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希望純網銀能掀起金融業的鯰魚效應。(圖/記者林柏年攝)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希望純網銀能掀起金融業的鯰魚效應。(圖/記者林柏年攝)

金管會擬開放純網銀業務,目前傳出知名社群通訊軟體 LINE 及日韓跨國集團樂天都有意願,只是考量台灣實體銀行及網路分行已相當普及,基於銀行家數過多問題,初期僅先開放2張執照,但外界也開始質疑純網銀在台灣到底有沒有市場及需求?或只是為迎合金融科技浪潮,為開放而開放?當然,做純網銀也不是這麼簡單,除得面臨銀行的競爭,還有網路安全、洗錢防制、消費者保護等挑戰,如何取得顧客信任恐怕也是致勝關鍵。

所謂「百分之百純網路銀行」,即只有總行是實體,沒有分行,所有業務都是透過網路或應用程式(App)提供服務,透過網路吸收存款、辦放款、發信用卡等,目前美國、日本、南韓及中國大陸都已有案例。全球第一家以網路銀行冠名的是美國安全第一網路銀行(SFNB);日本第一家純網銀 JNB 在2000年9月成立,隨後2001年6月 SONY 銀行、7月 I-Bank 陸續成立。

南韓亦有2家純網銀,分別在2017年5月成立的 KT 電信旗下 K-Bank 及7月最大即時通訊軟體業者 Kakao 旗下的 Kakao Bank;大陸目前也有2家純網銀,包括騰訊旗下的微眾銀行及阿里巴巴旗下的 MYbank 浙江網商銀行。

台灣也將開放純網銀執照。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日前已表示,相關方案已積極研議中,預計4月定案,初步將比照傳統銀行申請資本額100億元,但考量國內已經有38家銀行,只會先開放2張純網銀執照,他也透露已有2家業者拜會金管會及探詢相關業務,其中1家是 LINE,另1家則是跨國集團樂天。

不過,在金管會已同意開放純網銀執照,市場也開始關注台灣到底有沒有這個市場及需求?或只是為迎合金融科技浪潮,為開放而開放?只是希望不要被日本、南韓、中國大陸比下去,背負阻礙台灣金融市場發展的絆腳石。

當然,開放純網銀,就銀行業者來說,應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期待的是需要更多業者加入,一起把餅做大,就像行動支付一樣,先養成民眾使用行動支付及網路銀行交易的習慣,擴大市場,再來談競爭。

但銀行也面臨非金融業的威脅,尤其社群網路客戶是目前金融業推動金融科技、數位金融最想拉攏的客群,像 LINE 若加入純網銀市場,因在台灣有高知名度、使用率及龐大的客群,勢必成為強大的競爭者。

當然,要做純網路銀行也沒這麼簡單,一般認為,除客群基礎及知名度之外,台灣金融發展程度高,除實體銀行,各銀行也積極發展網路銀行、行動銀行,並已相當普及。此外,台灣銀行家數過多也一直為人所詬病,殺價競爭早已存在已久,包括利率、手續費都可說是殺破頭,而純網銀未來開放承做的業務範圍會有多大?這些也都關係著純網銀能否在台灣獲利。

以滙豐銀行來說,過去也曾發展 Direct 帳戶,從原本銀行服務中切出純網銀業務,2006年率先導入無摺虛擬帳戶概念,希望透過網路爭取年輕客群,但經幾年實驗後發現能讓銀行賺錢的都不是年輕客群,最終還是從網路平台回歸實體分行通路。

其實,在台灣做純網銀不僅要面對銀行的過度競爭,還有網路安全、洗錢防制、消費者保護等挑戰,如何取得顧客信任恐怕也是致勝關鍵,尤其目前網路詐騙案件層出不窮,就連高標準的金融業資安也常出狀況,純網銀如何消除大眾在網路安全、消費者保護的疑慮,尤其非金融業要加入這市場,如何取得客戶完全信任,願意將錢交付給你管理是一大考驗。

雖然目前國內已有王道銀行,為全台首家原生數位銀行,更是第一家通過金管會核可上雲端的銀行,但畢竟他是由台灣工業銀行轉型過來,原本就依據銀行的相關標準在運作,早就接受金融監理機關的監督,而未來開放的純網銀有可能是非金融業申設,相關個資保護、資安、洗錢防制、公司治理等,對非金融業來說也是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