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20年的何潤東,過去演出不少戲劇作品,成為當紅小生,在2009年拍攝《泡沫之夏》時擔任製作人,搏得一致好評。對於幕後頗感興趣的何潤東,如今更升格導演,在今年自導自演TVBS新戲《翻牆的記憶》,問及為了這一刻準備多久?「從我出道時就在準備,這部作品不敢說是最好、但絕對是我最盡力的作品。」何潤東瞇著眼笑,眼神透露著無比堅定。

何潤東花了一年半籌備拍攝《翻牆的記憶》,即便戲拍完了,但導演的工作沒結束,剪接後製、配樂,無論是哪一個環節,何潤東都想親自參與。訪問這天,何潤東現身時,眼睛佈滿血絲,看起來很是疲累,臉上仍然掛著親切笑容,不難看出他對這部戲的執著,就連訪問完都要進剪接室,馬不停蹄的工作,只為了讓台灣的戲劇市場更加活絡。


▲何潤東執導TVBS新戲《翻牆的記憶》下足苦功。(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9)

何潤東在《翻牆的記憶》演出看似超廢、卻隱藏巨大祕密的老師「高毅」,劇中高毅擔任問題班級的級任導師,不僅不約束學生作惡,甚至放任學生作弊,演出現實中,每個人為了生存,不得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何潤東透露:「我不是要刻意黑化現在的老師,但在工作上,不會每個人都是英雄,也都會有不同的生存方式。」

談及戲劇男主角,出場時不外乎是帥氣、正義,但「高毅」的初始形象,卻反其道而行,難道不會擔心傷及形象?何潤東一派輕鬆說著:「不會,我覺得為什麼要有偶像的包袱?這樣變成拍戲的SOP。」正是因為想突破偶像劇的窠臼,何潤東找了李千娜演出校長,「大家可能想說校長就是成熟穩重的男人形象,找千娜演出,會給校園注入不一樣的活力。」

《翻牆的記憶》講述校園霸凌的題材,何潤東包裝了許多黑色幽默,將這些真實面浮出檯面。劇中談及被霸凌者使用自殺網站,問及不擔心引起其他效應?何潤東略帶嚴肅地說:「如果你知道這些網站真實存在,那些人肯定比你更知道,很多事不用刻意去避,我們是要讓家長正視問題所在、才能去避免。」

何潤東透露過去在加拿大唸書時,也曾遭遇霸凌,即便長大後,早是人人稱羨的明星,但何潤東仍舊關心著那些跟他有過一樣遭遇的人。何潤東表示,曾跟任職老師的朋友聊天,明白如今校園霸凌依舊存在,觸發他把校園問題端上檯面,「大家都在拍很美好的校園愛情片,來給所有爸爸媽媽一個很虛偽的糖果,覺得校園生活很美好,我不用擔心我的小孩。」


▲何潤東執導TVBS新戲《翻牆的記憶》,期盼能做出口碑。(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9)

《翻牆的記憶》全劇15集,劇本是全寫好才開拍,所以何潤東埋下許多伏筆,只要稍微恍神,就可能錯過重要關鍵。何潤東直言,「我想改變觀眾的收視習慣,大家看台劇都喜歡這邊轉台、那邊轉台,但看韓劇、美劇都很專心,因為精密度不夠,所以大家才會想轉台。」

何潤東表示,拍攝《翻牆的記憶》是想將台灣戲劇圈注入新血,但拍攝手法、題材都較為特殊,問及會不會擔心市場無法接受?何潤東坦言:「當然會擔心,這跟台灣現在的戲劇風格比較不同,既然我決定要當導演,我就不會選擇一個很簡單的路,如果要簡單、我就當演員就好,我提起勇氣走出第一步,那就希望觀眾有勇氣踏出這一步。」


▲何潤東執導TVBS新戲《翻牆的記憶》,期盼能做出口碑。(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9)

何潤東也曾說,在國外求學不比在台灣快樂,他透露也曾遇過不錯的老師,在他獨自投籃時,邀請他加入籃球社;也曾遇過當他被嘲笑時,選擇視若無睹的老師。劇中張豐豪所飾演小歐慘遭霸凌,但兼具「單親」、「身材矮小」,似乎太過符合制式霸凌的印象,何潤東表示:「所以我用了不制式的方式,加入他的幻想,讓他這種長期被霸凌的人,心裡有一個出口,等於說這個更悲哀,想給觀眾一種小歐很可憐、又很可愛的地方。」

何潤東不諱言,高中時都沒有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在劇中投射了自己對高中的憧憬,「你看到同學之間做很幼稚的事,像補足我過去心中的遺憾」。或許正是因為在劇中投下太多個人情感,所以何潤東在導戲的過程,更加注重其他演員的演出,而稍微犧牲了自己演出的部分,如此取捨,何潤東也甘之如飴。


▲何潤東執導TVBS新戲《翻牆的記憶》,準備10年之久。(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9)

劇中汪建民為了討保護費而打人的那一幕,被網友評為不夠逼真,何潤東坦言,電視劇不若電影能有長時間拍攝,「我只有一套衣服、血噴上去就沒了,我只有一次機會,所以這是一個困難度」,或許觀眾沒發覺,從汪建民出場開始,是使用一鏡到底的拍攝手法,當然何潤東可以選擇傳統的拍法,他笑說:「如果只有2個鏡頭對跳、那只要花半小時,但沒有誠意嘛。」

要從小預算做出高品質,確實頗有難度,何潤東明白在拍攝不足之處,不能要求觀眾體諒,只希望誠意被看見,「我上一檔在大陸拍攝資金有台幣11億元,《翻牆的記憶》只有台幣三千多萬元,如果製作費能多一點點,我能呈現出更不一樣的內容。」何潤東坦言知道如何拍得偷工減料,但他不想這樣,「我當演員被偷工拍了20年,所以我想去做一個比較紮實的東西」,從他的眼底,看見的不只是一個導演對戲劇的熱情,更有著想回饋台灣的心,在如今這片向錢看的潮流之中,何潤東的確讓人感動。


▲何潤東執導TVBS新戲《翻牆的記憶》,準備10年之久。(圖/記者林柏年攝,2018.03.19)

在抽出短暫時間訪問後,何潤東撐著泛紅雙眼,擺出帥氣姿勢讓攝影大哥捕捉酷勁十足的一面,臨走前,他不忘笑說:「記得幫我做出口碑!」讓人感動,他對於台劇所付出的一切,真的不僅是為了名氣、獲利,而是真正的只為了理想以及「讓台灣更好」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