離多,卻始終懷有對家人強烈的關懷意識與責任感。姊夫回憶道,楊金龍大學畢業那年暑假,母親因病住院,而當時大哥務農難以抽身、二哥又在外海跑船,楊金龍每天都在醫院陪伴照顧;幾年前,楊金龍父親肺癌末期在高雄長庚住院,時任央行副總裁的他,也是周周南下陪伴父親。

楊金龍的父親楊天臨,是除了姊姊之外,影響楊金龍甚深的一個人。對從小就是「資優好學生」的楊金龍,父親未曾有過打罵,卻叮囑其務必在專業上精益求精。姊夫回憶指出,當年楊金龍想去英國攻讀博士,卻因為已結婚、有小孩,一度相當掙扎,最終是父親的再三鼓勵,才促成其海外圓夢。

「金龍的爸爸是小學老師,金龍又是家中最會念書的孩子,因此父親常常鼓勵他,能往上念就往上念,一定要他在專業領域的學識達到頂尖。」

「有一次他南下高雄看爸爸,我去病房要帶他回台北時,他跟爸爸道別,眼眶泛紅,當時爸爸身體狀況已經很差……。」姊夫回憶,幾十年的相處,第一次看到楊金龍落淚。(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今周刊》11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