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專家徐嶔煌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表示,選擇深澳燃煤電廠,相信這是台電不得不做的選擇。(圖/翻攝自徐嶔煌臉書 )
▲財經專家徐嶔煌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表示,選擇深澳燃煤電廠,相信這是台電不得不做的選擇。(圖/翻攝自徐嶔煌臉書 )

深澳燃煤電廠環評闖關,引發社會極大爭議,財經專家徐嶔煌19日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專訪時表示,選擇深澳燃煤電廠,相信這是台電不得不做的選擇,他也曾赴日本的大崎電廠去看過所謂「乾淨的媒」,他對政府始終對這塊講不清楚,最後流於口水戰,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徐嶔煌說,要規畫一個電廠,不是突然生出來的,也不是一、兩年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台電的作法,會先評估台灣的產業,和未來幾年用電量的需求,台灣當初選的產業都很耗電,像是台積電的一個 7 奈米廠,就比花東的發電量還大,因為台積電有個設備叫做「極紫外光機」,更不用說還有 5 奈米跟 3 奈米,它的耗電量只會更大。

徐嶔煌指出,一家台積電就這麼吃電,而面板廠也很吃電,像友達、群創、中鋼都很吃電,股王大立光要擴廠,用電也會增加,所以台灣這幾年工業用電的需求會很可觀,台電當然要及早規畫。

徐嶔煌表示,台電在做決策的時候,先決條件是「民進黨因為非核家園,不要核電」這個大框架,在這樣的條件下,台電能做的選擇就很有限,只能在核能以外做選擇,包括火力、風力、太陽能這些綠能上,但這些綠能很多又有季節性的問題,比如說風力發電,在夏天時量就比較少,沒那麼穩定,但又不可能叫企業輪流用電 。

徐嶔煌說,火力發電相對來說是最穩定的,火力發電又分燃煤和天然氣,天然氣雖然相對汙染低,不過問題出在天然氣要拉管線,像台電當初所提的案子要通過基隆,對民眾來說,害怕一個不定時炸彈,哪天發生像高雄氣爆事件怎麼辦?所以選擇天然氣有一定的風險成本在,最後才會選擇用煤炭。

徐嶔煌指出,但選擇煤炭問題又來了,大家爭執點在於,煤炭的汙染比天然氣多很多,不過當台電只剩煤炭這個選項時,它就必須作文章告訴民眾說,處理過的煤炭,像把硫等汙染的成分降低,所以行政院才會說是「乾淨的煤」,再加上超超臨界技術,讓它發電的效能增加,降低民眾對煤炭發電汙染的恐慌。

徐嶔煌說,所以對台電來說,選擇深澳燃煤電廠,是為了配合電力和產業發展下,不得不做的選擇,而他相信對詹順貴來說,雖然他是環保署副署長,但也必須兼顧產業需求,相信詹也看到煤炭是經過處理的。徐嶔煌更指出,他也曾赴日本的大崎電廠去看過所謂「乾淨的媒」,他對政府始終對這塊講不清楚,最後流於口水戰,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徐嶔煌表示,另外一個關鍵問題是,基隆的協和火力發電廠,將在 2019 到 2024 年逐步除役,北部不可能沒有新的電廠來銜接,現在已經有很多電是由南往北送,北部必須要有支撐的電廠在,所以一定要把深澳加進來,不然發電量會不夠。

徐嶔煌說,最後問題的源頭,還是要回到「為什麼政府要一口咬定核電是不安全的?」這也是擁核人士質疑的,為什麼放著乾淨、安全的核能不用?

徐嶔煌指出,如果政府的大架構是不要核電、又要確保產業用電,因為行政院長賴清德要創造就業,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把論述講清楚,面對該被罵的事情。

徐嶔煌說,其實政府發展綠能都有在做,像台中、苗栗、彰化外海,離岸風電都發展得很成功,而且規模都很大,但綠能發展沒那麼快,只靠綠能也不能真正解決發電問題,現在綠能可以發電,但儲存量不夠,這些都需要時間,等儲電設備成熟,確認建制完成後,才能將發電的重責大任交給綠能。

徐嶔煌強調,在「綠能發電建制完全、儲電設備成熟、量足以負擔汙染能源的發電量」,這三個條件都完備後,才能放心交給綠能,而在那天到來之前,他坦言不要核電、又不要汙染、又不缺電,不可能的,這也是政府要認清現實,向民眾交代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