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豪平希望真實的自己被看見。(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3.15)
▲黃豪平希望真實的自己被看見。(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3.15)

專訪的這一天,黃豪平一身咖啡色大衣,裡頭一件白色套頭毛衣,在暈黃的燈光下,他侃侃而談像個文青,彷彿褪去電視上所有搞笑因子,只留下最核心內在的他。

如果以一句話形容星路,黃豪平笑說:「很不要臉的說,大概是『高潮迭起』吧,一陣高,一陣低,但總歸來說是好的。」他在2月14日退伍,回望過去一年,不得不說,面臨入伍可能「不紅」這件事,他還是會怕,「不可能不怕,每個人都怕,公司扮演一個安撫我的好角色,幫我安排一些曝光機會,包含首映會之類的,或發一些新聞稿維持曝光,我也想說進去之後剪一些影片,因為自己本身就擅長這些東西,等於跟公司裡應外合。我是有這樣的規劃,才不那麼擔心入伍這件事。」


▲黃豪平覺得模仿是自己的工具及武器。(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3.15)

當兵前,黃豪平以模仿和搞笑被很多人喜歡,現在的他話講得直白,「我覺得模仿這件事情不會是2018年或接下來發展中,我專心發展的一塊。我認為自己用模仿讓大家看見我,是時候讓大家看到黃豪平是什麼樣的人了。」他強調,「其實在《綜藝玩很大》這個節目,大家才看到黃豪平這個人,我發現大家不再叫我小康永、小青峰,開始叫我黃豪平,這對我來講是一個啟發,我本人是可以被看到的。」

但黃豪平也補充,「模仿當然還是我的工具、我的武器,不會把它丟掉,只是放在對的時間。」對於「真實的黃豪平」,他透露,「我私底下是容易想很多的人,講話比較慢條斯理,我覺得面對什麼人就用什麼角色去面對,這也是自己拿捏的過程。老實說,我不覺得自己是特別好笑的藝人,我可能比不過張立東、無尊,他們可能有一些招數是很厲害的。」


▲黃豪平仍有喧鬧的一面。(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3.15)

「但每次主持,藝人也好,製作單位也好,他們都會來問我一些想法,我覺得說話是我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他很清楚自己的特長,但從模仿到「成為」黃豪平,卻是因為蔡康永的大陸節目《奇葩說》,「兩年前在《奇葩說》,大家才真正看見我,其實那時很感動,我一直想模仿其他角色,但其實我自己本身才是真正有亮點的東西,也是那個時候我才覺得,應該要往那個方向去做,才能跟別人做出一些區別,不要跟人家硬碰硬。」

對於轉型掉粉,黃豪平雖惋惜,但抱持平常心看待,「追求按讚已經是過去時代的事情,大家都說大眾,但我覺得其實把握死忠粉絲才是重點。人本來就會成長,我在模仿時,粉絲可能多半落在15到25歲,但他們會長大。我希望有一天當他們需要,我可以適時提供幫助,就像之前遭遇兵變,我因為自身經驗,拍攝了療癒影片,很多粉絲看完都給了回應。」


▲黃豪平對於未來走向已有雛型。(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3.15)

黃豪平期待自己成為給粉絲「安心感」的藝人,「我希望可以讓粉絲感到安心,就像很多主持人都讓我覺得安心,包含佼哥、憲哥或是陶子姊,我希望可以營造一個環境,哪怕是在電視上,或節目上,甚至在網路影片,他們看我的東西可以得到一些療癒或幫助。」說著這些話的他眼裡彷彿有星星,充滿光采,不管是模仿、搞笑亦或知性面貌,黃豪平想做的,始終是為這個世界帶來一點溫暖及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