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幸福聯盟「抗議中選會實質審查,攔阻人民公投權利」行動。(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3.22)
▲下一代幸福聯盟「抗議中選會實質審查,攔阻人民公投權利」行動。(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3.22)

中選會最近決議了好幾個合於提案門檻規定的公投案,這些提案如果能及時拿到28萬人的連署,將會被列在年底選舉的公投票上。台灣距離上次舉辦公投,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拜公投法降低門檻之賜,這本算是還權於民的一樁好事;但因為有三項被定位成「反同公投」的提案也過了關,惹得挺同人士群情激憤,也有些當初狂罵鳥籠公投的政治人物,忽然間對著中選會狂罵了起來。

冷靜想想,有這樣的情勢出現,真的這麼令人意外嗎?

實現公投權利固然是個理想,所以當初大家罵死了鳥籠公投,決心要降低公投門檻,讓人民意志可以充分展現。但應該也要知道,在把鳥籠打開的同時,其實什麼鳥都會飛出來,如果以為降低門檻後出現的公投案一定充滿理想,這也太不實際。

有人說,這幾個反同公投提案有違憲之虞,中選會不應該通過。但問題就在,中選會沒有大法官會議的釋憲權限,新的公投法也不准許它繼續扮演過去被認為是鳥籠公投一部分的公投審議委員會的角色。這個結局,的確是打開鳥籠後必然會發生的,要阻止這些公投過關,必須靠多數公民的抉擇。

民主這東西的特質是:沒有的時候,覺得它無比美好,非有不可;但當民主制度成為社會生活的一部份,它也會反映出社會的真實,進步的、保守的、開放的、封建的、各種存在的主張,都會藉由這尊重多元民意的制度來呈現。

就像是選舉制度,說得好聽是選賢與能,但選出來也是什麼爛人都有,看得令人吐血,也束手無策。同樣,衝破鳥籠的公投法,為多數民意敞開民主的大門,但也可能為操弄民粹主義的少數開了一扇窗。這是不得不面對的事實。

從「鳥籠公投」變成「群鳥亂飛公投」,我們可以學到一件事:制度沒有完美,不是萬靈丹,任何的制度都會被洞悉制度的人加以操弄利用。我們常常看到一個問題,就主張一種制度,迷信改變制度就可以解決問題,這是脫離現實,也因此當現實轟然出現眼前時,當然是驚駭莫名、無法適應。

公投有弊有利,到底會是Z>B還是B>Z,端看人民自己如何嚴肅的實踐民主,才能讓公投不失真、民主不變調。制度沒有完美,但民主的重點就在於如何透過人民的意志來修復制度的缺陷。台灣是一個民主的實驗室,我們應該對社會抱持信心,面對愈是重大議題的公投,反倒可能促使整個社會更為深思熟慮,更能激發出正向的民意集結,扛起推動進步價值的責任。

當然,我不贊成這幾項公投的提案,當公投的那天到來,我會走進投票所,投下反對票。但在此之前,反對這些提案的同志團體們,別搞錯了對手,你們的對手不是中選會,而是反同團體。集結跟你們在站一起的力量,讓社會知道,支持同志追求幸福才是台灣社會的多數民意!

●作者:王時齊/政治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