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聲稱當時攻堅是為了救鄭南榕,鄭南榕基金會7日表示,這樣的說法應受最嚴厲譴責。(圖/侯友宜辦公室提供)
▲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聲稱當時攻堅是為了救鄭南榕,鄭南榕基金會7日表示,這樣的說法應受最嚴厲譴責。(圖/侯友宜辦公室提供)

國民黨新北市長初選由前副市長侯友宜勝出,泛綠陣營尤其是民進黨不意外的開始對侯加倍攻擊。前幾日適逢鄭南榕逝世29周年,再次看到特定人士借題發揮,利用鄭南榕的不幸大做文章。

鄭南榕29年前身亡是事實,侯友宜當時身為中山分局刑事組組長帶隊拘提鄭南榕也是事實,但要說是侯友宜逼迫鄭南榕自焚,那絕對不是歷史的真相。如果有人要為鄭南榕一案負責,怎麼輪也不會輪到當時的基層公務員侯友宜。賴清德他們批評侯友宜,但他們不敢說的是當時最有權力的總統以及國民黨代理黨主席是現在備受獨派勢力推崇的「台灣之父」李登輝。

如果李登輝無須為鄭南榕一案負責,侯友宜又為什麼要成為李登輝的替罪羔羊?除了看到民進黨錯亂的標準,更可以看出民進黨對公務員的態度,公務員原來隨時都可以是長官犧牲的棋子。這也難怪現今的政府如此無視軍公教卑微、沉重的呼求,也要鐵了心推行汙名化式的年金改革。民進黨恐怕不了解,當年的侯友宜跟現在那些即使被不公平對待但還是要出席「拒馬展」的警察一樣,都是在盡自己的本分執行任務,不因執政黨不同而有所改變。侯友宜過去不是威權政府的打手,正如現在的警察不會是民進黨政府的「走狗」一樣。

侯友宜不只是國民黨的人才,他更是國家的棟梁。國民黨知道,民進黨又豈會不清楚?民進黨就是太清楚,因此扁政府才會任命他為內政部警政署署長。當時侯友宜處在的內閣,閣揆是蘇貞昌,副閣揆是現在的總統蔡英文,同一時期鄭南榕的妻子葉菊蘭還出任總統府祕書長。這些人當年與侯友宜有同事之情,民進黨甚至邀請侯友宜入黨,並希望侯友宜代表民進黨參選,結果現在為了年底新北市長選舉卻不惜將侯打成言論自由的劊子手。民進黨上述這些人昨是今非的立場若不清楚交代,大家也可看清到底是誰在消費鄭南榕。

「為了保衛政權、為了掩飾執政的失敗,就一定要不擇手段,對其他的候選人進行栽贓、抹黑、進行人格的謀殺嗎?」這句話出自2011年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如今用同樣的標準檢驗民進黨,民進黨過得了關嗎?一個政黨可以輸,但一個政黨不能沒有格,民進黨最後別爛得只剩下抹黑,那就真的太對不起過去爭取民主的創黨同志。

而身為一個新北市民,至今看不到民進黨對新北市的願景規畫,只看到蘇系新系、游系反新系的派系權力競逐,以及為了政治利益對侯友宜的惡劣攻擊,除此之外就無其他。民進黨一邊傾盡全黨之力護航「高薪實習生」吳音寧,一邊對自己過去視為國家棟樑的侯友宜進行政治追殺,將政黨利益置於國家、人民之前,民進黨你能告訴我們你們是有多愛台灣?這樣的政黨已經明顯不值得信任與期待。

●作者:陳以樂/國民黨員、青工會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