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史匹柏操刀《一級玩家》。(圖/華納兄弟,2018.03.22)
▲史蒂芬史匹柏操刀《一級玩家》。(圖/華納兄弟,2018.03.22)

史蒂芬史匹柏是當代通俗電影的指標人物,由他操刀拍攝《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這部集合當代流行文化/次文化彩蛋的作品,當然讓外界非常期待。

畢竟當年由他拍攝的娛樂爽片《大白鯊》到經典外星作品《E.T.外星人》、冒險作品《印第安納瓊斯》(法櫃奇兵等集)系列到破紀錄恐龍特效片《侏羅紀公園》都是票房保證,也讓觀眾認識這位當代好萊塢商業大導演。而外界都認為史匹柏只是一個搞通俗娛樂的導演時,他其實一直想證明自己的視野才情,並非只是討好觀眾的點鈔機。所以交出《紫色姐妹花》、《太陽帝國》、《辛德勒的名單》到《搶救雷恩大兵》等片。

只是這幾年史匹柏真正要拍通俗作品時,反倒老是缺了個什麼。《丁丁歷險記》或是(拍給孫女看的)《吹夢巨人》都讓人呵欠連連。那麼,要拍眾多次文化元素的《一級玩家》,史匹柏真的有本事找回昔日觀眾對他的信心嗎?

《一級玩家》的故事背景設定在2045年,故事主人翁們是靠虛擬世界裡面冒險賺賞金錢幣,才能擺脫現況困境的無助難解。虛實之間的對比,當然是令人不勝唏噓。當虛擬遠比現實有意義,那麼我們有啥好對現實迷戀?任何貧窮或是不公不義都是次要的。因為虛擬VR世界裡帶來的快感讓人上癮沈醉,逃離現實主義是多麼讓人著迷。

象徵資本主義的大企業甚至養一票軍師幕僚專門闖關打遊戲,資產身分的不同,從虛擬遊戲裡累積紅利的時間成本遠遠大勝小老百姓。現實中欠的債,還可能被分配到公司裡被分發勞動打電玩。這種體力勞動,不管是在初始的人類社會到進步萬分的未來世界,都有著相似的統治寫照。

故事的起點來自遊戲創辦人在遊戲內留下彩蛋,就看有心人能否解讀出創辦者發明遊戲的點點滴滴,藉此破關拿下億萬遺產,還能統治整個虛擬世界「綠洲」。這下子各方人馬想破頭搶解謎,就看主角如何創意解關。

《一級玩家》雖然很未來,但從開場每首歌皆是80-90年代的時代金曲,既能表示主角或故事軸心背景,也凸顯史匹柏致敬的懷舊氛圍。舉凡范海倫的「Jump」搭配男主角開場爬上跳下。轉到資本企業老闆段落時則是驚懼之淚的「世人皆有江山夢」。

全戲眾多流行文化元素(史匹柏還避嫌不敢用自己的招牌作品),如女主角開場飆車就是經典動畫《光明戰士阿基拉》中的紅色重機,其他包括《回到未來》的飛車、鐵巨人、鬼娃恰吉等電玩遊戲漫畫,幾乎每格畫面全是復古彩蛋,就看觀眾能否讀出趣味。甚至連史丹利庫柏力克的招牌鬼片《鬼店》都拿來致敬,老影迷大概會喜出望外。

片中高潮戲莫過於模型界天王「鋼彈」登場,氣勢十足,驚喜萬分,這也算照顧到新世代宅宅粉絲了。也證明史匹柏透過《一級玩家》,找回我們熟悉的80年代冒險電影天王。此外,在尋找三把闖關金鑰的同時,透露設計遊戲者透過遊戲的種種隱喻,玩遊戲不一定只是為了破關拿高分,而是要享受操作搖桿時的那份初衷玩樂喜悅。破關者除了可以更進一步明白自己能耐,還連帶重新理解創作者的社交障礙等心理側寫,這不也是編導對觀眾解讀電影的一種渴望心態呢?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