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議員徐世勳(右)批評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不適任,質疑他年薪250萬,卻還在學習。(圖/翻攝自徐世勳臉書)
▲市議員徐世勳(右)批評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不適任,質疑他年薪250萬,卻還在學習。(圖/翻攝自徐世勳臉書)

照理說,吳音寧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的這個位子是坐不住的。

從吳音寧的個人專長跟經歷來說,她不是農民、沒實際從事生產、不懂運輸、更別說什麼行銷了。充其量而言,她就是個作家、文學創作者、以及他在溪州鄉主秘任內發動幾次農權運動的人罷了。

長期以來,吳音寧在文學領域是有成就的,在他人生的近八年,吳音寧才躍上政治舞台,協助表哥黃盛祿競選溪州鄉長,再進一步擔任鄉公所的主秘。然而,不了解公務體系運作的他,至此展開了為農民爭取權益的行動。

2011年中科四期工程要引溪洲農民的灌溉用水,吳音寧帶頭抗爭;2014年國民黨的縣長卓伯源打算在溪洲的農地上規劃輪胎專區,吳音寧帶著農民抵死不從。但這樣的經歷,應該沒有辦法合理解釋,她為什麼有資格擔任一個占全國蔬果運銷量首位的北農總經理一職。

但是她去了,在各方角力之下站上了民進黨政府、台北市政府、農會與張榮味系統三大勢力互鬥的鋒頭,不但沒有依循民進黨先從副手做起的用人邏輯,也沒有民代或首長的歷練,以至於一上台備詢就左支右絀,只能陪笑臉的直說自己會努力的去學習。

所以,備詢影片被剪輯廣為流傳之後,為春節蔬果運輸失衡負責下台和不適任的聲浪鋪天蓋地而來。而文人出身的吳音寧,照理說應該是知所進退、以風骨明志才對,難道是戀棧權位、圖這20萬薪水嗎?

其實,回到吳音寧的老家,可以看出她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了。吳音寧的房間是在老家二樓一個布滿玻璃帷幕的地方,她沒有設置任何窗簾遮掩私生活,直接從房間看出去的,就是種滿樹的院子。吳音寧曾說,我就是一個透明公開的人,沒什麼好隱瞞的、也沒什麼要躲藏的;我喜歡一早起來陽光充滿在我身邊的感覺,也熱愛我一看出去就是綠意盎然的景象;不裝窗簾是我想跟大自然一起呼吸、種滿了樹是我對這塊土地的熱愛。擇善固執的吳音寧,很難要她向權勢低頭、更難逼她對原有僵化的體制服膺。為了理想,她可以散盡財物堅持到底。她是立委林淑芬的同班同學與姊妹淘;她也是新境界基金會的董事,跟小英有相知相惜的交情。近距離觀察吳音寧的生活與感情世界,才發現,她一生的伴侶,是台灣這塊土地。

因此回頭看看台北農產運銷公司這隻長期在國民黨農會與地方系統底下掌握的大怪獸,有人說,牠已經長期被派系化,前任的總經理韓國瑜是派系的人馬,即便韓離開後,還陸續挖出,原來北農裡面還安插更多派系的人事。這才知道,蔬果每天從產地農民手上,送到農會、果菜市場集運,一直到北農再送到盤商手裡,可能早已是在一條鞭的利益結構底下,被剝過好幾層皮了。數十年來,蔬果價格起落的利益很可能不是落在農民的口袋中,而是在一群有能力在運銷環節中上下其手的一群人手裡。

只是,民進黨執政掌握北農近1/4的股權,碰上台北市長柯文哲原有1/4股權有了結盟的對象,才讓原有的利益結構產生了變化,而這次撤換吳音寧的發動原因,也就在此。

那麼,真的換掉吳音寧,還能找誰來對抗原有利益體系的反撲呢?吳音寧下台,不就代表向這個利益結構低頭了嗎?退此一步,換上某些人不滿意的人選,還是會再挖個洞讓新任的總經理跳,然後再讓他滾蛋,當然接下來,我們的蔬果價格又回到這些人的手裡了!

我要很沉重的說,你可以用一百個理由換掉吳音寧,但你可能換掉的是一個,不向惡勢力屈服、熱愛台灣這塊土地的公義者。

●作者:陳嘉爵/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