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川金會破局 川普哀嘆:我是被逼的夫妻檔昔拍色情片 今擁億元房產腸道微整形夯!益生菌挑選3撇步
娛樂

大韓航空千金欺壓下屬醜聞 《漂亮姐姐》演出真實世界

文/鍾樂偉2018/04/25 19:37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演出社會高層愛濫用權力欺壓下屬。(圖/愛奇藝台灣站)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演出社會高層愛濫用權力欺壓下屬。(圖/愛奇藝台灣站)

「發財不立品」正是今天韓國財閥下一代拿著金湯匙出世的繼承人,他們最叫民眾厭惡的行為。

要數近日韓國最叫國民感到丟臉的一個財閥家族,想必是已曾在 2014 年發生過「堅果返航」事件的大韓航空趙氏一家。當時,時任大韓航空副社長趙顯娥因一名空服員未有事先請示她,而提供了一包未有開啟倒在碟子上的夏威夷果仁小食而大怒,結果命令機長返回登機門並趕人落機,釀成醜盡國際的大新聞。事後,雖然趙顯娥幸運地只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但她所屬的家族的名聲,也隨著她與她的弟弟趙源泰,兩宗對公司旗下員工無理呼喝辱罵的野蠻行徑,早已名譽掃地。


▲趙顯娥因「堅果返航事件」鬧上版面,遭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圖/翻攝스포츠조선)

只是意想不到,臭名遠播「一門三傑」的趙家三姊弟,除了大姐與二哥外,這種刁蠻家族基因也同樣繼承到二妹身上。最近有韓國網媒公開了一段錄音,單憑聲音便能認出她就是現時大韓航空專務,亦即母公司韓進集團的總裁趙亮鎬的次女趙顯玟。錄音中,聽到趙顯玟破口大罵,當中更以接連不斷的粗口辱罵下屬,並且更對據她所說未有好好完成工作的廣告代理商同事臉上潑水。事件曝光以後,起初趙顯玟不但只在迴避,否認相關事件,且繼續前往越南渡假,甚至在個人社交平台上寫上「Don’tLookForMe」、「I’mGoingOnLeave」及「OnHappyTripNow」的 Hashtag ,公然挑釁。直至上周日凌晨趕回國後,才在機場草草公開道歉,但仍在否認有向下屬拋水瓶,盡顯她囂張跋扈的醜態本色。


▲趙亮鎬出面替女兒道歉。(圖/翻攝news1)

近日因為韓國警方也就此「水瓶門」一事展開調查,大韓航空才在面對巨大的社會與輿論壓力下,逼不得已勒令她即時停職。但此舉也未能平服韓國舉國上下對這個盡丟韓國國家的架的家族,他們內心的憤恨。從趙顯娥到趙源泰再到今天的趙顯玟,大韓航空已把「大韓」這個背負著國家品牌的使命,徹底敗壞得體無完膚。因而有國民在青瓦台的「陳情留言版」上,留言指出政府應取締「大韓航空」繼續採用「大韓」二字,且它們品牌商標中擁有類似韓國太極旗標誌的權利,也要被除下,以避外國人會把「大韓航空」繼續視之為與韓國政府有關支持的企業。

韓國大企業下的「富二代」或「富三代」,恃寵生驕而對權位比他們低的「下人」呼呼喝喝,其實在韓國大大小小的財閥生態圈中,也不是叫人感到驚訝的新奇事。這些不像上一輩以個人努力「白手起家」的韓國財閥下一代人繼承人,他們未有經歷從低位向上爬時,學會待人謙卑是當富者的應有態度。反之只因為他們可以從出生以後,便能從天而降地垂手得到繼承家族億萬資產的權利。結果,他們只會輕視家族旗下的生意,為彰顯個人獨攬大權的小王國一樣,恃著個人無人匹敵的地位,不以「人」的身份對看待他們眼中的「下人」,並且按心情好壞來差遣他們,不喜歡時便要他們下跪道歉,盡情地羞辱他們。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演出社會高層愛濫用權力欺壓下屬或女性。(圖/愛奇藝台灣站)

這種行為韓國社會稱之為「甲一」(갑질),意即擁有權力的一方,向弱勢的一方使盡所有的方法來侮辱,從而凸顯二人權力高低的分野。根據韓國最近一家求職機構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9成7以上的國民表示曾經在職場上目睹「甲一」的事件發生,而接近9成的受訪者亦表示自己曾經被「甲方」以權力關係欺壓。當中,誘發這些甲欺壓乙方的行為,一半以上都是來自40至50歲以上的韓國男性,情形就如近來熱播的劇集《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中,女主角任職的咖啡公司內,上司經常借其位高權重的身份,強迫女下屬參與聚餐之餘,更會在吃飯期間對她們借醉酒而毛手毛腳。這些被社會稱之「狗大叔」(개저씨)的企業管理層,就是積累在韓國職場環境下,其中一種最叫人討厭的「甲一」方。

正如韓國政府無法因為「潑水事件」令國家蒙羞,而要求「大韓航空」更換商標,並取締它們「Korean Air」的名字,同樣要那些韓國財閥下一代經過那些叫他們感到羞愧的事以後,自省學會對「下人」存有謙卑態度,亦是天方夜譚的事。我們知道,經過如此丟臉的「堅果返航」事件以後,大韓航空副社長趙顯娥雖然曾經避諱退居幕後,但事過境遷沒多久以後,近日她又再復出,彷彿裝作好像沒有發生過事一樣,被委任為另一家族生意「KAL Hotel Network」的新社長。其實,這就是韓國一貫財閥家族的作風 – 「千錯萬錯總也是自己的下一代,怎能丟棄他們不理」,在事情沖淡以後,他們往往能回到原有的位置,在溫室的庇蔭繼續他們原有的氣焰。


▲《我的黃金光輝人生》檢視親情、愛情、事業的定義。(圖/翻攝KBS官網)

一個講求公平的韓國社會,財閥的子女或子孫犯下錯誤,其實就應該如平常人一樣,獲得應有的嚴懲。但現實卻是截然相反。正如當年韓國罪犯池康憲曾經在被警方拘捕後,對鏡頭前大喊的一句名言 - 「有錢無罪、無錢有罪」。看來韓國的社會環境,卻是與國民期望的公義社會,越來越背道而馳。好像早前韓華集團的三子金東善曾經因為酒後打人而被拘捕,只是後來法院只是輕判他僅需要完成80小時社區服務令而已。前年被踢爆擁有一份富有歧視下屬工作「隨身司機手冊」的韓國現代BNG鋼鐵社長鄭日宣,最終亦只是因為以違反「勞動基本法」爲由,被法院判了僅罰款300萬韓元而已。

凡此種種,都是展示出韓國社會,雖在新任總統上台後,為國民帶來新改革的期盼,但圍繞著韓國財閥藏污納垢的老問題,特別是如何打壓富者的氣焰,讓他們學會放下身段與特權,不再以目中無人不可一世的心態來生活,當中的惡劣環境仍一如以往地存在。看來,還是建議他們從KBS早前的劇集《我的黃金光輝人生》中,細心取經,從男主角的經歷學會如何洗心革面地做人,才會叫外人對韓國財閥的將來發展,仍留有一絲希望的信心。

本文由 Steve Chung 鍾樂偉 授權提供。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