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不捨放手!癌末嬤插管「只剩軀殼」,醫嘆:「畸形的愛。」(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家屬不捨放手!癌末嬤插管「只剩軀殼」,醫嘆:「畸形的愛。」(示意圖/翻攝自pixabay)

向親友「永別」對大多數人來說相當不容易,但換個角度想,若家人在最後一刻仍不願放手,自己會好過嗎?一名實習醫師心痛分享真實案例,一名高齡 72 歲的阿嬤罹患卵巢癌末期,因不希望接受任何治療,親自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但在阿嬤失去意識後,妹妹卻捨不得放手,向醫生要求撤除放棄急救,即使該名阿嬤只剩軀殼,也要她留在世界上,讓原 PO 不禁感嘆「這樣的愛…很畸形,很自私」。

原 PO 在「Dcard」發文表示,該名阿嬤因突發性的尿毒症住院,不料經詳細檢查後發現罹患卵巢癌末期,甚至已經轉移到肺。阿嬤趁著還有意識時,告知家人、醫生不想接受任何治療,並親筆簽下同意書;雖然她的妹妹不斷勸說,但阿嬤卻強調自己年紀已大,就算治療也只是多痛苦幾個月,堅持拒絕治療。

就在進加護病房的第 5 天,阿嬤終於失去意識,但家屬卻不願放手讓她好好走,反而向醫院要求撤除放棄急救,更不願聽醫生勸説「尊重病人意願」。經過插管、大腿被裝上洗腎導管、脖子被打上中央靜脈導管、洗了三次腎後,阿嬤恢復意識了,卻疑似腦中風胡言亂語,直到今天腦袋已經回不來了,僅剩一個空空的軀殼活著繼續受苦。

原 PO 目睹全程後感嘆「她的妹妹很愛她,但這樣的愛…在我們旁人眼中,很畸形,很自私…」並無奈表示「在台灣,你的命最後不能由你自己決定,就算親筆簽下放棄急救也一樣,因為死人或腦袋壞掉的不會告人,只有活人(家屬)會告」。最後,他也指出,目前台灣法律的立場只有「鼓勵」尊重病人意願沒有「強制」,但類似狀況卻每天都在發生,盼台灣法律能再多一些配套措施,捍衛病患本身的意願還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