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學指定考試今( 7 )日放榜,錄取率 90.88% 創近 6 年新低。(圖/NOWnews 資料照)
▲ 大學指定考試今( 7 )日放榜,錄取率 90.88% 創近 6 年新低。(圖/NOWnews 資料照)

28日晚上的台大,有一場號稱台大師生挺管中閔的活動。結果現場學生很少,像藍天行動聯盟武之璋這種反年改的、深藍統派老伯伯倒是出現不少。看來台大學生蠻清醒的,或者,反正從來沒搞清楚校長是誰過。

台大還很有希望,但校方整個行政系統,恐怕要砍掉重練。從校長遴選爭議開始,管中閔猛打太極,什麼都不回應,台大校方則是猛和稀泥、勇於護航。「大學自主」很重要,但不應該成為學校裡最保守顢頇的一群人,逃避社會監督的擋箭牌;「大學自治」的價值也是在於學術、研究、教學自由的保障,但不包括教育行政可以不管法律亂搞一通。

這幾天還有另一群人,他們在威權時期對黨國體制侵害校園學術自由,從來沒有意見。現在突然變成自由鬥士,跳出來主張「大學自主」的價值。這群在威權時代一聲不吭的人,現在突然充滿自由派的理想,實在怎麼看都演不像。而他們對勇於面對質疑的人窮追猛打,但對於管中閔從頭到尾行使「緘默權」則是吹捧不已,也真是莫名其妙。

這一路以來,台大不斷以便宜行事的心態,處理管中閔的每一個爭議,應該為這場爭議負起最大責任。就以疑似論文抄襲問題為例,管中閔跟陳建良聯名發表了一篇會議論文,這篇論文跟陳建良的指導學生張瑋玲的碩士論文,在很多地方幾乎一致。面對質疑,陳建良說學生的論文才是引用管陳兩人更之前的手稿,所以不是抄襲。管中閔則辯稱,他根本不知道有這篇論文。

抄襲是學界最大的忌諱,所以一個負責任的校方應該做什麼呢?他們應該確實比對兩篇文章,釐清發生了什麼事。但,最後台大校方做了什麼?他們說這只是會議論文,不在學術倫理的討論範圍,就此結案。這就是台大面對學術倫理的態度?就是這種和稀泥的處理態度,台大師生才應該去傅鐘下綁黃絲帶吧?

就算管中閔只是本篇論文的掛名者,誰抄誰這件事和他沒有關係,但一個隨便把名字借給別人掛在論文上的人,出了問題卻一推二五六,這樣的人當了校長,台大學術道德大概也只能每況愈下了。

但論文抄襲並不是教育部不核准管中閔的理由,真正的核心是利益迴避的問題。現在大家都知道管中閔當過台灣大哥大的獨立董事,而台灣大哥大的蔡明興副董事長也是遴選委員之一。這是一層在遴選過程中被刻意隱瞞的利益糾葛關係。但其實,,管中閔不只是獨董,他還兼任了台灣大哥大薪酬委員會的委員。

這個兼職的意思就是說,管中閔在薪酬委員會的角色,可以管到蔡明興的薪資;而蔡明興在台大遴選委員會的角色,可以影響管中閔的當選。也因此,這層利益關係就更緊密了,這也讓兼職資訊沒有完整揭露的問題更加嚴重,遴選的瑕疵也毫無遮掩空間。

大家都在意大學自治,但恐怕難以接受這種自治品質。台大校方行政上的各種疏失和遮掩,事後和稀泥的心態,才是本案中最應該被檢討的對象。台大畢竟是國立大學,拿政府的錢生存,如果真的不要政府管太多,那自己的行政也應該有基本的水準吧?說到底,一所大學到底用多高(或多低)的標準要求自己,比誰來當校長要重要得多。

●作者:王時齊/政治評論家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